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有些事只可“利诱”无法“威逼”

有些事只可“利诱”无法“威逼”

有些事只可“利诱”无法“威逼”。——

长期致力于人口问题研究的携程集团执行董事长、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梁建章,近日又发高论,称“可怕的是少子化,不是长寿引起的老龄化 ”(财新网)。笔者观其文深以为然。

人们通常都把老龄化视为吾国面临的一大挑战,但老龄化其实未必都是负面的,诚如梁先生指出,因人均寿命延长而导致的老龄化恰是社会进步的一种正面效应,表明民众的生活和国家的医疗保健水平普遍提高了。这难道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而少子化则不同。从社会整体看,少子化意味着未来的人口数量包括劳动人口占比将呈阶梯式下降;极端情况下的少子化,甚至会导致一个时期内出现指数级下降。老龄化再叠加少子化,问题就严重了,这意味着干活的人、创造财富的人将越来越少,而需要照顾、赡养的人将越来越多。从这个角度看,少子化可不是比老龄化可怕吗?梁先生甚至发出“警世之言”:长期的持续性的少子化会导致经济崩溃和整个民族消亡。

当然笔者相信吾国不会走到这一步。一来吾国人口基数大,少子化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会说来就来;二来中华民族历来有重视传宗接代的文化传统,不会任由少子化现象一直发展下去。有些学者称少子化也有好的一面,指其可以使少儿抚养比下降从而带来储蓄率的提高和投资的增加,从而促进技术和产业进步,推动经济增长;但梁先生指这种观点其实是“以牺牲长期利益换取短期利益”。笔者也认为这是一种短视甚至是“自私”的想法。盖因眼下家庭抚养少儿的负担是减轻了,但未来孩子们赡养老人的负担却加重了。

当今吾国的少子化苗头已十分明显,故此从现在起就应该采取措施“补牢”,而不能将纠正的责任推给下一代乃至下下一代。诚然,吾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当年“只生一个好”的政策之所以能推行靠的就是这种体制优势,以此推论,如今要提高生育率,扭转少子化的趋势,是否同样可以发挥这种体制优势呢?

这恐怕是“想当然”了,并非所有的事情靠“集中力量”都能办好。“只生一个好”与“鼓励生育”是两回事,前者或可用行政力量来推行,后者却难以如法炮制——显而易见,行政力量再强大也无法硬逼着人们多生孩。

简单来说,要扭转少子化趋势而鼓励生育,只可“利诱”不可“威逼”。所以笔者赞成梁先生提出的国家对生育二孩以上的家庭给予补贴,并大力兴办托儿机构的建议。若按笔者之见,最好对多子女家庭的孩子实行从幼教到中学的免费教育乃至免费医疗。总之唯有减轻人们生儿育女的成本和负担,才有可能激励他们愿意多生。而且还只是“可能”而已,因为一些发达国家的实践证明,即使富裕起来也未必就能促使新生儿比例自然提高,还得有赖于人们观念的转变。但反过来说,如果养育成本居高不下,多数人是肯定不愿多生的。 

凡事需有前瞻性。若要扭转少子化得趋势,从现在起就得抓紧了。(未名日记1月1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