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二季度经济数据的“个人观觉”

二季度经济数据的“个人观觉”

二季度经济数据的“个人观觉”——

今年二季度的经济数据已由国家统计局公布,笔者浏览之后有几点“个人观感”,随看随记,分述如下,所举数据来源于财新网报道。

一、二季度GDP(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0.4%,较一季度回落4.4个百分点。财新报道称“低于市场预期”;统计局则称“顶住压力实现正增长”。

二、0.4%的增长率是同比,去年二季度的同比增长率为7.9%,两者相差了7.5个百分点,幅度不可谓不大;就季度同比增速而言,自新冠疫情的两年半来,仅高于前年一季度的负增长6.8%,排名倒数第二,可见这轮疫情的冲击力。

三、统计局指“主要经济指标在4月深度下跌、5月降幅收窄、6月企稳回升”,但循例没有公布月份数据。鉴于5月以后疫情减轻,防控措施有所调整,经济也随之反弹,6月更甚,饶是如此全季仍只录得0.4%的增长率,由此推算可知4月经济受冲击的情况十分严重,负增长是肯定的,甚至有可能与前年一季度的情况有得一比。这其中,上海作为经济重镇受疫情的冲击最厉害,该市新冠感染病例一度超过60万,不得不实行长达两个月的“全域静默”,对全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亦有很大的辐散力。统计局数据显示,上半年吉林、上海这两个曾经的疫情“重灾区”同比分别为负增长6.0%和5.7%(有消息指上海二季度GDP同比下降13.7%)。

四、数据还显示,二季度经济放缓主要表现在二、三产业。其中第二产业增加值较一季度回落4.9个百分点,反映疫情及其防控措施对工业、建筑业生产的影响不小;惟第三产业增加值比一季度仅低4.4个百分点,倒是有点出乎笔者的预料,感觉上似乎第三产业受冲击的力度更大。但“感觉”往往是不准确的,作为退休之人,笔者平时在生活中接触更多的是第三产业,而对第二产业的情况所知甚少,估计其因许多企业停工停产包括部分物流中断而受挫。

五、6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录得5.5%,低于5月0.4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下降;但是16—24岁青年人的调查失业率在连续两月创历史新高后进一步攀升至19.3%(未知为何这一组的年龄从16岁起算)。随着夏季到来数量超千万的应届高校毕业生进入社会,未来年轻人的就业问题将更加凸显。从这个角度看,当前“保就业”的重要性不亚于“稳增长”,或者说“稳增长”首先要“保就业”。

六、好消息是坊间比较担心的国内消费有所回升,6月消费同比增速由负转正,社消零售总额同比增长3.1%,扭转了此前三个月下降的态势,高于5月9.8个百分点。财新认为更多是由于疫情期间线上销售大促所致,当月社消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30.4%;但线下消费表现不佳。据财新测算,6月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速较5月放缓6.1个百分点,想来这也属正常,因为随着防控措施进一步放宽,很多线下消费在恢复。但总的来看,正应了此前有些专家的判断,消费很难出现“报复性反弹”,有些消费失去了就补不回来了。值得注意的是,得益于政策刺激,6月汽车消费同比增长高达13.9%,比5月竟多出29.9个百分点。但房地产方面只是低位改善而远没有那么明显。鉴于房地产业对经济增长仍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下半年其情况如何尚需观察。

七、另一个好消息是,上半年的投资表现好于市场预期,1—6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6.1%,较1—5月仅微降0.1个百分点。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应该在于基建投资加速,对冲了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增速的回落。但笔者之前曾撰文指出,单靠基建投资难以支撑我们这样一个大国的“稳增长”,而社会投资的全面复苏还有待于市场信心的恢复。

八、相比于“内需”的仍显薄弱,“外需”却是十分旺盛,6月出口同比增速上升至17.9%,高得惊人。实际上自新冠疫情以来“外需”对吾国经济一直起到有力的支撑作用。但“内需”如果一直落后于“外需”非长久之计。特别是当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外需”毕竟不由我们自己说了算,作为一个大国,经济发展还是要以“内需”为主。如何有效地扩大内需,这些年始终是吾国经济的一个大问题。

九、总的来看,5、6月份特别是6月的经济较4月份明显复苏,但还称不上像前年下半年和去年上半年那样的“报复性增长”。由于上半年合计GDP增长率仅为2.4%,全年要实现5.5%左右的预期增长目标,难度极大。最重要的是,目前的新冠疫情仍起伏不定,是影响经济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未名日记7月1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