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疫苗:“本国优先”的道德考量

疫苗:“本国优先”的道德考量

疫苗:“本国优先”的道德考量。——

关于新冠疫苗,笔者看到最近有个“故事”。据央视新闻报道,欧盟之前曾要求,所有在欧盟境内生产疫苗的企业,向欧盟以外出口疫苗时必须得到许可。据此,意大利政府近日拒绝批准阿斯利康公司大约25万剂新冠疫苗的出口申请。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欧盟可能将进一步阻止更多欧盟国家出口新冠疫苗。

这岂不是明目张胆“疫苗民族主义”?面对随之而来的国际舆论的批评,意大利和欧盟方面解释说,不批准出口是由于阿斯利康本该依约向欧盟供应的疫苗交付延迟。看起来这倒也的确是一个事实:据路透社报道,阿斯利康公司一季度向欧盟交付的新冠疫苗数量减少到4000万剂,远低于合同约定的9000万剂,之后又将二季度的交付量下调50%,引起欧盟强烈不满,于是下达了上述“禁止(出口)令”。

但在笔者看来,此事的背后其实还隐含了一个“道德”问题:研制生产疫苗的国家和地区,是否有权或者说应该优先满足本国、本地区的需求? 在这方面,如果说欧盟的做法以及解释比较“灰色”的话,那么,美国与吾国的行为则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吾国无疑是奉行“国际主义”的典范,迄今已向几十个国家出口了疫苗。而美国虽已换了总统,看来在疫苗问题上仍在奉行特朗普倡导的“美国优先”。去年12月,当时还在任的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美国制药商在援助其他国家之前先向美国供应包括疫苗在内的医药品。特朗普下台后,接任的拜登政府并没有取消这道行政令,不久前还曾拒绝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关于发达国家拿出5%的疫苗援助欠发达国家的提议。近日又见报道说,美国白宫发言人在一场公开活动中表示,在本国民众尚未完成疫苗接种之前,美国不会向邻国加拿大和墨西哥提供疫苗支持,引起舆论哗然。

美国人的“自私自利”可谓毫不掩饰。不过让笔者感到有些纳闷的是,报道说实际上美国的辉瑞疫苗迄今已在几十个国家使用,未知这些疫苗是如何“躲过”美国政府上述行政令的。或许合理的解释只能是:这些在外使用的辉瑞疫苗不是在美国本土生产的,因而对美国来说不存在“出口”。

具体情况笔者了解得不是很详细。但有一个问题是笔者至今没想明白的:撇开地缘政治不论,究竟应该如何看待疫苗问题上的“本国优先”?如果说这种做法是错误的话,那么又该怎样理解疫情暴发后各国普遍实行的“闭关锁国”,以及被人类普遍认可的“家庭观念”呢?

这个问题“水很深”,涉及到社会学、政治学、伦理学、经济学等等,还是留给相关专家去研究吧。不幸的是,之前刚被欧盟下令禁止出口的阿斯利康疫苗,由于近期发现有接种者出现血栓乃至死亡的案例,已被欧洲内外的十几个国家宣布暂停使用,目前正在等待欧洲药检部门的鉴定。——这一下不仅该疫苗的出口“自然受阻”,欧盟的疫苗供应也将更加短缺,而与此同时法国、德国、意大利等似乎正在出现“第三波疫情”。

希望事情最终能“转危为安”。(未名日记3月18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