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乌东危局,何以解套?

乌东危局,何以解套?

·未名周记(2117)·

 

                            乌东危局,何以解套?

 

本文要义:除非某一方或各方“血涌上头”,否则乌东之争应该不会演变成为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不管是“内战”还是“外战”,盖因对各方来说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本文快要写完的时候,题目中所说的“乌东危局”已经得以缓解,恰好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文中的预言。以下文字为笔者之前所撰。

新冠疫情肆虐已有一年半之久,虽然全球范围开始大规模的疫苗接种,但当前的疫情形势看来还相当严峻,一些国家出现了新的疫情高峰,其中尤以人口大国印度为烈,近期已连续多日每天新增感染病例超过20万乃至30万,让地球人无不为其忧心忡忡。

按说在这种情况下,遏制疫情仍是人类的“第一要务”,其它方面的争端应该先放一放。惜乎并非每个国家都能做到如此理性。继前不久阿塞拜疆与亚美尼亚为纳卡地区的归属打了一场中等规模的战争之后,近来乌克兰东部又烽烟再起,不仅乌政府军与当地民间武装再次爆发冲突,还引发了乌克兰与邻国俄罗斯之间的“剑拔弩张”,两国都向边境调集兵力,战事似将一触即发。

乌东地区的冲突由来已久。往远了说,历史上乌东在彼得大帝时期原是俄国的一部分,居民多说俄语,而乌西则长期在波兰和奥匈帝国的统治之下。苏联时期乌克兰曾是其十五个加盟共和国之一,后来苏联解体才宣告独立。往近了说,自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以来,乌东地区就与中央政府不和,前者不仅成立了地方武装与后者对抗,该地区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还自行宣布为独立国家,并要求加入俄罗斯。为此央地双方冲突不断一直在“打打谈谈”。好不容易最近两年消停了些,但乌现任政府不甘于就这样维持现状,也许是想趁俄罗斯忙于应付新冠疫情之际“收复失地”,今年以来开始调兵向乌东进军,遂令战火重燃。乌东实际上的“后台”俄罗斯自然不肯袖手旁观,据悉近期在俄乌边境集结的兵力已达十几万。

以主权理论来看,乌东地区虽然亲俄,但国际社会都承认它属于乌克兰领土,这一点就连俄罗斯也不否认。故此,乌东的民兵武装如此对抗中央政府,说轻一点叫“分离主义”,说重一点则属于“非法组织”。不管怎样,这属于乌克兰的内部事务,俄罗斯凭什么要加以干预?

当然,你可以说这是由于乌东不仅与俄罗斯接壤,而且其地形“直插”俄国的心脏地带,鉴于乌克兰现任政府的亲美、亲欧立场,若乌东被其收复,貌似会影响到俄罗斯的“国家安全”。要知道俄罗斯本来就与欧洲大部分国家关系紧张,若乌东也倒向欧、美,对俄国的“包围圈”又将有所扩大。

然而这只是从地缘政治出发的一种解释,若真正拿到台面上说,还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因为乌克兰现在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只要它没有侵犯你的边界,你就没有理由要出兵干预它的内政,哪怕它对你并不友好甚至怀有敌意。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上岂非“国将不国”?

但国际纠纷有时并非按道理行事。笔者曾举上世纪六十年初的“古巴导弹危机”为例:当年古巴准备让苏联的导弹进驻本国的基地,以对抗美国的威胁,这也是属于古巴主权范围内的事务,然而遭到美国的强烈反弹,时任美国总统的肯尼迪下令准备在海上拦截运载导弹的苏联船只,甚至摆出一副不惜打一场核战的架势,最后迫使苏联撤走导弹(当然美国在其它方面也作了一些让步)。现在俄罗斯的调兵遣将也是意在威慑乌克兰政府,逼迫其停止向乌东进军。盖因在俄罗斯的眼里,乌东虽然名义上是你的领土,实则为咱家的“势力范围”,所谓“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巧合的是,据央视新闻报道,俄罗斯前总理、曾经“代替”普京当过四年总统、现任俄安全委员会副主席的梅德韦杰夫近日撰文称,美国没有吸取历史教训,导致俄美关系不断恶化,当前局势已堪比“古巴导弹危机”。

梅氏指的是俄美关系。如果说,这两个核大国的军事力量势均力敌有得一拼的话,那么,与俄罗斯的军力相比,乌克兰是“小巫见大巫”,若两国真的打起来,后者根本就不是对手。既如此,乌克兰为何还要摆出一副准备“硬碰硬”的样子呢?

