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这件事真真是“富贵险中求”

这件事真真是“富贵险中求”

这件事真真是“富贵险中求”。——

“富贵险中求”的比拟笔者在前几天的一则微博中曾经用过,喻指当前全球疫情未缓,而日本疫情又趋向严重,若无好转迹象,为减少经济损失而坚持要在今年7月举办东京奥运会,此举恐过于冒险。昨日看到如下这则新闻,又想起这句民间谚语,不妨再用一下,但无揶揄之意。

据财新网报道,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首席经济学家罗格夫发表的一篇文章引起吾国学界的关注,这篇《美元霸权显露出脆弱性》的文章分析说,若人民币不再盯住一篮子货币,转向现代的通胀目标锚定体系,让其汇率自由浮动,到那时亚洲大半国家会跟着人民币走,美元所占份额将会减半。

笔者也看到近期美元的强势的确已不如前。据IMF公布的其所追踪的140多个经济体的外汇储备组成,美元占比为59%,已连续第五年下降,上次低于60%还是二十五年前。加上这一年多来美国为抵御新冠疫情的冲击而推出规模庞大的纾困和刺激经济计划,势必会进一步稀释美元的含金量。最新消息说,美元指数近日跌破了90大关。所谓“彼退我进”,按说此时恰是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之机。

报道说,在近日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吾国几位专家都提到了罗格夫的上述这篇文章。中央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张礼卿表示,应适当加快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称“我不认为现在已经是完全浮动了,只是说常规性的干预少了。”而其他一些学者也表示,时下数字人民币等技术方面的推进,并不改变人民币作为货币在资本管制、金融市场开放成熟度等方面仍然存在的一些国际化掣肘。还有专家建议,考虑到大国博弈及中欧互为最大贸易伙伴,吾国可通过购买欧债等做法抬升欧元,把人民币国际化融到国际货币体系多极化进程中。

笔者“原则上”赞同这些专家的建言。显而易见,当前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与吾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贸易国的地位很不相称,据估计人民币在世界储备货币中只占2%左右。然而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是:人民币要想提高在全球金融市场的占比就必须国际化,而要想国际化就必须先市场化。老实说光靠有专家提出的减少购买美债多买进些欧债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是要加快推进人民币自身的市场化改革,包括罗格夫提出的汇率自由化,也包括资本项的自由兑换等,这些都是国际化的题中应有之义,不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所占份额就很难提升。盖因所谓储备货币,自由交易、自由兑换、自由流动是它的必备要素,总之必须要“自由”就是了。

但是出于“维稳”的考量,吾国人民币的市场化改革一直十分谨慎。笔者曾多次撰文分析其中的两难,在此不再啰嗦。无疑,人民币国际化对于吾国进一步发展壮大成为真正的金融强国,意义重大。因为如此方能像美元那样在世界范围获取“铸币税”之利。目前来看,何时能实现这“惊险的一跃”还未可知。然而人民币要想成为国际储备货币,进而与美元、欧元等形成“多足鼎立”之势(更不要说取代美元的霸主地位),这道大关是非过不可的。

这不可就是真真的“富贵险中求”吗。或者用正儿八经的经济术语来说,是对风险与收益的一种平衡与抉择。(未名日记5月21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