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彻底战胜新冠,有待特效解药

彻底战胜新冠,有待特效解药

彻底战胜新冠,有待特效解药。——

财新网报道:由于德尔塔变异株导致全球掀起第四波新冠疫情,一些发达国家准备开打疫苗加强针。美国总统拜登8月18日宣布,计划从9月20日起向美国公众提供加强针,以应对全美范围内的疫情反弹。然而9月13日发表在《柳叶刀》上的一篇文章在综述大量临床研究结果后,认为目前向未接种疫苗者提供初步保护才是当务之急,普及接种加强针的公共卫生意义可能相对有限。文章作者包括负责监督疫苗的几位美国FDA官员,而文章的提议与美国政府的意见相左。

笔者看到,早在两个月前,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就呼吁发达国家暂缓接种加强针,指疫苗应优先供给欠发达国家广大未能接种的群众。不过笔者注意到世卫的意见是从疫苗公平分配的角度出发,而《柳叶刀》此文的观点则主要基于医学角度,认为现有证据并没有显示一般人接种第三剂疫苗的必要性,如果过早广泛使用或频繁使用加强针,反而可能会增加风险,特别是有免疫介导副作用的疫苗。文章担心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和分析就传达需要接种加强针的信息,会影响民众对疫苗的信心。

看上去文章的这种担心似乎不无道理。 加强针是否要广泛接种,其作用究竟如何,还有待于实践的检验。与此同时笔者又看到《财新周刊》近日的一篇报道说,目前有些国家包括吾国正在研制新冠肺炎的特效解药,尤以抗病毒药物受到最多关注,其原理是抑制病毒的复制,实现对新冠的“根治”。目前进展最快的是默沙东与美国Ridgeback公司研发的一种口服抗病毒药,已经开始用于治疗轻症的临床III期试验,用于暴露后预防的临床III期试验刚刚展开。而吾国企业亦有贡献,前沿生物药业(南京)研制的一种注射抗病毒药,之前在美国展开的临床I期试验已有初步结果。报道说由于德尔塔等变异株的出现,用疫苗终结疫情的希望被打了折扣,特效药的重要性正不断凸显。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称,抗病毒药若研发成功,意味着新冠将成为可治的疾病。而早在新冠疫情初期,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就指出,对感染性疾病来说,氧疗、呼吸机、激素等手段,均为辅助性治疗,最根本的是抗病毒治疗。

相比疫苗,现在抗病毒药的研发还显著落后,据财新不完全统计,目前全球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小分子抗新冠病毒药物仅有6款,来自5个厂家。有专家认为,难点在于从头研发一种新病毒的解药并非易事。由于抗病毒或抗病菌领域开发新药的盈利性比较低,这些年制药企业总体上在减少投入,特别是在经济形势和市场不好的时候。比较而言,疫苗的研制容易出成果。有鉴于此,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追加对新冠特效药的投入,如美国政府早在6月17日就宣布,将投入32亿美元用于研发新冠特效药,并争取在今年内投入使用。而欧盟亦投入7850万欧元启动一项五年计划,展开对新冠病毒以及其它冠状病毒的研究。

但“砸钱”能否加速新冠特效药的研发仍属未知。盖因抗病毒药物的研发周期通常比较漫长,而疫情的发展大概也就一到两年,对新药的研究来说时间太短了。相较于特效药进展缓慢,全球范围内新冠疫苗已然“百花齐放”。

笔者觉得,由此看来至少在抗病毒药研制成功之前,应对新冠疫情的主要药物手段还是疫苗。虽然随着德尔塔变异株的出现,疫苗的抗疫效力有所下降,但目前来看还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至于非药物手段,运用得最好的无疑是吾国,可惜大多数国家限于它们的体制和文化,“抄”不了吾国的“作业”。最近欧洲一些国家如法国有十几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政府实施的“健康通行证”政策,抗议活动已持续了两个多月;而鉴于反对声音强烈,英国政府近日不得不宣布暂时取消推出“疫苗护照”计划。这种情况在吾国是难以想象的。

由于实施严防死守与广种疫苗“双管齐下”、堪称世界上最严格的防控策略,吾国仍是全球最安全的国家甚至可能没有之一。不过毕竟百密难免一疏,近日在吾国福建的莆田、厦门、泉州又发生了一波可能与境外输入相关联的本土疫情,数天之内就查出百余例阳性。所幸吾国对这种局地疫情早就有一套成熟的应对经验,应该很快会予以扑灭,只是又要损耗掉一些人力、物力。

综上,要想彻底消灭新冠病毒,最终可能还是要寄希望于医卫专家们未来研制出抗病毒药物。这样的话即使人们罹患新冠,也只需打几针或服几帖药就能治好了,如此人类方能回到疫情之前那样的正常生活。(未名日记9月16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