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智利修宪受挫:弯子转得太急了?

智利修宪受挫:弯子转得太急了?

智利修宪受挫:弯子转得太急了?——

不知怎的,笔者近日似跟一些外国的选情“摽”上了:上两篇博文“闲聊”了美英两国的选举和近况,紧接着又见有一个国家出现了新的“谈资”,索性再来一篇。笔者猜这可能因为自己一向对相关的制度设计颇感兴趣。

据财新网报道:9月4日,智利就由总统博里奇力推的新宪法草案举行了全民公投。计票结果显示,近62%的选民投了反对票。据介绍智利的现行宪法是由1973—1990年在该国掌权的右翼领导人皮诺切特主导制定的。很多人都知道,皮氏在世界政坛上以“军事独裁”的形象而臭名昭著,下台后一度流亡国外,曾因执政期间不少反对人士遭到迫害而被本国法院通缉,现已辞世。但皮诺切特当政时力推市场化和私有化,使智利的经济有长足的发展,成为“拉丁美洲最富裕的国家”,也使得他的“人设”充满争议。可能是鉴于以往取得的经济成就,皮氏下台后的二十多年里,智利仍然沿用了由他主导制定的这部被称为“保守主义”色彩十分浓厚的宪法。

然而物极必反,就像一些曾经在右翼体制下实现“经济腾飞”的国家一样,智利也不可避免地形成了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大量底层民众缺乏基本生活保障等积弊,埋下了严重的结构性隐患。于是历史的钟摆开始向反方向回荡。据财新报道,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中,智利民众推翻旧宪法的呼声高涨。去年12月,年仅三十多岁的前学生示威领袖博里奇以压倒性优势击败了保守派民粹主义对手,当选为新一届智利总统。博里奇上台后立即着手制定新宪法草案,并一度获得多数民众的支持。民调数据显示,今年1月时,表态支持新宪法草案的民众多达55%,反对的民众占比仅为33%,

但是最近几个月,智利国内对新宪法的支持率迅速滑落,民调显示持否定态度的民众占比升至52%,而赞同的民众比例降至33%。几天前新宪法草案付诸全民公投,结果是六成以上的选民投了反对票。

智利的民意为何发生“反转”?这显然跟新宪法草案的内容相关。据介绍,新宪法的条款中包括实行“由出生到死亡”的全民社会保障、所有公共部门的至少半数成员必须为女性、公民有获得清洁空气和水、上网、免费法律援助的权利,以及关于妇女堕胎、同性恋等内容。有人士表示,智利的新宪法草案将该国重新定位为一个“福利国家”,若能通过将使智利成为“进步主义”色彩最浓厚的国家。

也许是由于从原先的“保守主义”一跃变为“进步主义”的跨度太大了,新宪法草案初时受到多数民众的拥护后旋又受到很多人的质疑,认为草案的改革过于激进,在一些方面甚至趋于极端,缺乏包容性。笔者觉得,从历史上看,智利人民经历过阿连德政府的左派执政,此后又经历过通过政变上台的皮诺切克政府的右派统治,可谓在左、右两个极端之间走了个来回,对于它们的利弊体会尤深,因此在最初的激情过后,本能地对过激的改革措施抱有反感,新宪法草案中的一些激进内容引起多数民众的警惕而遭到杯葛。反对者担忧其若获得通过将挫伤市场的信心,破坏智利过去数十年的稳定和经济活力。

笔者不了解智利的具体国情和新宪法草案的具体内容,无从加以评判,但注意到据介绍该草案的文本竟然长达170页,共有将近400个条款,内容繁复、不易理解,许多法条措辞极为模糊且具有不确定性。果如此则不符合宪法作为一个国家的大法应该简明精到的要求。

可能是因为“年轻气盛”且缺乏从政经验,据报道博里奇仅仅当选总统两个月后,他的支持率就急跌了近20个百分点。此次他全力支持推出的修宪方案遭到公投否定,则令已面临严峻执政压力的博里奇政府雪上加霜。对于本次修宪努力的落空,博里奇表示将与国会以及社会各界联手,重新起草一份新的宪法文本,“探索一条新的路径”继续推进改革。

笔者相信,作为对过去几十年右翼“保守主义”倾向的一种反拨,智利宪法的左翼“进步主义”改革还是有正当性和合理性的,但是无论左右,都不能走极端。另一个很重要的“改革技巧”是,以吾国的经验应以渐进式为妥,以免引起过大的社会动荡。为此笔者建议,智利准备重新起草的新宪法草案,一是要删繁就简,让广大人民群众都能看得明白;二是要抓主要矛盾,宪法既然是大法,就不能事无巨细地“眉毛胡子一把抓”,什么都想管,结果什么都管不了;三是可以考虑将新宪法的条款分项打包表决(可参照核酸“捆检”的经验),以免“一烂烂一筐”。

但愿智利的宪法改革最终能取得多数民众的赞同。(未名日记9月9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