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高铁建设要“刹车”了?

高铁建设要“刹车”了?

高铁建设要“刹车”了?——

题目这句话不是笔者说的,而是北方交通大学教授赵坚之言。赵教授此喻针对的是国务院日前公布的《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该文件明确:控制高标准铁路建设,铁路设计时速要与客流密度密切挂钩;同时重申防范铁路债务风险,要求2035年铁路负债规模达到合理区间(财新网)。以此看来,赵教授的“刹车”之说并不很准确,只能算是“点刹”。

自十余年前为抵御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而推出“4万亿计划”以来,吾国高铁建设拉开了“大干快上”的序幕。据统计,截至2020年末,吾国高铁运营里程为3.79万公里,约占全国铁路网总里程的26%,占全球高铁里程的一半以上。

上述《意见》指出,在吾国铁路发展取得成就的同时,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重高速轻普速、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末,吾国最大的铁路运营主体国铁集团总负债为5.57万亿元。这还不算地方政府为建高铁所背负的债务。分析人士认为,《意见》出台的目的之一是遏制地方盲目建设高标准铁路,防范债务风险。

高铁建设极大地提升了吾国的基础设施水平,同时也拉动了周边地区城市化和产业的发展,对吾国经济增长和交通的快捷便利功不可没。虽然最初力推高铁快速发展的铁道部长刘某早已因贪腐而落马,但实事求是地说,他对吾国高铁建设还是有贡献的。笔者记忆犹新的一个细节是:当年在郑西铁路客运专线上,单组“和谐号”高速动车组试车时曾跑出时速394.2公里的世界铁路最高运行速度,时任铁道部长的刘某亲自坐在车头上押车,消息传开轰动全国。可惜这位“拼命三郎”后来被查出贪腐6千多万元,最终被判死缓,令人唏嘘他的“两面性”。由于吾国的市场经济建设是由政府主导的,行政权力介入经济的程度较深,因此类似刘某这样的官员并不鲜见,按照法治和反腐的要求,对他们的处理当然不能“功罪相抵”。

刘某虽然落马,吾国的高铁建设依然飞速发展,成为“中国模式”一张靓丽的名片。不过一直以来学界在吾国的高铁建设是否过于“超前”的问题上颇有争议,其中赵坚教授正是持批评意见的代表人物,他曾多次撰文指高铁负债过高、总体来看“入不敷出”。笔者也曾在博文中附和他的意见,特别指出吾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还只是世界中等水平,高额举债大建高铁的确似有些过于“超前”和“奢侈”。不过笔者也承认高铁建设对吾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

2011年7月23日,曾经发生过震惊中外的温州动车追尾事故,造成35人死亡,210人受伤。所幸此后的十年吾国高铁一直安全运行。笔者记得当时有人写过一首诗,其中有呼吁请慢一点、等一等的字句(大意)。十年之后的今天,终于看到上述官方文件,用赵坚教授的评语来说,这似乎是对高铁要开始“刹车”的节奏。而即便真的减慢建设速度,吾国已有的高铁成就也足以傲视各国。

有趣的是,这边厢吾国要“刹车”,那边厢美国却要向吾国学习,其基础设施建设似乎也要“提速”了,据悉美国总统拜登正在筹划总额高达数万亿美元的刺激经济方案(笔者称之为“美版4万亿计划”),其中基建被列为优先项目。未知是否包括高铁建设——笔者觉得不大可能,别的不论,单是在土地征用这一点上,私有化的美国肯定学不了吾国的经验。笔者敢断言:未来二十年之内,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高铁里程能超过吾国。(未名日记4月1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