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拜登掉入“布热津斯基预言”?

拜登掉入“布热津斯基预言”?

拜登掉入“布热津斯基预言”?——

世界上有些事情以常理来看简直是“匪夷所思”:就在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大规模制裁、驱逐10名俄驻美外交人员后,美国总统拜登随即又发表讲话称,美方不寻求与俄罗斯开启局势紧张升级和冲突的循环,希望实现稳定、可预见的双边关系,并提议与俄总统普京今年夏天在欧洲举行峰会。

用吾国老百姓的话来说,拜登的行径属于典型的“拍一巴掌再揉你两下”。对此,“战斗民族”自然不会忍气吞声,当即作出对等的反应,同样驱逐了10名驻俄的美国外交官,并对8名美国现任和前任高官实施制裁。这叫做“来而不往非礼也”。

拜登为何对俄罗斯如此心怀敌意?看上去他对俄国的态度甚至比对吾国还“凶”,其中必有历史缘由和他个人的成见。笔者由此想到的一个问题是,从实力来看,中、俄、美位居当今世界的前三,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可是“一山”如有“三虎”,其中“一虎”蓄意跟其它“两虎”作对,这岂不是“自讨苦吃”?

恰好笔者前几日看到《环球时报》发表张腾军的一篇文章,也谈到这个问题。文章介绍说,24年前,美国的地缘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曾出版《大棋局》一书,书中指出:美国“最大的潜在危险是中国与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鉴于最近一个时期美国与中俄伊三国关系均陷入不同程度的紧张,媒体和分析人士称布氏二十多年前的这句话变成了现实,指美国正在掉入“布热津斯基预言”。

笔者记得,这位已故的布热津斯基先生曾经当过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当年对中美建交做出过积极贡献,算得上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当然他的上述预言还是站在美国的角度说话,其用意在于忠告美国的外交千万不能四处树敌。即便如此,笔者还是对他的“一语成谶”颇感敬佩,其不愧被称为那个时代的“大战略家”。

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现在也已是“老人”的拜登却为何眼睁睁地掉入了“布热津斯基预言”?且不谈伊朗,美国同时跟中、俄这两个大国闹掰,明显是犯了“兵家大忌”。说难听点,他至少应该是“拉一个,打一个”吧?当年尼克松和卡特就是这么做的,史家简称“联中抗苏”。

正在笔者写作这篇小文时,又看到《新京报》刊登一篇报道,题为“美俄闹掰了对谁有利?”报道引述中国政法大学欧洲研究中心研究员王晓伟的分析表示,美俄关系越走越远,作为世界上两个最大的核国家,如果双方沟通不畅,很容易由外交战发展到军事摩擦,加剧了世界的不确定性。但文章认为拜登如此作为,反而造就了“中俄合作的最好时机”,言下之意是吾国因此成为获益者。王晓伟说:“美国因为自己的错误观念,不得不面对来自两个大国的回击,这是美国的悲哀。”

王先生是一位学者,他从个人角度可以这样言说,官方部门的说辞不会这样直接。对于俄美当前的争斗,吾国外交部发言人是这样表述的:“俄罗斯和美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都是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对国际和平与安全负有重要责任。中国希望各方通过协商和对话化解分歧。在国际关系中动辄使用单边制裁,或以制裁相威胁,是强权霸凌行为,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抵制和反对。” 发言人前面几句话是站在中立角度说的,最后一句则明显是针对美国,只不过没有直接点名罢了。

更有意思的是,据环球网报道,拜登的前任特朗普日前接受福克斯新闻专访时称“我喜欢他(普京),他也喜欢我”,并一再强调美国“要和俄罗斯搞好关系”。他顺便还把吾国也扯进去,说“我们应该和俄罗斯打交道,我们应该和俄罗斯和睦相处,而不是将俄罗斯推入中国的怀抱。没有什么比让中国和俄罗斯结合在一起更糟糕的事儿了。”

拜登与特朗普的对俄态度,哪个对美国更为有利一些呢?历史将会作出验证。(未名日记4月22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