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印钞生娃”可议,但要讲点逻辑

“印钞生娃”可议,但要讲点逻辑

“印钞生娃”可议,但要讲点逻辑。——

笔者前几天在自媒体中点评了学者型企业家梁建章先生提出的“少子化比老龄化更可怕”的观点,又见另一位经济学家任泽平率其团队发表一份报告,称“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这个办法就是“印钱生娃”——他建议国家多印2万亿钱用来建立鼓励生育基金,以期在未来10年让全国多生5000万孩子。任先生常以惊人之论“夺眼球”,据说粉丝上千万,这在经济学家中十分罕见,此番他提出的“印钱生娃”果然又引起舆论关注,随后他还撰文“对热议的问题简要回应”。

由于任先生团队的原报告长篇大论,再加笔者本来就赞成政府用补贴政策刺激人们多生孩以解“少子化”之忧,因此没有细看。但读了他的“简要回应”倒是略有所思。

任先生说:为什么“印”2万亿,而不是从财政预算出资?因为现在疫情、经济下行压力大,土地财政收入下滑,政府、企业和家庭都没钱,所以只能“印钱生娃”。如此会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上涨?他认为不会,盖因这2万亿是“专款专用”,短期有助于拉动需求、稳增长,长期有助于增强社会活力,使经济健康发展。

这一说法的逻辑恐怕有点问题。需知2万亿不是个小数目,而且按任先生的意思这是额外多印的。吾国的货币总量本来就居于高位(据统计M2规模为全球之最),再多印2万亿势必会使流动性进一步增加,钱多了自然会相应贬值,这是一个简单的道理。任先生认为只要这2万亿“专款专用”就不会引发通胀,反而有助于拉动需求和经济增长。既如此,何不印它个10万亿、20万亿乃至更多,岂非效果更佳?

其次,任先生称“印钞生娃”不会不公平,指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建设者,不给予鼓励支持和现金补贴才是不公平,具体可以针对不同收入家庭有所区别,高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少一些,低收入家庭的育儿补贴多一些。可是笔者觉得,对那些不想多生乃至“丁克”家庭来说,他们显然是享受不到补贴的,很难用一句“孩子是国家的未来建设者”就能摆平他们。在笔者看来,多印钞本质上是向全民“征税”,因为如此一来所有人手里的钞票购买力都会下降。

必须要申明,笔者赞成以补贴政策鼓励多生娃,也不认为“印钞生娃”的建议是绝对不可行、不公平的。只是觉得任何立论都要将逻辑理顺,把道理讲通。任先生称这一建议不是他们临时起意,而是经过长年的研究探索和国际经验比较得出来的,是经过科学论证的。但从以上两点来看,至少他们的研究和论证有“漏洞”,需要任先生们解释清楚。以说服决策者和公众。

此外,任先生说根据发达国家经验,鼓励生育资金大部分来自中央政府,地方政府提供额外补贴,但政府现在又没钱,因此才提出“印钞生娃”的政策建言。这确实是一个需要解决的矛盾,但“印钞生娃”是不是唯一的办法?比如政府可不可以调整财政支出的结构,“挤”出部分资金来鼓励生育?至少笔者觉得有些过于超前的基础设施投资是可以缩减的。然而笔者又记得任先生之前曾大力主张放松货币政策筹资推动“新基建”的上马以保经济增长,如今又主张“印钞生娃”,看来他似乎觉得多印钞是一件低成本、高收益的事情,颇有些“机器一转,财源滚滚”的意思。

不管怎样,不像有些专家之论,看似面面俱到,实则空洞无物,充斥着“正确的废话”,而任先生提出的“印钞生娃”的建议至少可以引起人们的思辨,这不,笔者的这篇小作文就是被任先生的惊人之语给“激发”出来的。(未名日记1月1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