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北溪-2:“见面礼”成“送别礼”

北溪-2:“见面礼”成“送别礼”

北溪-2:“见面礼”成“送别礼”——

据界面新闻转引美媒报道,美国与德国之间争执已久的北溪-2项目终于达成谅解,双方已基本敲定协议,美国将不再阻挠建设这条从俄罗斯通往德国的天然气管道。

笔者曾在今年5月27日发过一篇题为《北溪-2:拜登给普京的“见面礼”?》的微博(见附文),当时预计美国可能会放弃对该项目的反对和制裁。现在看到上述消息,方知它虽未成“见面礼”,一个多月后却成了拜登给默克尔的“送别礼”——就在上周,默克尔第23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德国总理身份到访华盛顿(她将在今年9月辞去担任了14年之久的总理职务),与拜登会面时自然又探讨了北溪-2问题。拜登在会面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好朋友可能就是会有不同意见。”美媒的报道称,即将公开的协议将证明,实际上拜登说这番话的时候两国领导已经就此达成了一些共识。

据报道,由于北溪-2开通后俄国的天然气将不再经由乌克兰而可以穿越波罗的海直输德国,为此德、美将努力确保乌克兰能够继续获得俄罗斯根据之前的协议所支付的过境费(每年约30亿美元)。未知俄罗斯是否愿意继续支付这笔款项,不过即使俄方不肯,笔者估计德国方面也会以其它方式给乌克兰以某些补偿,毕竟德国比俄、乌都要富得多,为了北溪-2能顺利开通,掏点钱也是值得的。

在笔者看来,美国不再阻挠北溪-2项目,还算是“知难而退”的明智之举,因为该项目已接近完工,美国即使想阻挠也已“无计可施”。德、俄两国为该项目投入巨资,不可能因美国的反对而下马,美国应该意识到自己是在“知其不可而为”,逆势而为不如顺水推舟,这是个浅显的道理。说到底北溪-2只是个纯粹的经济项目,美国放弃阻挠不仅可以加固与德国之间的盟友关系,还可以借机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收益大于风险。美国虽然强大,但这个世界岂能事事皆遂其愿,多边主义还是好过单边主义,对美国来说也是如此。

恰在昨日,吾国外交部证实:美方提出希安排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近期访华,同中方就中美关系交换意见,经双方商定,舍曼将于7月25日至26日访问天津。笔者注意到,这是继今年4月美国气候特使克里访华之后,拜登政府的第二位部长级官员来华。但愿此次会谈能缓和当前日趋紧张的中美关系。谈总比不谈要好,若能谈出一些实质性成果,那就更好了。(未名日记7月23日)

 

附旧文:北溪-2:拜登给普京的“见面礼”?——

世事多变,最近一阶段看似十分紧绷的美俄关系忽然出现了一线转机。据《环球时报》报道,当地时间5月19日,正当美俄两国外长在冰岛举行会谈之时,美国务院突然宣布豁免对“北溪-2”管道公司及其CEO沃宁格的制裁,称这一决定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利益,体现了美国对欧洲能源安全的承诺,也符合美国与欧洲盟友及合作伙伴重建关系的承诺云云。不过声明重申,美国仍坚定不移反对“北溪-2”项目。

一面取消部分制裁措施,一面又坚持反对态度,表面看美国的这顿操作有违逻辑,但其中或另有用意。笔者揣摩,鉴于已确定6月将在日内瓦举行“拜普会”,所谓取消部分制裁可能是拜登为普京送上的一份“见面礼”,同时也算是对“小伙伴”德国的一种安抚。 人尽皆知,“北溪-2”是俄罗斯与德国共同建设的一条天然气输送管道,投资总额近百亿欧元,对俄、欧双方都具有比较重要的经济价值。而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一直强烈反对该项目,理由是这会加重欧洲盟国对俄能源的依赖度,但很多分析家认为实则是美国生怕俄罗斯抢了自己的生意。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特朗普的政敌拜登上台后,一面声称要与欧洲盟友搞好“团结”,一面却又在继承其前任的“遗产”,继续反对“北溪-2”。 笔者认为,此番拜登政府取消先前针对该项目施加的部分制裁,除了藉此给即将见面的普京送一份“手礼”(据报道,此次被取消制裁的负责“北溪-2”项目建设的德国籍CEO沃宁格被认为是普京的忠实盟友),还可能预示了这样一种倾向:拜登也许意识到前一阶段与俄罗斯的关系闹得过僵而准备调整策略,用拜登自己近日的一句话来说,美国希望与俄罗斯建立一种“稳定而可预期”的关系。若如此,笔者预感未来随着俄美关系的可能改善,也许不排除美国终将放弃反对“北溪-2”的立场。实际上该项目已经完成了95%,离最终建成只差最后“一哆嗦”。对美国来说,既然挡不住,不如送个“顺水人情”。

据环时报道,对于美国此番的姿态,德、俄两国都给予了积极评价,而乌克兰则“一片哀鸣”,盖因“北溪-2”的启用将让乌克兰每年的直接和间接损失达五六十亿美元。加上美国国会的共和党对此也“怒气冲冲”,指责拜登在对俄关系上“你不能假装是一名鹰派,然后又倒退回去”,故此有分析认为美国的这一“新姿态”很难说具备持续性,有德国媒体还提醒本国政客“不要高兴得太早”,称这并不是最后的决定。

欧洲离我们很远,“北溪-2”项目也跟吾国不相干,笔者之所以关注此事,是因为它或许可能会影响未来俄美关系的走向。当前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水平”,给人的印象是中俄正联手应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如果俄美关系有所改善,会不会对吾国的外交也产生某种连带效应?当然,笔者相信普京绝不会就此与拜登“联手”,这不仅由于俄罗斯在经济上离不开吾国的帮助,还因为对俄国来说,在中俄美的三角关系中保持某种均衡,能够使它获取最大利益。 大国博弈,尽管有时也讲“友情为重”,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以利益为先”。

不过据新华社报道,正在莫斯科出席中俄第十六轮战略安全磋商的吾国外事工作领导,5月25日与身在索契的俄罗斯总统普京通了个电话,除了互致问候,还表示要“把中俄高水平政治互信转化为更多战略协作成果”。在“拜普会”即将举行的前夕,这番通话看起来颇似不同寻常。毕竟自拜登上台以来,中俄美这三个世界上最重要大国的最高领导迄今还未曾谋面。(未名日记5月27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