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他们“加息”,我们“降准”

他们“加息”,我们“降准”

他们“加息”,我们“降准”。——

昨日,吾国央行发布公告,将于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预计此次“降准”释放长期资金约1万亿元。虽然坊间对此已有思想准备,因前两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打过招呼,表示要“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只是没想到动作来得这么快,说降就降,而且不像往常那样一次降个0.25%,此番一降就是0.5个百分点,力度也超过市场预期。

当今全球流动性汹涌,通胀压力越来越大,目前已有巴西、俄罗斯、土耳其、匈牙利、捷克、墨西哥等国相继宣布加息,“始作俑者”美国虽然还在观望,但分析家们普遍认为不久它也将加入这个行列。正在此时,吾国的货币政策却似跟它们“反着来”。央行申明政策其实并没有转向,这话倒是不假,自去年新冠疫情暴发至今,吾国的货币政策一直处于宽松状态,“降准”属于宽松之举,何来“转向”之说?真正“转向”是那些已经开始加息的国家。

但既然全球面临通胀压力,吾国为何此时“降准”呢?毕竟“降准”与“加息”在宏观上是反向的。笔者不揣浅陋,试析如下。

原因之一:正如国常会所指出的,目前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造成影响。数据显示吾国5月的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涨幅高达9.0%,6月的涨幅也有8.8%,故此有必要运用货币政策工具,降低综合融资成本,否则若任由PPI这样涨上去,不仅将影响企业的生产经营,而且迟早会传导到消费物价(CPI)。

原因之二:当前吾国国内的流动性出现了某种紧张状况。之前笔者已注意到两个市场信号:一是有报道指一些银行近日暂停了房贷的发放,有的人把它看成是政府在加强房市调控,但笔者认为真正的原因可能是银行“缺钱”;二是前不久各家商业银行已往下微调了存款利率,坊间指其为“变相降息”。所以现在央行宣布“降准”,笔者并不觉得意外。

原因之三,与PPI的走势相反,吾国同期的CPI却处于低位,特别是受到过去一段时间猪肉价格大跌的影响,6月CPI涨幅仅有1.1%,环比下降了0.4%。看起来似乎并无传统意义上的通胀之虞,这给“降准”创造了宽松条件。

原因之四:疫情暴发以来,吾国虽然也推出了救助政策,新增央地债务2万多亿,但比其它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政策力度要审慎得多,因而相对而言吾国的货币政策还有进一步宽松的余地。当前美国的通胀率已超5%,但美联储尚未决定加息,这对吾国的“降准”来说可能是一个较为合适的“时间窗口”。否则等到美联储开始加息,国际经济形势可能出现更加复杂的变化。

原因之五:吾国在去年成为全球唯一保持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一季度的“报复性增长”又高达18.3%,看上去实现全年增长6%以上的预期目标“绰绰有余”,但笔者此前已注意到一季度的环比增长率只有0.6%,可能显示后劲不足。实际上有不少经济学家预计今年吾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呈现“前高后低”的态势,明年的增长压力也许更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虽将吾国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提升到8.4%,但同时指明年可能回落到5.6%。此时“降准”,或有未雨绸缪之意。

故此,无论是从现实出发,还是前瞻可能出现的变化,央行都觉得有“降准”的必要,故此作出上述决策。预计”降准“之后,下半年吾国的PPI可能会有所回落,但CPI或将有所上升,盖因流动性的增加影响所致。当然,以上纯属笔者个人之见,仅供参考而已。(未名日记7月10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