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莫迪“两宗罪”与杭野“瞒‘豹’”

莫迪“两宗罪”与杭野“瞒‘豹’”

莫迪“两宗罪”与杭野“瞒‘豹’”。——

人口大国印度的新一波新冠疫情如此严重,虽然目前的病患和死亡总数还少于美国,但这一个月来的惨烈程度却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据澎湃新闻报道,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5月8日发表社论,提到华盛顿大学健康指标与评估研究所的一项预测:到8月1日,印度的新冠肺炎死亡者将达到惊人的100万例!社论表示,如果该预测成真,莫迪政府将要为一场“自己造成的国家灾难”负责。社论对印度政府处理疫情的方式提出了严厉批评,列出了它所犯的两大错误,笔者概括如下:

一是浪费了控制新冠疫情的最佳时机。在经历了之前几个月的少量新增病例后,印度政府自以为已经击败了疫情,早在3月初,印度卫生部长哈什·瓦尔丹就宣布疫情已经进入“尾声”。而在4月之前,印度政府的新冠应对安全委员会工作组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开会。尽管有关第二波疫情暴发和新毒株出现的警告不断出现。但印度政府还是允许举行宗教活动,并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民众参与。此外,大规模的政治集会也仍在进行。

其二,莫迪政府似乎更倾向于消除舆论的批评,而不是试图控制疫情。上月24日,印度政府向推特公司提出了一个“法律请求”:要求删除推特平台上批评印度新冠疫情应对的推文。笔者认为,实践证明虽然疫情期间政府有必要管理“舆论导向”,但隐瞒重要信息包括封杀批评意见的结果只能是适得其反。正如《柳叶刀》社论所指出的,“莫迪在危机期间试图扼杀批评和公开讨论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这让笔者想起近日引起吾国全国关注的一起新闻,媒体连篇累牍地予以详细报道:杭州野生动物世界有三只金钱豹出逃,目前已有两只被捕获但仍有一只在搜寻中。央视新闻说:杭野经营者最初曾“瞒报”这一资讯长达十八天,后来解释说由于金钱豹是猛兽,生怕消息公布会引起民众恐慌。然而这种辩解难以服众:正因为它们可能会伤人,及时公布信息方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和公众的警惕,不然危害更大。据悉经营方的法定代表人等五个责任者已被警方采取刑事措施以追责,笔者猜是因为他们涉嫌犯有“危害公共安全罪”。——顺便说一句:野生动物园之类应该属于公益项目,不适合由追求赢利最大化的私营企业来经营,事实上该园后来承认“瞒报”是由于担心影响其五一长假期间的营业收入。

《柳叶刀》社论认为,印度能否成功克服这场疫情危机,“取决于莫迪政府是否承认自己的错误”。但笔者觉得要莫迪“公开认错”恐怕不大容易做到,盖因果如此不排除他有下台的可能。而这对于他是个两难,即使不从自己的仕途考虑,当前的危机也需要加强政府的“领导力”,此时若“走马换将”,也许会造成更大的混乱。为今之计,莫迪应该先把个人荣辱放在一边,集中力量采取措施争取尽快遏制疫情的蔓延,以谢国民。反省和追责之事,不妨等到疫情过去再“秋后算账”。

当下印度疫情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已经“溢出国界”,不仅周边邻国如尼泊尔等的疫情也随之加重,全球的抗疫形势也陡然吃紧。笔者看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日前在接受央视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前吾国“外防输入”的任务非常重,“原先没有印度疫情的大暴发,我们对于全球的疫情预判会乐观一点,但现在看来,将来世界的开放可能会是有条件、局域性的开放,而不是全球。”另据中新网消息,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也指出,“现在全球的疫情形势还是非常严峻,再加上当前中国疫苗的接种率还不高,距离全民免疫还远远不够,所以仍然需要高度重视,谨防疫情输入的风险”。

笔者个人推测,印度疫情的再度暴发,可能会使得全球疫情“拐点”的到来推迟几个月乃至半年以上。全球范围包括吾国要想打开国门恢复疫情之前正常的国际往来,恐怕至少要等到明年了。(未名日记5月12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