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元指数为什么“逆势走高”?

美元指数为什么“逆势走高”?

美元指数为什么“逆势走高”?—— 

笔者注意到美国经济近期出现一种看似有些反常的现象:其通胀率在不断攀升,6月的CPI已达9.1%,创下四十多年来的新高,很多专家认为美国经济正面临衰退,实际上最新数据表明其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环比负增长,已符合“技术性衰退”的标准;然而美元指数的走势却在持续走强,据统计过去一年由90一路上行至109上方,累计涨幅超过20%;与此同时欧元、日元、英镑等主要非美货币却持续贬值。——这是为何?

近日见经济学博士张涛在财新网撰文指出,美元指数与通胀同步升高,与历史经验出现了明显差别。对此他给出了几点解释,笔者读后归纳如下:

其一,欧元、日元、英镑等相对于美元之所以贬值,在于这些经济体的利率政策落后于通胀的情况更为严重,同期德、法等欧元区国家的通胀升高幅度不亚于美国,但欧央行政策利率目前仍为0%(最近刚刚宣布多年来的首次加息);英国央行的政策利率提高了1.15%,低于美联储的加息幅度;日本的通胀虽然不高,也已超过2%的调控目标,但其政策利率依然“固执”地维持在-0.1%。

其次,美国政府现在需要强势美元,盖因美元走强有助于美国平抑输入性通胀压力。疫情以来,美国对商品的需求大幅增加,过去12个月美国商品进口的累计规模由一年前的2.3万亿美元升至3.1万亿美元,增幅达35%,商品贸易逆差由0.9万亿美元升至1.2万亿美元,增幅为33%。所以即便是日元兑美元已快速贬值至接近140:1,美国政府仍多次拒绝日本政府干预汇率的诉求。

第三,全球金融市场风险情绪的调整也在推动美元走强。伴随美联储重新锚定通胀,并不断强化对抗通胀的决心,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发生明显收敛,包括加密货币、股票、债券等金融标的之估值持续下跌。在这种情况下,“增持美元流动性”就成为市场交易策略调整的重要内容。

笔者读后的“学习心得”是:简而言之虽然美国面临高通胀和经济衰退,但纵观全球经济同样也是如此,相比之下,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美国这头“骆驼”还没有到“瘦死”的程度,美元的表现因此反而显得“矮子里面拔大个”。特别是,美联储为了压制通胀接连加息,今年已加息4次,其中后两次的加息幅度分别达到75个基点,看起来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似有想仿效其前辈沃尔克而成为“打虎英雄”的样子。利率高了,美元自然就受到市场的追捧。

笔者一直觉得美国的霸权主要依仗的还不是它的高科技和军事力量而是其“美元霸权”,这是它经过百余年的发展累积起来的市场信用。尽管近年来随着美国出现衰落势头,美元的霸权地位也已开始有所动摇,但短时期内还难有其它货币取而代之,每逢市场出现较大的变故,人们还是愿意选择美元。如俄罗斯一直想“去美元化”,然而以它的经济体量和卢布在国际货币流通中所占的份额,多少有些“自不量力”;此次与乌克兰打仗受到美西方的制裁,俄罗斯实施“卢布结算令”,有效地扛住了卢布的狂跌,甚至恢复到战前的利率水平,但这属于以行政手段达之而并非市场的自愿选择;麻烦还在于,俄罗斯收回那么多卢布,加之又遭遇美西方制裁,只能主要用于国内而很难像美元那样可以满世界买买买。据报道俄罗斯的通胀也高达16%左右。

前几天笔者看到金融学家陈志武在一次论坛上表示:现在有人提出,中国的商品出口可不可以仿效俄罗斯,要求其它国家也必须用人民币支付?陈志武认为,俄罗斯推行“卢布结算令”,一些欧洲国家之所以不得不买账,是因为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就像吃饭一样离不开,也就是说目前对欧洲来说俄罗斯能源属于“卖方市场”,俄罗斯可以这样要求以抬升对卢布的需求,但中国的大多数出口商品是可被替代的,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制造业赚的利润那么薄,在出口过程中却没有很强的定价权。

近日笔者见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和伊朗两国将逐步放弃用美元来评估双边贸易体量的做法。有专家称土耳其也可能加入“去美元化”的行列中。但笔者对此有些将信将疑。土耳其虽是西方阵营中的另类,但它毕竟还是北约成员国,何况现在它国内经济也面临困境,通胀率高达80%以上。如果说俄罗斯的“去美元化”是被美西方逼出来的,属于不得已而为之,那么土耳其有什么动力和实力也要这样做?

说到底,货币也是一种商品,用谁不用谁,还是要由市场的供需关系说了算。(未名日记7月30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