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英国君主制的悖论和“长寿奥秘”

英国君主制的悖论和“长寿奥秘”

英国君主制的悖论和“长寿奥秘”——

别误会,笔者这里说的“长寿”是指英国的君主制而非君主。不过英国的君主中也不乏长寿者。譬如刚刚去世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就活了96岁,在王储位置上候了64年的查尔斯也终于接替其母而登基。《新京报》就此载文说,告别女王后,英国君主的权威还能撑多久?文章指出,当前英国面临着能源危机、持续上升的生活成本和脱欧带来的影响,失去女王这一精神支柱无疑让情况雪上加霜;文章引述美联社报道说,尽管总有抱怨英国君主制早已过时的声音,但公众对伊丽莎白二世的喜爱使得君主制得以延续,而新上任的国王并不如其母亲受欢迎,英国或将就此进入一个不确定的新时代。

笔者知道,英国的君主立宪制迄今已有六百多年。作为一个号称最早的现代民主国家,同时又长期奉行君主制,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悖论现象。那么,英国君主制的“生命力”为何如此之强?虽然这个“日不落帝国”早已不是“世界霸主”衰落成为一个二流国家,但据介绍至今以其为首的“英联邦”还有56国,其成员基本上都是英国前殖民地或保护国,遍布非洲、亚洲、美洲、欧洲及太平洋地区,总人口达25亿,其中还有14个主权国家将英国君主奉为国家元首。笔者见此数字不得不说,大英帝国的影响力至今“余威尚在”。

然而伊丽莎白二世的去世无疑使得英国的君主制失去了一大“精神支柱”,继位的查尔斯三世的声望显然远不如他母亲。很多人由此怀疑英国的君主制还能维持多久。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应该解释为何英国的君主制能延续至今。

笔者近日在财新网上看到知名自媒体作家押沙龙的一篇相关文章,在笔者看来,该文也许道出了个中“奥妙”。文章指一是英国君主的政治权力相当模糊,如果君主反对某项国会议案,他/她有权予以否定,但实际上差不多三百年来他们从没这么干过;如果君主反对某位当选首相,他/她也有权解散议会,重新举行选举,可实际上差不多两百年了,君主也从没这么干过。

在笔者看来简单地说就是君主“不干政”。实际上近代以来英国的君主只是作为国家的一个象征和脸面而存在,诚如押沙龙所指出的,已故的伊丽莎白女王从没有干预过“朝政”,新国王查尔斯三世未来打破这一传统的可能性也基本为零。正因为如此,现代英国的政治家和民众才能对君主制抱以最大的宽容,否则很可能早就像法国那样选择“共和”了。

押沙龙文中给出的第二个原因是英国具有“保守主义”的政治传统。他指自从1688年光荣革命以后,英国碰到过各种各样的麻烦,但三百多年来它再没有过革命,也没有过内战,在世界大国里这个记录是独一无二的。这种“保守主义”造就了英国的稳定。押沙龙总结说:“英国为什么需要君主呢?就是因为传统,因为习惯,因为根深蒂固的保守主义。只要君主还存在,英国人就会觉得自己活在一个悠久的传统里,就会相信历史没有发生断裂,就会相信不管时光如何流转,英国依旧是那个古老的英国。”这的确是精辟之论。

不仅如此,押文还引申谈到又一个问题:如此保守的英国为什么会搞出科学革命、工业革命这些东东呢?作者分析道:因为保守也有不同的种类,古埃及文明也很保守,印加文明也很保守,但是它们是停滞的保守,而英国的保守是一种演化的保守。英国并不拒绝变化,但是它排斥断裂式的突变。而无论是科学革命还是工业革命,都不是英国人预先规划的,而是一个稳定的“自然演化”的结果,“整个过程就是一个个发明家、企业主为了赚钱发财,不知不觉地就把英国带入了工业时代”。

笔者读后恍然大悟:原来英国才是“渐进式改革”的先驱!与此相关联的是,英国也是市场经济理论的“原产地”,诞生了诸如亚当·斯密这样的“鼻祖”。从以上两个角度来看英国君主制的“长寿”,也就不难理解了。

那么,英国的君主制是否会一直延续下去呢?笔者的看法是:它肯定还会继续存在一段时间,但大概率不会“永存不朽”。毕竟世界已进入21世纪,民主、共和的理念早已深入人心。笔者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一个有趣的“典故”:刚刚被伊丽莎白女王在去世前两天授权为英国新一任首相的特拉斯(据统计女王一生任命过15位首相,特拉斯是最后一位),万能的网络在她受命后曝光了其年轻时接受采访的一段视频,当时还是一名学生的特拉斯在视频中直言:“我不反对他们(指王室)中的任何人,只是反对人生来就被统治,有些人因为出生在某些家庭就能成为国家的统治者,我认为这是可耻的。”

视频中年仅17岁的特拉斯看起来还一脸稚气,但她的这番话可谓“掷地有声”且“理直气壮”。谁能想到,几十年以后,这位当时持反君主鲜明立场的小姑娘,竟然成为君主制英国的第三位女首相呢?笔者不认为这种立场的大逆转证明她年轻时“不懂事”,而只能证明她长大后在政治上“成熟”了,意识到自己国家的君主制是“历史的产物”,不能单纯地出于“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理念而将其彻底否定乃至推翻,历史的遗留问题还得由历史来解决。

但笔者相信,即使未来有一天君主制终将在英国消亡,那也会是一种“自然演化”而不是“暴力革命”的结果。最后,笔者要向押沙龙先生这位年轻的后辈致谢,感谢他的文章对自己的启发,并请他原谅未经其允许摘录了他的上述文字。(未名日记9月1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