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好文荐读:“基层困在系统里”

好文荐读:“基层困在系统里”

好文荐读:“基层困在系统里”。——

村干部很忙,乡镇干部也很忙,其中最忙的事情是每天都要填表写材料应付各种各样来自上级的检查。上级的要求很严格,采取了各种办法防止基层作弊;但由于全国的一般性要求无法覆盖基层情况的特殊性,基层就不得不一再填表做台账,这成了全国所有基层干部深刻而痛苦的共同记忆。上级频繁的检查更是让乡村两级应接不暇,要用一半以上的人财物力应付……

以上文字并非笔者所撰,而是摘自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近日发表在爱思想网的一篇文章。他在该文中进一步指出:上级权力一旦下乡,就容易自我膨胀,一个典型的特征就是通过向下布置任务提出要求以卸责。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一起恶性事件,相关部门就立即安排所有基层干部进行排查,以防万一。而全国太大,每天都会发生事情,故此每天都会有上级要求基层进行排查。这样一来,基层自然应付不过来,也就自然会搞形式主义。上级当然也自知基层会以形式主义应付,但还是必须布置排查工作任务以备在万一出现问题时推卸责任。……

请贺教授原谅笔者大段抄录他的文章,盖因他描述得太生动了。总之教授认为,上级的要求越多越严格,基层就不得不用越多的人财物力来应付,形式主义也就越多。而基层真正重要的实际工作却无力去做。上级为防止基层应付,又将程序搞得很复杂;在上级考核压力下面,下面却不得不虚事实做,浪费了基层本来就稀缺的人财物力资源。故此,越来越精致的制度,越来越现代的技术,越来越严格的考核,似乎正在变成基层工作中的困扰。基层干部被困在了目前体制的系统中。“内卷的基层政权悬浮”确实揭示出了当前农村基层治理中存在的弊病。

笔者已经退休,虽说隐居于乡间,实际上并不了解多少现在基层的情况。但早先毕竟曾在基层呆过,所以从“经验”上看贺教授的以上描述和所指出的问题,相信并非是他的“虚构”。而若从“理论”上看,基层穷于应付的苦衷和不得已的形式主义,恐怕是垂直管理体系无法避免的派生物。如果用小孩子玩的积木来打比方,这种垂直管理体系并不是齐平的方块状而是呈圆锥状,即越到下层体积越大,反之亦然。这就决定了每一层的上级要管理的下级单位和人数都远远超过本级许多倍,因而任何上级对下级都无法实行“1对1”只能实行“1对N”的管理,同时上级的管理又必须掌握足够的信息,这样就必须设计出各种表格要求下级填报,上级部门据此汇总数据后再向上级报告,以此类推。如此就难免会出现贺教授所描述的这种情况:下级忙于应付、疲于奔命,漏报、瞒报乃至虚报等现象就难以避免。

客观地说,垂直型的管理体制并非没有好处,它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此次吾国抗击新冠肺炎取得的成功。但正如笔者早先曾指出的,一个国家和社会不仅有“大事”,还有许许多多的“中事”和“小事”。那么,在“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同时,如何把那些“中事”、“小事”也都能办实、办好呢?(未名日记6月16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