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点赞电价改革,兼忆当年“价格闯关”

点赞电价改革,兼忆当年“价格闯关”

点赞电价改革,兼忆当年“价格闯关”。——

所谓“形势比人强”,因种种原因长期拖延的吾国电价市场化改革终于迈出关键性的一步。10月12日,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提出推动燃煤发电电量全部进入市场,不再由政府定价。通知还要求,放开除居民、农业重要公用事业和公益性服务以外的用电价格,推动工商业用户按市场价格购电。发改委价格司司长万劲松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将为全面放开发电侧上网电价奠定基础。(财新网)

在笔者看来,这是“市场倒逼改革”的成果。盖因近期国内煤炭、电力供需持续偏紧,许多地方纷纷拉闸限电,直接原因是电价受到管控,无法疏导高企的煤价。过去坊间有一种说法,叫做“市场煤,计划电”,意谓煤炭生产和价格已经市场化,但电力产输价格却仍受政府管控。由于这两大产业紧密关联,两家体制的这种“不对称”带来很多麻烦,每当煤价上涨时,电价只能“按兵不动”,由此造成电力供应不足的“电荒”现象频现,有关部门动辄要对两家进行协调,但难以从根本上将关系理顺。今年下半年,电煤因供不应求而出现价格暴涨,“煤荒”带动的“电荒”比以往更加严重,终于迫使有关部门决心推进电价改革,让“计划电”最终也能成为“市场电”。

如果按照传统的思路,本来还有一种处理办法:既然煤价太高,可以用行政手段控制煤价上涨,比如对房价一样实行限价政策。但如此一来,“市场煤”也将退回去成了“计划煤”,虽然与“计划电”相匹配了,但这不是正向的改革,有违“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方向。笔者曾在稍早前的微博中提及发改委的上述改革文件并点赞,此文再次予以点赞。希望其它的一些改革也能真正遵循市场化的方向。

当然电价放开之后,会引起一连串的反应。笔者由此联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吾国曾经历的那次“价格闯关”。当时的领导层鉴于双轨价格造成的寻租现象和经济秩序混乱,决心放开社会上一些商品的价格管控。结果文件发布的当天就始料未及地出现了抢购和挤兑风潮并蔓延开来,加上有关部门对可能出现的问题缺乏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这次“价格闯关”不得不宣告中止。

温故可知新。放开价格管制本是市场化改革的“必经之路”,但它需要其它条件的配套,“单兵突进”难竟其功。今天吾国经济的总体市场化与民众生活水平与当年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此次电价改革势在必行,但亦需小心从事,充分做好应对各种变化的准备。且改革文件下发后并不等于一劳永逸,比如接下来是否应打开电力产业的准入大门,以竞争求效率;又如怎样让价格改革与节能减碳的要求相结合;再如对居民用电价格将来如何改革等等。但毕竟现在已朝正确的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有道是“中流击水,不进则退”,而倒退肯定是没有出路的。(未名日记10月19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