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四)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四)

“后基建时代”如何保增长(之四)——

如前所述,“后基建时代”难以沿袭过往“投资基建保增长”的老套路。根据滕泰先生在其文中提供的数据:投资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2018年是43.2%,2019年是28.9%,2020年是81.5%,2021年13.7%。其中2020年的数据看上去“异峰突起”,但这是由于当时新冠疫情暴发,为避免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政府发行了2万多亿的债券来“托底”,其中大部分用于投资。使得当年的GDP增长率保有2.3%,即便如此,也已是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的正增长。但如滕泰先生所言,“总体来看,中国投资已经难以像过去十年、二十年那样再拉动GDP增长的50%以上”,他称“后基建时代的中国,如果再继续人为扩张投资,可能是违背经济发展规律——既不形成生产能力,也不形成真正的公共服务能力,且造成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浪费。”

那么,老套路已不好使,又该实施怎样的新招数呢?依照一般的逻辑推导,似乎只能是在“扩大消费”上做文章了。滕泰先生也是这样认为的。他指出,“只有靠最终消费拉动的经济增长,才是真正可持续的增长。”为此他甚至在文中提出一个假设性的方案:发行6万亿的特别国债,给 6 亿月收入只有 1000 元的中低收入者发钱或发消费券,以刺激消费、稳增长。但他也承认,这样大规模地“发钱”不符合传统的决策观念,即便真的发6万亿人民币,也只相当于美国给本国居民发放补贴的1/3——新冠疫情期间,美国政府几轮财政刺激计划总额达 5万亿美元,其中直接发放进入消费者账户的金额就达2.93万亿美元,低收入者平均每人1万美元。可以说,主要是由此形成的消费支撑了疫情之下美国的经济增长。

事实上也是如此。笔者看到不久前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2021全年美国经通胀调整后的GDP实现5.7%的增长,为1984年以来最强劲增速;其中去年四季度年化环比增长率竟然高达6.9%,罕见地超过同期吾国近3个百分点!不得不承认,美国这种“发钱消费保增长”的策略,至少在短期看是有效的。而吾国前年增发的2万多亿新国债(含地方债务),大部分还是用于了投资,但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经济增速开始明显回落。

当然必须看到,美国的这种“发钱消费保增长”,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其通货膨胀的上涨,至去年12月美国的CPI已升至7%,为数十年来之最高。此外,美国的政府负债也随之“水涨船高”,目前已突破30万亿美元的大关,折合人民币约200万亿元之巨!而去年吾国的GDP总量为114万亿人民币。

笔者赞成疫情(危机)期间政府适当发钱以刺激消费,特别是对那些中低收入家庭。但同时也认为吾国无法照搬美国的做法。一来如滕泰先生所说,这不符合我们“先生产,后生活”传统观念;二来也是更重要的是,美国依仗的是“美元霸权”,印出来的钱全世界的市场都认账;而吾国的人民币尚未实现国际化,印发的货币主要是在国内流通。

换句话说,美国这是在“吃(美元的)老本”,吾国虽然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人民币的“本”没有美元那么厚实,很难像美元这样肆无忌惮地开动印钞机。所以高层一再强调“不搞大水漫灌”。而美国这么肆无忌惮第印钞,迟早会失去美元的“霸主”地位。(未名日记2月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