从实际情况来看,乌克兰进军乌东固然有“收复失地,一统江山”的企图,但更深一层的用意,恐在于藉此求得国际社会的同情,特别是欧、美的支持。而且它也的确做到了:俄罗斯作出调兵举措后,欧盟、北约以及美国纷纷表示谴责而力挺乌克兰,甚至有意无意地“另辟战场”以分散俄国的精力:近日美欧与俄国大打外交战,双方互相“批量”驱逐外交官。

笔者觉得,就俄美、俄欧之争来说,这些动作还都是“表面文章”。就像近年来美欧与俄国的战机和军舰经常在空中和海上近距离对峙,隔三岔五就会看到此类新闻报道,但笔者从不担心彼此会“擦枪走火”,相信它们只不过是在“耀武扬威”、做做样子而已。盖因各方都有核力量,一旦真的打起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管对哪家乃至对全人类都是毁灭性的灾难。

俄乌之争虽然看上去“强弱分明”,但由于乌克兰背后有美欧撑腰,“核恐怖平衡”暗中还是起作用的。所以,不管当前的局势如何紧张,在笔者看来也未必真的会起战端。拨开表面上各种错综复杂的因素,其“简化”后的核心问题是:第一,乌克兰是否真的会不顾俄罗斯的威慑,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以武力“收复”乌东?第二,俄罗斯会不会真的对乌东进行武装干预?第三,美欧会不会出兵帮助乌克兰抗俄?

笔者先给出自己的评估:答案恐怕都是否定的。

先说俄罗斯。都道俄是“战斗民族”,又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除了常规军力远胜于乌,其核武器之多也堪称世界第一(核弹的数量甚至略超过美国),要打乌克兰简直是“小菜一碟”。特别是,2014年俄国曾一举将属于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并入自己的版图,震惊了整个世界。以此推论,此番它若出兵乌东,似也并非不可想象之事。

但笔者认为,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乌东,不大可能会重演“克里米亚事件”。俄罗斯当年能成功地兼并克里米亚,堪称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大条件。所谓“天时”,是指克里米亚历史上本属于俄罗斯,苏联时期斯大林大笔一挥将其“送”给了乌克兰,俄罗斯只是趁势将其“收回”;所谓“地利”,是指克里米亚是个半岛,与俄罗斯只隔了一道狭窄的刻赤海峡;所谓“人和”,是指克里米亚的大部分居民都是俄罗斯族裔,“公投”的结果自然毫无悬念。再加乌克兰当时又因政坛争斗处于“内乱”之中,因此俄罗斯得以“兵不血刃”地将其“收入囊中”。

但今天的乌东地区与克里米亚在很多方面缺少可比性。其它不论,最重要的是:尽管俄罗斯兼并克里米亚获得了很多实际利益,但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它被戴上了“侵占别国领土”的帽子,由于二战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先例”,自此以后欧洲各国无不对它产生恐惧和戒备之心,声讨谴责之声不断,各种制裁措施纷至沓来,俄罗斯在欧洲陷入了十分孤立的状态,其本来就不景气的经济也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现在回过头来看,俄罗斯此举即使不说是“得不偿失”,也很难说是“利大于弊”。 有此为鉴,此次俄罗斯若真的出兵乌东,其在国际上将遭遇的反弹力度可想而知,所以笔者很怀疑普京会出此下策。尤其是他刚刚通过修改宪法获得了未来可执政到2036年的“历史机遇”,对他来说可谓“悠悠万事,唯此为大”。若武装干预乌东,不仅将与欧美彻底决裂,其国内也难保不会生乱。事实上俄方也声称,日前往俄乌边境调兵属于其主权范围内的事务,这句话也透露出普京的内心忌惮。若非万不得已,他应该不会走这步棋。

笔者之前曾在一篇博文中劝称:俄罗斯是当今世界“体积”最大的国家,其国土面积多达1700万平方公里,差不多相当于中美合加,何必还要冒险去“扩张疆域”呢?

退一步讲,俄罗斯若真的挥师乌东,美欧会否出兵“抗俄援乌”呢?从当前美俄摆出的架势看,似乎不排除这样的可能性。但笔者认为这仍是小概率事件。盖因若真的如此这般“火星撞地球”,搞不好会引发“三战”甚至是“核战”也未可知,这对美欧来说同样也是灾难,很难相信它们会为乌克兰这样“拔刀相助”。

如此,真正的核心问题其实只剩下了一个:乌克兰政府是否“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也要坚决打掉乌东的分离主义组织或民间武装,恢复行使对乌东的主权?看俄罗斯的样子,只要乌政府不这样做,俄也就肯定不会出兵,即使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你总也得“师出有名”吧。

