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疫苗专利保护的两难选择。——

尽管美国政府日前已转变立场,表态支持暂时免除对新冠疫苗的专利保护,但欧洲主要领导人却未予以响应,还有部分鲜明的反对意见浮现。如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过其发言人称,她并不认同美国总统拜登建议放弃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保护的决定。默克尔在一份声明中说,“限制疫苗生产的因素是产能和高质量标准,不是专利。”该声明认为,“保护知识产权是创新的源泉,未来也必须如此”,而美国提出的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计划,可能会对整个疫苗生产带来重要的干扰。不过法国总统马克龙当天表示,他欢迎拜登政府对疫苗专利豁免方案的支持。但他说对于普及疫苗的工作,短期的优先项应该是向贫困国家捐赠已经生产出来的疫苗。欧盟27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将开会讨论有关豁免疫苗专利保护这一议题。美国与欧盟能否在新冠疫苗专利保护豁免问题上达成一致或拉近立场,备受外界关注。(财新网)

默克尔所言从大道理上看是没错的,尽管笔者觉得这可能跟当前广泛应用的辉瑞疫苗是一家德国公司参与合作开发的情况相关。实际上在美国政府作出上述表态后,市场上的疫苗股曾出现大幅下跌,盖因若疫苗的生产专利保护“暂时免除”,意味着非专利拥有企业就可以合法地生产“仿制品”,原来的那些疫苗生产商利润自会相应减少。而默克尔的立场发布后,那些疫苗股立即应声反弹。

笔者认为,专利保护制度和激励人类创新活动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上这次遭遇新冠疫情冲击后,相关企业之所以能投入巨资以较快速度研制生产出众多疫苗,本身就得益于专利的保护。不过专利制度也有其阻碍技术推广应用的另一面。人类之所以仍然选择实施专利保护制度,只是“两利相权取其重”的结果。

然而这是就一般情形而言,当前的新冠疫情却是一种特殊情况:截至目前已有1亿5千多万人被感染,数百万人病亡。特别是最近以印度为代表的亚洲一些国家的疫情陡然加重,导致本已有所缓解的全球疫情又攀新高。在这种情况下暂时免除疫苗的专利保护似也不无道理,盖因“人命关天”,当务之急是尽快遏制住疫情的蔓延,而注射疫苗又是现今唯一的药物控制手段,“仿制品”的大量涌现可以帮助人类特别是一些欠发达地区尽快广种疫苗。尽管这可能或削减原疫苗生产商的利润,对人类整体而言,此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

话又说回来,由于新冠病毒已发生多种变异,原有的疫苗所具有效力可能会下降,因此疫苗的研制也必须继续“攻关”,以争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此时若暂停疫苗的专利保护,是否会对此产生负面影响呢? 就算各国在暂停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仿制药”的大量涌现也需要有一个过程。以印度为例,它不仅拥有全球最大的疫苗生产企业,而且看过电影《我是药神》的人都知道,之前印度就是生产“仿制药”(包括合法的与非法的)最多的国家,然而现在它的疫情却是全球最为惨烈的。可见要控制疫情,仅靠广种疫苗这样的“药物手段”是不够的,还需同时实施最严厉的封锁、隔离等“非药物手段”,如此“双管齐下”方能奏效。后一方面吾国堪称典范,但不知印度愿不愿意“抄作业”,即使愿意的话以它的体制能不能“抄”得好。

总之,关于疫苗的专利问题,确实是个两难。笔者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该支持“正方”还是“反方”。据报道,在5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吾国外交部发言人在谈到相关问题时表示,中方支持关注疫苗可及性问题,期待各方在世贸组织框架下积极、建设性地进行讨论,争取达成有效和平衡的结果。(未名日记5月9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