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后疫情时代”将会怎样?

“后疫情时代”将会怎样?

“后疫情时代”将会怎样?——

昨日笔者发了《前瞻疫情,世卫组织“改口”了?》的微博,指该组织的一些官员对西班牙等欧洲国家提出要将新冠疫情从“大流行病”改为“地方病”的动议,似乎由之前的反对态度变为“附议”,随即见凤凰网转载吾国社会学家孙立平公号的一篇文章,提出世界或将进入“后疫情时代”以及吾国将如何应对的问题。

孙先生在文中引用了两个段子。一个来自法国,说是现在全法兰西阴性的人在家里蹲着隔离,阳性的人全跑出来开心快活;另一个来自澳大利亚:八人聚会,七人阳性,大家把唯一阴性的那位给劝退了,其他七人开心聚餐。孙先生说,段子当然是夸张和简单化的,但这两个段子形象地表明了后疫情时代的最基本特征:新冠病毒的变种已经不像原来那么可怕了;群体免疫正在形成,甚至成为一种新常态。他指过去一段时间里,在一些国家,与病毒共存的思路占据了主导。之所以会这样,“也许是上天的悲悯之心”,也许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疫情出现了“弱毒性+群体免疫”的情况。

笔者倒是认为,与其说是“上天的悲悯之心”,不如说是这些国家限于他们的体制和现状,无法做到清除新冠病毒,不得已只好“退而求其次”了。别国的事情自然无需我们操心,但如果他们真的如此转换防控策略,将新冠从大流行改为地方病,对吾国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毕竟,我们同处于一个“地球村”,而且还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

孙先生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吾国的“动态清零”模式也许会做相应调整;特别是在冬奥会之后,如果疫情不出现意外情况,这种调整应当是可以想见的;不然的话,尤其在经济层面将付出巨大代价。在国际局势剑拔弩张的环境中,我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什么”孙先生没有明说,笔者猜他的意思是,会不会正遂了那些反华势力声称要与吾国“脱钩”的不良用心?

笔者当然不希望事情会演变到这种地步,也不敢断言吾国现行的“动态清零”的模式未来一定会有大的调整,盖因经济学中有“路径依赖”之说,指的是人类社会中的技术演进或制度变迁均有类似于物理学中的惯性,即一旦选择了某一路径就可能对这种路径产生依赖很难轻易地另作它选。

毫无疑问,吾国“动态清零”的防控策略取得了巨大的成效,特别是大大减少了新冠肺炎的感染率和病亡率,尽管在社会和经济方面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但所谓“人命关天”,没有什么比人民的生命健康更可宝贵的“收益”。这也是包括笔者在内的吾国民众拥护“动态清零”最主要的原因所在。当然依照辩证法,“动态清零”的策略不会一成不变,关键要看全球疫情如何演变。若上苍真的有“怜悯之心”,如国外有些专家所预言的那样将在不久的将来自动“退潮”,吾国自然会敞开国门拥抱世界。现在的问题是若他们在疫情尚未完全消除的情形下真的宣布将其转为地方病来看待,届时每天仍有成千上万的新增确诊病例,吾国又将如何处之?是继续坚持现行的“动态清零”之策,直至病毒在全球彻底消亡;还是随机应变,逐渐地放松社会管控以适应时势,转而将重点放到对少数病例的诊治?

或许,一切将取决于时间与数量这两个因素。(未名日记2月3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