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不守这道“红线”,世界定会大乱

不守这道“红线”,世界定会大乱

不守这道“红线”,世界定会大乱——

俄乌冲突爆发已近半年。这场震撼全球的战事究竟因何而起?一般认为源于乌克兰此前执意申请加入北约,这当然是一个重要原因。但实际不止于此。

笔者前几天看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马龙闪先生在澎湃新闻发表文章说:“俄乌之间的战火,正在熊熊燃烧。然而,很少人知道,俄乌之间还正在进行着另一场‘无声的战争’——这是一场有关两个民族、两个国家之间的历史纠葛,关于谁是基辅罗斯的真正继承者、关系俄乌民族认同的重大争论和斗争。”文章较为详细地介绍了俄乌双方的相关观点和争论情况。

确如马先生所说,由于此事涉及到外国古代史的专门知识,文章看起来难免显得枯燥一些,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笔者并没有“精研细读”而只是“囫囵吞枣”。马文写得挺长,所谈问题包括谁是基辅罗斯遗产的真正继承者、俄乌在双方民族形成史观上的截然对立等,引述了很多文献和史实。总的来看,俄乌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用李清照的一句词来描述,其中纠葛可谓“剪不断,理还乱”。不过马先生文中有一段话瞬间戳中了笔者的“敏感点”,不妨引述如下:

马先生认为,民族起源的学术问题,同现实地缘政治、国家当前领土疆界问题,不可混为一谈。民族的起源,古代国土的疆域,经过几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历史变迁,经过长久岁月的流失沉淀、战争的动荡,由部族到民族,从一国到另一国,无论是族别国别名称还是领土疆界,往往是变动不居的。这些并不是学术研究的禁区,凡是知识领域都应当允许探索。但学术归学术,现实政治归现实政治。把这两者混淆起来,就会产生莫大的问题。特别是把学术和历史上的国别疆界、同当前国际地缘政治问题混在一起,就会大乱特乱起来。

马先生指出:试想如果当今各个国家及其邻国,都把历史上的陈年老账一一扯将出来,进而再放大,这将是什么状况?——世界大乱!所以,《联合国宪章》要确保的是二战后各个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这是一个法定的界限、不能逾越的历史时间的界线,是当代世界分清是非的一条非常重要的国际法准则。——不难看出,作为一位历史学家,马先生实际上已经对这场俄乌冲突表明了他的态度。

笔者之所以对这一问题比较“敏感”,当然是由于看到当前这场俄乌冲突的重要起因之一就是“历史恩怨”,这在俄罗斯发动此次“特别军事行动”前夕,其领导人发表的长篇宣言中可以看得很清楚。简而言之,他的意思是从历史上看,乌克兰从来不是“主权国家”而只是一个“小俄罗斯”,此次对乌的“征讨”只是俄罗斯继承先人的意愿将其“收回”而已。

历史问题当然可以研究、探讨,但正如马先生所说,不能将它与当今的现实政治混为一谈,否则的话,如果各国都上溯几百年、几千年地“翻旧账”,现在的国界岂非统统都得推倒重划?如此真的要世界大乱了。所以七十年多前制定的联合国宪章划定了一道“红线”:任何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侵犯。这既是一道“政治线”,也是一道“时间线”。对于历史问题,各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然而借用另一位“马先生”——马克思的话来说,对于持不同意见者,只能运用“批判的武器”,而不可以动用“武器的批判”。用吾国的一句老话来说,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恪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规则。

当然,这七十多年来践踏这道“红线”的违规者为数不少,美国大概是次数最多的。当今俄罗斯攻打乌克兰是最新的一个案例。然而美国犯过错误(也许将来还会再犯),不等于俄罗斯此举就是对的——不论其它,单凭这一条,大多数国家就无法对它的这一行为投下赞成票。基于相同的逻辑,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17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最近纷纷表态,坚定奉行一个中国原则。

道理说起来很简单,惟看你认不认它了。(未名日记8月1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