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简介并点评贺铿先生谈当前经济

简介并点评贺铿先生谈当前经济

简介并点评贺铿先生谈当前经济——

澎湃新闻日前就如何稳经济专访了国内十位经济学家,曾任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第十一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的贺铿先生是其中之一。笔者浏览了他的专访内容,其所谈到的有几个问题引起笔者的兴趣,简介如下并附笔者的点评:

一、贺铿认为,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客观上受到了疫情反复的冲击,但此情况下是不是还有更好的办法,能够不至于对经济影响得如此厉害?从当前情况看,全年5.5%的增长目标应该是难以达到了。对下半年的经济预测要基于疫情防控比较顺利、不出现特别大冲击的前提来判断。即使出现疫情,如果防疫得当的话,下半年争取5%-6%的增长速度应该还是有一定把握的。【笔者点评:上半年的经济下滑已成定局,下半年的经济能否有较强劲的反弹,笔者认为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在于疫情的表现。贺先生称即使再出现疫情反复,也能争取5%-6%的增长速度,提出了一种新的可能性。那么如何才能做得比上半年更好呢?】

二、贺铿认为,如果下半年要达到6%这个比较理想的增速,全年的经济增速大概会是4%左右;但如果下半年没有实现6%,那么全年增速可能就要低于4%了。他指当前我国面临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但不一定会真正出现大的问题,因为我们的调控执行得还是比较有效的。比如类似于恒大事件,如果在其它国家肯定要酿成一场灾难,但是在我国有效的调控之下,问题不仅没有迅速扩张,还基本稳定下来了。【笔者点评:同意贺先生的说法,鉴于吾国特有的体制,政府宏观调控的能力强于其它国家,改开四十多年的实践也证明了这一点,正如此前有专家所指出的,一直没有发生过西方式的那种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想来今年应该也不会例外。但目前河南部分村镇银行出现的“取款难”和房地产业出现的局部“停工+停贷”风波还是要引起高度警惕,防止蔓延成势,故此笔者曾在博文中提出“房市的当务之急是‘保交楼’”,幸见管理部门亦有这样的要求。】

三、贺铿认为,当前需要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对经济给予一定规模的支持。尽管因为债务的拖累,政策对经济的支持规模扩大空间可能受到一定限制,但在一定规模下进行资金使用的结构性调整,这个空间还是比较大的。目前可能不是去杠杆的好时机,收缩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并不合适。但不能长时间地加杠杆。【笔者点评:自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为了保增长,吾国的宏观杠杆率在不断提高,如贺先生所说,目前已处在“红线”以上(当然跟日本比起来还有不小余地)。前几年当局提出要逐步降杠杆,但是今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接连遭遇俄乌冲突和疫情反复两只“黑天鹅”的来袭,经济受到较大冲击,所以如贺先生所说,“目前可能不是去杠杆的好时机”。反过来说也不能肆无忌惮地抬高杠杆,盖因“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最近高层领导也提出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不能为了追求过高的增长目标而出台超大规模刺激措施、超发货币、预支未来。】

四、贺先生指出,现在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并不是全面的失业率,实际还是要高一些。当前我国有2亿多农民工,他们中间相当一部分人没能重返工作岗位。失业对于居民群体的收入影响是巨大的,也是当前需求端的主要矛盾。【笔者点评:统计数据显示二季度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不升反降,这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但如贺先生所指出的,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把很多农民工失业返乡计算在内。看来坚持农地承包制不动摇再次显示了它的好处,即可以让农民工在城市经济遭遇困难时仍有“退路”。但若进城农民的承包地包括宅基地长期不能上市流转,也将给下一步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和推进“人的城市化”造成阻碍。】

五、贺铿认为,公共投资需要根据我们经济发展水平和财力的情况而定,要超前但也不能太超前,否则容易出现难以收回成本的投资,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当前对于基建投资规模的统计有多个口径,有人讲总数值加起来可能有12万亿,这个数字太可怕了,这样搞下去可能会有很大危险。比如很多国家都很羡慕中国高铁发展得很快,但当前我们的高铁除了一两条线是盈利的,其余都是亏本的,除了维持运营,每年要还很多借贷利息,这些都需要财政补贴。对于盲目的基建投资,我一向是反对的,这会把我们的经济搞得更烂而不是更好。【笔者点评:以往十几年,基建投资对吾国的“稳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基建投资不能作为“稳增长”的主要手段,盖因如贺先生所说,它属于公共投资,很难收回成本,盈利更难,若基建过于超前意味着公共债务的更多堆积,这已经为实践所证明。所以当前应该如贺先生说的要扩大再生产的投资,因为生产性投资主要是企业投资,而企业投资必会追求盈利,其所创造的GDP才属于“高质量增长”。但亦如他所指出的,只有市场需求上去了,扩大再生产的投资才上得去,而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市场总需求不足,只能通过深化改革开放来扩大内需。】

六、贺先生针对今年以来我国的汇率波动比较厉害的情况表示,现在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与去年12月份的平均汇率相比,下跌了6%左右,这个跌幅并不小,必须引起我们的重视,因为它反映了我们经济基本面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但他认为人民币汇率继续跌得很大、跌得很快的可能性不会很大。我们有3万多亿的外汇储备,经济体量也很大,论经济韧性其它国家比不过我们,如果有人想炒作人民币汇率是炒不动的。与此同时汇率下跌也带来了另一方面的好处,比如会降低出口成本,上半年我们的出口增长了13.2%。但是我们的进口增长只有4.8%,这一方面说明人民币贬值对出口的促进,另一方面也说明我们的内需不足。【笔者点评:诚如贺先生所说,人民币贬值对我们的经济有利有弊。当前人民币的贬值还是适度的,远远不像日元那样一路狂贬,给其经济带来很大的麻烦,可见凡事过犹不及。同理,吾国对人民币实行“有管理的浮动”亦有正反两方面的效应,好处是可以防止资本的大进大出,弊端在于使得人民币国际化进展较慢,难以像国际上的那些“硬通货”那样在市场上收取“铸币税”。从长远看人民币还是要尽早实现国际化,如此才能与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这其中,人民币可自由兑换是未来必须要迈出的“惊险一跃”。】
    贺铿先生的访谈还涉及其它一些内容,以上只是笔者就自己感兴趣的几点简要介绍并略作点评,也算是一种“借花献佛”吧。(未名日记7月27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