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最难“做人”是彭斯

最难“做人”是彭斯

最难“做人”是彭斯。——

自从1月6日美国国会依法举行联席会议,对各州正式上报的选举人票进行汇总认证,主持人、副总统彭斯最后根据“唱票”结果,宣布拜登赢得此次大选接任下届总统之位后,不少评论指这表明彭斯已与特朗普“决裂”,有的还说是彭斯在最后时刻对特朗普的“反叛”。笔者认为,这些说法恐是言过其实。

不错,看过相关报道的人都知道,特朗普之前一直对彭斯施压,要他在联席会议上以此次总统选举充斥舞弊现象为名,否决拜登大选获胜的结果;彭斯作出上述宣布后,特朗普又在推特上骂他“没有勇气”,看上去正、副总统之间似已“闹掰”。但在笔者看来,彭斯之所以这样做,实出无奈,说到底就是囿于一个“法”字。

首先,彭斯担任此次联席会议的主持人,是美国法律所要求的。因为法律规定,美国的副总统兼任参议院的召集人,同时也是此次联席会议的当然主持人,必须由其亲口宣布会议认证的结果,“历朝历代”都是如此。因此对彭斯来说,这是他的法定职责,如果他拒绝履职,那就属于违法之举,有公然“藐视宪制”之嫌。

其次也是更重要的是,正如彭斯在1月6日当天所申明的,他“无权”否定、推翻国会的认证结果,宪法和法律根本就没有授予他这种权力,他在联席会议上只是个主持人而已。在此之前,当特朗普多次对彭斯施压时,彭斯都是对其上司的要求不置可否,只说他支持部分议员对大选结果提出质疑。但当1月6日到来时,特别是当天又发生了“特粉”们冲击国会进行打砸抢,乃至造成5人死亡的暴力事件后,彭斯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他在宣布国会认证结果后所发表的声明,其实是给特朗普也是给共和党及其拥护者一个“交代”——不是“臣妾”不想做,实在是“无权”这样做啊。

那么,特朗普及其身边的那些“谋臣”们,难道不知道彭斯无权这样做吗?当然是知道的。然而,这就是彭斯与特朗普之间的区别:两人虽是“搭档”,都是共和党人,但特朗普是个“造反派”,他的信条就是“造反有理”,若有需要,可以佛挡杀佛,神挡杀神;而彭斯却是个“建制派”,再怎么折腾,也必须遵守现有的秩序和法律框架,做不到像特朗普那样“无法无天”,所以在最后关头,他只能选择站在宪制这一边。 但这并不等于彭斯与特朗普的“决裂”,最多只能算是某种程度的“切割”。从媒体的诸多报道中可以看到,无论是“1·6”事件之前的四年里或是事件发生之后,彭斯从未对特朗普口出怨言。虽然他“依法”在联席会议上宣布拜登正式当选,但当民主党“乘胜追击”,要求彭斯援引宪法修正案第25条,以特朗普鼓动冲击国会为由而罢免他时,彭斯表示了拒绝,迫使民主党转而寻求其它途径,如再度对特朗普发起弹劾。

彭斯为什么不肯充当“反叛者”呢?笔者认为可以从两个维度来加以分析:一是要讲“江湖规矩”。既然自己在四年前同意出任特朗普的副手,这就是说两人在一些基本理念上是有共通之处的,事实上这四年来彭斯也一直在追随、支持特朗普。如果现在突然要与其“决裂”,不仅有违“江湖义气”,给共和党乃至一般民众留下不良印象,也等于全盘否定了过去四年自己的所作所为。 二是从彭斯自己未来的仕途考量(当然这只是笔者个人的猜度,也许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1·6”事件发生后,特朗普的人设已近彻底崩塌,在国内外舆论中几乎成了“过街老鼠”,等于他自己把四年后卷土重来的路给堵死了,从此或将退出历史舞台。然而,不要忘记他在此次大选中也获得了7400万张普选票,仅次于拜登而居历史第二位,这显然是一笔巨大的政治资源。而正如笔者之前的一篇博文所说,“特朗普下了,‘特朗普(主义)’还在”,未来美国政坛的两党格局不会有什么改变,目前来看,特朗普因“1·6”事件折戟沉沙,最有可能在四年后代表共和党“挂帅出征”竞选总统的,非彭斯莫属(除非在这四年里共和党内冒出一颗“新星”来)。简单地说,如果彭斯现在与特朗普“决裂”,他不但将失去大批“特粉”的支持,还将被他们骂为“叛徒”。这对彭斯来说不啻于一种政治上的“自杀”行为。

故此笔者认为,虽然彭斯在“1·6”事件中作出了维护宪制的抉择,让特朗普大失所望,但这是他作为“建制派”行事的必然结果,再加上他不肯在此时对特朗普“落井下石”,这些表现非但不会惹恼共和党的大佬们,反而可能会博得他们的尊敬——毕竟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属于“建制派”。何况“1·6”事件也让他们终于看清了:对于美国这样具有二百多年宪制史的国家来说,偶尔不妨让“造反派”上台尝试一下,但不可让其持续性地独掌大权。对于“特朗普现象”,用吾国文史学者易中天先生的一句话来说:让他喊一嗓子就够了,不能让他老这么嚎叫下去。

君不见,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造反派”或能打天下,但能够让政权得以长久维系的毕竟都是“建制派”。当然,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建制派”都应该深刻反思到底做错了些什么,以至于四年前成就了特朗普这样一个“造反派”上台执政,把美国乃至整个世界搅得乱七八糟。

末了,容笔者胡诌两句打油诗吧,道是:最难“做人”是彭斯,“维稳”仍需建制派。(未名日记1月13日)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