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通胀高企,美联储为何依然淡定?

通胀高企,美联储为何依然淡定?

通胀高企,美联储为何依然淡定?——

这个问题其实是光大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高瑞东先生近日于财新网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美国劳工部公布的该国6月CPI同比上涨5.4%,超出市场预期,再创2008年8月以来新高;其核心CPI同比4.5%,为1991年9月以来的最高水平。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虽然承认通胀“已经显著上升”,而且“未来几个月都可能会保持高位”,但重申近期通胀飙升只是暂时现象,联储无意据此改变政策。

鲍威尔继续容忍通胀的底气何在?文章分析认为,原因之一或在于除二手车价、油价、肉价上涨较多拉动通胀,其余价格出现回落迹象。故此鲍威尔强调,当前通胀局限于部分领域,“只有在价格大幅上涨变得更加普遍时,他才会担心通胀”。

与此同时,7月以来美国新增新冠确诊病例上升,疫情再次出现反复,也给三季度美国经济恢复带来一定不确定性,高先生认为这或许也是构成美联储持观望态度的重要因素。笔者听声,觉得他意思是当前美国经济复苏仍不明朗,故此还需要继续保持宽松政策,用吾国的一句常见的官话来说,就是“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稍早前笔者还注意到财新网的一篇报道,指近期美国二手车价格飙升,是该国6月CPI上涨超预期的最大推手。数据显示,美国6月二手汽车和卡车价格同比增长45.2%,创有史以来最大涨幅。尽管二手车在CPI中的计算权重仅为3.166%,却为整体CPI同比增长贡献了1.14个百分点,约为四分之一的涨幅。原因是疫情使大量美国居民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转而使用私家车,同时又使得美国车企产出减少,需求增加而新车供给减少,再加上美国政府的补贴政策及当前较低的贷款利率,从而造成二手车销售如此火爆。

真正让笔者感到有些吃惊的是,据报道介绍,房屋消费拥有美国CPI的最高权重,占32.704%,但仅为6月CPI同比增长贡献了0.864个百分点。之所以感到有些吃惊,原因有二:一是据此前的报道,由于货币大放水,过去的一年美国的房价大涨,涨幅达25%左右,为何对6月CPI增长的“贡献”却远不如二手车?莫非美国房价近期已出现回落?二是房屋消费在美国CPI的所占权重竟然高达近1/3,查前些年的资料,居住价格在吾国CPI权重中有所上调,但也只占20%左右,而且主要统计的是房租价格而不是房价。去年笔者曾撰文表示赞同央行前行长周小川先生等专家的意见,认为应将房价等资产价格也纳入吾国CPI的统计,否则作为通胀指数恐有“失真”之虞。

不过笔者不知道美国的所谓“住房消费”是否包括房价。而吾国的CPI似乎并没有单列汽车(更不要说“二手车”)价格,而是将其归于“交通和通信”类别。看来中美的CPI统计和权重有较大差异,很难将两国的通胀指数放在一起比较。(未名日记7月2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