那么,笔者为什么又认为乌政府不会做得这样“决绝”呢?说到底还是由于实力不济。撇开由此引发的“内战”将使乌克兰整个国家遭受巨大的损失不谈,仅从外部因素来看:一方面隔壁的“战斗民族”十分强悍,就算不直接出兵干预,肯定也会动用各种手段支援乌东民间武装“奋起反抗”,甚至不排除派遣“志愿军”的可能;另一方面,乌克兰对于与俄爆发战争后美、欧究竟能帮它到什么程度,心里还是没底的,尽管武器装备的援助肯定是有的。

所以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除非某一方或各方“血涌上头”,否则乌东之争应该不会演变成为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不管是“内战”还是“外战”,盖因对各方来说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笔者不敢妄测未来的局势会如何发展,但有几点应该是比较确定的: 第一,虽然俄罗斯大概率不会出兵乌东,但它也绝不会退让到把克里米亚也还给乌克兰的地步。从目前俄方的态度看,它的最低目标是必须保住克里米亚这块“胜利的成果”(也被普京视为他对俄罗斯作出的最大的“历史功绩”之一)。普京在近日发表的国情咨文中警告说不要触碰俄罗斯的“红线”,否则俄必将作出“不对称的、迅速且严厉的回应”。而克里米亚的归属应该就是他所说的“红线”之一。

第二,乌克兰近期“收复”克里米亚根本无望(至少在普京任内),现政府应该也不做此想。但乌克兰政府——不管是现任的还是将来的——也绝不会承认克里米亚从此归于俄罗斯,否则其当政者将成为本国的“千古罪人”。乌克兰必将为克里米亚问题做长期的斗争,也因此,俄乌关系将很难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第三,乌克兰明知单凭自身的力量无法与强大的“北极熊”抗衡,为了求得本国的安全系数,多年来一直在争取加入北约,近日又借乌东局势再次表达了加盟的意愿。俄罗斯当然对此极其不爽厉声加以喝止。而北约对此也颇有些为难,盖因若接受乌克兰“入伙”意味着与俄罗斯的关系将“雪上加霜”,后面究竟会发生什么殊难预料。因此笔者估计乌克兰加盟北约之事或将会继续“拖延”。不过比较而言,未来乌入北约的可能性相对较大一些,因为此次与俄如此“对抗”之后,乌俄关系已降至最低点,对乌克兰来说唯有“入伙”北约才能“自保”。前些天有消息说乌克兰驻德国大使安德烈∙梅里尼克放言:如果乌克兰无法成为北约成员国,那么就必须考虑重新恢复自己的拥核地位。众所周知,苏联时期的乌克兰曾经是核重地,只是独立后才彻底弃核,如果它想要“复核”,在技术上应该比朝鲜和伊朗更加容易。不过乌外长库列巴随后表示:驻德大使的这番话并不能代表乌政府的官方立场,乌克兰也绝无背离之前弃核承诺的意图。应该说这位外长的表态是理性的,乌若真的要“复核”,不仅给了俄罗斯以军事干预的理由,而且也肯定为美、欧所坚决反对,盖因届时矛盾的性质就起变化。——毕竟“核不扩散”是当今列强难得的“公约数”之一。

第四,回到前面所讲的真正的“核心问题”:乌克兰政府会否用武力“收复”乌东的主权呢?笔者认为,由于俄罗斯因素的存在,至少这一次乌政府恐难如愿。但它也绝不会放弃这一目标,毕竟任何政府的第一要务就是确保本国领土的完整。

以现实的角度来看,乌东问题还是应该和平解决:“独立”当然是乌政府不可接受的,但战争也应尽量避免。笔者觉得比较稳妥的解决方案,是乌克兰政府给予乌东地区以较大的自治权,允许其成为乌克兰的一个“特区”。但乌东的民间组织会不会同意解除武装?对此,笔者还真的没有能力作出预测。

断断续续地写下以上文字后,见有最新消息说:俄罗斯于在当地时间4月22日宣布,撤回在俄乌边境附近集结的军队。俄国防部长邵伊古称,“这次演习已经实现了对边境进行‘突击巡查’的军事目标,军队也已经证明了他们为国家提供可靠防卫的能力。”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随即对俄方的这一“缓和边境紧张局势”的决定表示欢迎,还向普京发出在乌东的顿巴斯地区举行双边谈判的邀请。而普京的回应也很有意思,称泽连斯基若想要缓和顿巴斯局势,他应该约见的是顿巴斯地区两个“人民共和国”的领导人,首先与它们进行商议,“其次才是与俄罗斯对话。”

至此,乌东危局总算是暂告一段落。至于以后会怎样,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个世界要想真正过上“太平日子”,对人类来说还真的“任重道远”。

                                                2021年4月26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