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新年增长5%:看似不高,实则不易

新年增长5%:看似不高,实则不易

新年增长5%:看似不高,实则不易。——

2022年已然到来。去年年末笔者看到经济专家张斌、朱鹤在《财经》杂志撰文说,按照2020年增长2.3%、2021年增长8%的速度综合估算,这两年吾国GDP的年均增速5.1%,低于疫情前6%左右潜在经济增速,考虑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能有这个增速实属不易。而支撑这两年平均5.1%增速的重要力量是出口的超预期增长和房地产投资的强劲增长,消费和服务业恢复一直乏力,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退出市场的数量创下多年来的新高。但自去年下半年以后,房地产销售、投资同比增速大幅下降,出口高增速在全球经济复苏高峰期过后很难维持,接下来的增长压力可想而知。中国社会科学院最新发布的经济蓝皮书提出2022年要实现5%的经济增长目标。文章认为如果内需没有大的起色,今年实现5%的经济增速也是很大的挑战,国内的消费和投资顶上去才能对冲房地产市场下行和出口增速放缓。

笔者同意两位专家的上述看法。5%的增长目标看似不高,甚至是吾国过去几十年的最低增长目标,但是去年三季度的GDP增速已降到4.9%,四季度的数据有待公布,市场普遍预计会更低一些,加上春节放假,而去年一季度的吾国经济出现疫情后的“报复性增长”高达18%,基数提得很高,因此今年一季度的GDP同比增速恐怕会处于低位。饶是如此,笔者估计将在3月份问世的政府工作报告大概率会将今年的增长目标设定为5%,有点悬念的是后面附加的副词是“以上”还是“左右”。正如两位专家所说,鉴于当今的形势,5%的目标不算低。

然而,读到这篇文章的后半部分,笔者多少有些失望。盖因两位专家称5%的增长目标要求宏观经济政策做出与之匹配的调整,包括货币政策和广义的财政政策,而他们给出的无非是以往用过的“老套路”。比如文章说“杠杆率不应成为宏观经济政策掣肘”,“杠杆率高不等于没有宏观经济政策空间,也不等于金融风险就高”,明显是在为继续抬高债务杠杆以保增长在找理由。

文章举日本为例,指日本的债务与GDP之比达到380%,从上世纪70年代末的11.5%上涨到如今的超过200%,日本国内对杠杆率上升问题担忧了半个世纪,结果从来也没有出现他们担心的事情,杠杆率持续上升没有带来日元贬值和通胀,也没有威胁到日本政府的偿债能力和国债信用;反观很多低收入国家和新兴市场经济体,工业化水平低,供给相对于需求而言总显得不足,政府稍有举债扩大支出就会带来全社会总支出水平超出供给能力,结果是通胀上升和后续一系列连锁反应。故此文章认为,最近十年和可见的未来,中国经济更像成熟工业化国家的样子,需求相对供给而言总是不足,即便杠杆率远高于过去,政府政策扩张也不会带来经济过热,通货膨胀率在1%-2%之间徘徊。而没有通胀压力,说明政策扩张带来的支出增加没有过度,说明政策没有用力过猛。两位的言下之意是今年应该增强政策扩张的力度。

笔者认为:且不论在疫情期间全球政府信用普遍扩张之后,当今那些所谓“比较成熟的工业化国家”已经出现了明显的通胀,吾国的CPI为何始终处于低位,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尚有待于廓清,单就两位专家的建议而言,每逢经济出现下行就提高杠杆率,实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双扩张,这样的“老药方”已经用了十几年,难道就不会出现边际效用递减吗?除此之外,专家们难道就想不出别的什么办法了?而且这些年所积累的债务风险已经渐渐显露、肉眼可见。

笔者的意思是: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宏观政策适度宽松自是应当,实际上去年央行已多次降准,增加了基础货币的供应;但不能总是将“保增长”的任务全压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之上,否则就成了它们的“不可承受之重”。像吾国这样一个大国,经济增长主要还是要靠经济内生的动力,何况与日本的情况有所不同,我们的人民币还不是日元这样的“硬通货”,尚未实现可自由兑换,主要限于在国内流通,票子印多了恐怕难免会增高“堤内的水位”。

因此笔者认为,适度的宽松政策是必要的,然而宽松政策并不是万能的,否则只要不停地“宽松”下去,经济岂不是就能永葆增长了吗?事实上在新冠疫情之前,吾国的经济增速已连续多年逐级下降,窃以为今年要实现5%的增长目标,还是要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以挖掘吾国经济的增长潜力,至少要跟宏观政策形成“两条腿走路”的合力,而不应单靠提高债务杠杆率,需知杠杆率过高必会造成负面效应。像文章所说的“货币开路,财政保底”——其实走的还是一条“老路”。

当然现如今“改开”也很容易沦为空话、套话,需要拿出些“干货”才行,需要全国上下“群策群力”,而改开得力与否的检验标准还是实践,如文章指出去年“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退出市场的数量创下多年来的新高”,如果通过深化改革能使这一情况得以改观,那就证明改革的确取得了成效。在此笔者要特别强调民营经济的作用,过往四十年的经验证明,只有真正调动起民间的积极性,经济才能持续发展。

好消息是:新年的第一天,吾国参与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式开始实施。这是继二十年前吾国加入WTO之后又一次迎来“开放倒逼改革”的机会。但愿今年的吾国,改革能与开放齐飞,惟其如此,经济才能“稳中求进”。(未名日记1月3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