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联储加息何以实行投票制?

美联储加息何以实行投票制?

美联储加息何以实行投票制?——

鲍威尔拎在手里好几个月的这只”靴子“终于落下来了:北京时间3月17日凌晨,美联储宣布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提高至0.25%—0.5%,这是2018年以来美联储首次加息,联储还表示未来将继续加息,并从5月开始缩表。

美联储公布上述决定后,美三大股指一度曾回吐当天几乎所有涨幅。这也正常,因为“靠流动性吃饭”的股市一般总是欢迎减息而不喜欢加息。但有点吊诡的是,随后美三大股指开始走高出现V型反弹,尾盘甚至大幅拉升。截至当日收盘,标普500指数上涨了2.2%,科技股权重较高的纳指上涨了3.8%,道指上涨了1.55%。

这是怎么回事呢?也许只能解释为“靴子终于落地了”,市场的预期明确了,还有就是有关加息的“利空”此前已被市场消化。

笔者早已退出股市,故此对其涨落只是“隔岸观景”。此次美联储加息,笔者倒是对财新报道提到的一个细节有点兴趣:报道说,美联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中有8位成员投票同意加息25个基点,惟圣路易斯联储银行行长布拉德投了反对票。以此看来,由于过去的一年美国的通胀节节走高,再加当前的俄乌之战以及因此掀起的“制裁狂潮”,对于全球通胀无疑将会“火上浇油”,加息已是“大势所趋”没什么悬念,因此委员们一致通过——唯一投下反对票的布拉德,其实他的反对理由是加息25个基点还不够,应该翻一倍加息50个基点。

笔者之所以提到这个许多人熟知的细节,是觉得它也许反映出一个道理:重大的经济事项,也是可以甚至更有必要在“决策圈内”实行民主投票制。

众所周知,民主一般是指在政治领域,而“少数服从多数”是民主决策的首要原则。但像美联储这样遇有加减息的重要经济决策时也实行投票制,于我们而言或许颇为“新鲜”(尽管实际上是它的惯例),也许不无启示作用。

诚然,投票制并非在任何语境下都是合理的。举一个反面的例子:轮船在海上或江河航行时,其决策权必须掌握在船长一人手中,若对航行事务也实行民主投票,势必会“人多嘴杂”,贻误时机,尤其是若遇险情,搞不好就会搁浅乃至翻船,而“真理”有时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故而必须要由级别最高、资历最深、经验最丰富者一人决断,船长一声令下,其他人都得服从,还要在执行过程中一层层地复述船长的口令。更极端的例子当然是军队,故此才会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行规”。

但经济事务就不一样了。一来市场的丰富性、复杂性、关联性要远超于航行或打仗,不确定因素要多得多;二来即使是最聪明、最博学的专业人士,也无法掌握全部的经济知识和信息并确保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将重大的经济决策交到一人手中,万一出错,其所产生的连带效应可能会造成重大的损失。故而,将决策权“分摊”到“圈内”的每个人身上赋予其投票权,并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尽管也有可能出错,但一般来说,出错的概率要比一人独断小得多。此所谓“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是也。

尤其是如今的市场经济已经发展到了要普遍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层次,比较起传统的独资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一大特征就是股权多元化,这就必须要实行民主决策制。为此,笔者一直主张凡上市企业均不得“一股独大”即任何股东都不可有绝对控股权,否则即使实行投票制,一切还是由大股东说了算,这样的企业就称不上是“现代企业”。现代企业制度的另一个特征就是所有权跟经营管理权的适当分离,故此才需要设立“三会”,“三会”也均需实行民主投票制,其中的董事会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其成员一人一票;而股东会虽然比董事会层级更高,但如果不满于董事会的决策,也只能通过投票制来改组董事会而不能直接加以干预。

这似乎有点扯远了。其实决策投票制在吾国很多企业都已实行。而美联储的上述范式告诉我们,即使像央行这样的国家级层面的经济决策,道理也是相通的。值得称道的是,凡联储的重大决策,不仅实行投票制,而且将委员会每个成员的投票都记录在案并公诸于众。这样“立此存照”,既可以激励投票者的责任心,也便于日后的“问责”。

在笔者看来,现代经济领域的民主化,也许会先于乃至高于其它领域。当然,要再次强调的是:民主不能确保经济决策绝对正确,它只是能减少决策出错的概率。因此,有时也难免有“拖沓”之嫌,比如美联储的此次加息,坊间不少人认为,按照美国当今的通胀水平,其实早就该做了,但为了求得多数委员达成共识,需要时间讨论协商,想急也急不来。这大概就是经济民主的“副作用”。(未名日记3月18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