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他们为何如此忌惮这只“死老虎”?

他们为何如此忌惮这只“死老虎”?

他们为何如此忌惮这只“死老虎”?——

不出人们所料:美东时间2月13日下午,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7人支持、43人反对,投票否决了众议院指控特朗普“煽动叛乱”的弹劾条款。此案几天来的辩论过程相当“狗血”,笔者无意细述,只是从中厘出一个问题:民主党为何如此“忌惮”特朗普这位已经下台的前总统(用吾国的一句民间俗语来比喻,此公已是一只“死老虎”),以至于“知其不可而为之”,明明晓得不可能在参院获得2/3的支持票却硬要提起弹劾不可?

说“忌惮特朗普”民主党可能有些不服。实际上他们所忌惮的也并不是特朗普本人,而是特朗普在之前的大选中所获得的7400万张选票——只比胜选的拜登少了几百万张,成为美国历史上得票最多的败选者,这说明他拥有很多的拥趸,故而不排除他在四年后“卷土重来”的可能性。民主党此次弹劾可谓“醉翁之意不在酒”,其主要目的不在于弹劾本身,而是想褫夺这位前总统之后再次出任公职的权利。借用吾国几十年前曾经流行的一句话来说,就是不仅要将其“批倒批臭”,还要“再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事实上据澎湃新闻转引美媒报道称,在此次弹劾结果尚未出笼前,民主党参议院领袖舒默就曾暗示,如果特朗普未能被定罪,不排除将通过立法禁止他未来担任任何联邦政府职务的可能性。他引用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称国会有权通过适当的立法禁止“参与叛乱”的人担任公职。如此,民主党的用意就更加昭然若揭了:就是要把特朗普彻底打下去,使得共和党“群龙无首”,无力在四年后“东山再起”,以确保民主党的继续执政。

应该说民主党的这种策略还是取得了部分成效:此次参议院的弹劾审议中,有7名共和党议员“反水”投了赞成票。而且参议院的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虽然和多数共和党人一样投了反对票,但他在投票后的发言中称,“毫无疑问,特朗普总统在挑起当天(1月6日)的事件上负有道德责任”,“闯入国会的人,相信他们是按照总统的意愿和指示行事的”。麦康奈尔解释说,自己之所以投下反对票,是因为他认为一个已经卸任的总统,在宪法上不适用国会的弹劾程序。由此可见,尽管民主党提起的弹劾失败了,至少也已经造成了共和党内某种程度上的“分裂”。

然而笔者认为,除了操弄上述这些“政治艺术”,民主党包括其当选总统拜登,更应该深刻反思这样一个问题:四年多前,究竟是什么原因竟然使得特朗普这样一个看上去似乎完全没有“总统范儿”的草莽人物登上美国政治权力的“最高殿堂”?换言之,一向自诩“政治正确”的民主党,四年前是如何败在这个“老混混”之手下的?

正如许多分析家们所指出的,特朗普四年多前的“登顶”,不在于他个人能力如何了得,而在于他“正好”代表了当代美国乃至世界范围兴起的民粹主义浪潮。然而,四年后的今天,美国的这一民粹主义浪潮是否随着特朗普的下台而从此偃旗息鼓了呢?如果是的话民主党自然可以“大松一口气”;如果不是的话,那又将会怎样呢?就算民主党后续通过立法成功地将特朗普彻底驱逐出美国政坛,它又如何能保证这四年中和四年后,美国不会再出现另一个“特朗普”,如何能保证“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再次大行其道呢?

毛泽东曾说过: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民粹主义浪潮的兴起也是如此。尽管它在很多方面的表现不合“政治正确”,甚至反其道而行之,但所谓“存在即合理”,重新上台执政的民主党,是否只要继续坚持其一贯标榜的“政治正确”,就能消弭美国国内空前的“撕裂”,就能像拜登在就职言说中所呼吁的“团结起来”了呢?

质言之,此次大选中侥幸获胜的民主党(实话实说,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拜新冠疫情所“赐”),如果不对以往的认知和政策加以深刻反思和有所“纠偏”,恐怕未必能确保自己的这艘航船未来一定能够“顺风顺水”。

笔者不喜欢特朗普,也不赞成民粹主义。但成功的政治并非完全在于遵循某些“政治正确”,也并非是“将颠倒的历史再颠倒过来”那么简单,而在于审时度势地作出一些调整、改革乃至妥协。

最后,笔者谨以吾国的一句古老箴言赠送给美国的新任总统拜登先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用来告诫围绕美国大选中的两党之争,应该再合适不过了。毕竟,所谓的“民主”,其功能并非在于鉴别谁对谁错,而在于“少数服从多数”。从这个意义上说,拜登未来四年的成败以及民主党四年后能否继续执政,就看其政策能否争取到美国多数选民的拥护了。(未名日记2月16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