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特朗普就这样帮了拜登的大忙。——

去年的11月14日,笔者曾发过一篇微博,指2021年的1月6日将是特朗普的“大限”,因为这一天美国国会将会对本次大选结果进行最后的认证,以拜登此前获得选举人票的较大优势,他将几无悬念地被国会正式承认为下届美国总统。无论特朗普怎样不甘认输提起几十项选举司法诉讼,但若这一天到来之前不能获得最高法院的支持,1月6日就将是他总统任期的“大限”,而1月20的交接班只不过是个纯粹的仪式而已。

尽管笔者在那篇微博中说特朗普在这段时间里可能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但当时也没有料到真到了1月6日这一天,美国国会竟会遭到一些特粉们的暴力冲击和打砸抢。事件的具体情形媒体已有详尽的报道,无需笔者赘述。总之这是美国两百多年宪制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惨状”,从而震惊全美和全世界。

然而笔者注意到,就在此事件发生之时及之后,之前一直“不屈不挠”的特朗普竟然“认怂”了。据媒体报道,特朗普先是在推特上针对闯入国会的示威者发表简短的视频讲话,称“你们现在必须回家了。我们必须拥有和平,我们必须拥有法律和秩序。我们必须在法律和秩序的基础上尊重我们伟大的人民。我们不想任何人受伤。”过了一会儿他又发推称,“我要求美国国会大厦的所有人保持和平。不要使用暴力!记住,我们是拥护法律与秩序的政党——尊重执法人员和那些身着蓝色衣服的伟大男女。谢谢你!”大概觉得自己的这些表态有些“露怯”,对不起那些冒险冲击国会的拥趸,稍后他又在推特上发文,为特粉们的举动辩护,称“这些,都是当神圣的、压倒性选举‘胜利’,被毫不客气地、恶毒地从伟大的爱国者手中剥夺时发生的事。他们已经被长时间不公正地对待了。大家要充满爱与和平地回家。请永远记住这一天!”——要知道就在1月6日的当天上午,他还在华盛顿的特粉集会上发表演说,鼓励他们“继续战斗”。

然而,真正大出笔者意料的是,当警方经过数小时的“清场”,此前被迫中断的国会两院联席会议得以复会,当晚在副总统兼参院议长彭斯的继续主持下经过一番所谓的“辩论”,最终完成了唱票程序,确认拜登获得多数选举人票而正式当选下届美国总统之后,特朗普紧接着又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我完全不同意选举结果,事实也证明了我的观点,但1月20日将会有一个有序的过渡。”17日晚,特朗普又通过推特发表视频演讲,再次承诺和平交权。他说,“现在,国会已经批准了选举结果,新一届政府将于120日就职。我现在的重点是确保权力平稳、有序和无缝的交接。”他还说“和所有美国人一样,我对我对这种暴力、无法无天和混乱感到愤慨”,他还谴责国会的闯入者称,“你们不能代表我们的国家。”

呜呼!这也就是说,特朗普在最后关头还是“认怂”了。联系到去年11月3日大选之后他死不认输、企图“翻盘”的一系列疯狂言行,不由得让笔者颇为纳闷: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这是为什么?笔者认为,简而言之,这个唯利是图的“商人总统”终于暴露出了他色厉内荏的虚弱本质:盖因他害怕遭到“事后算账”,被控“煽动叛乱”的刑事犯罪。且不论之前他的种种作为,单从1月6日在华盛顿发生的冲击国会的事件来看,明明白白是他号召和怂恿的结果,这一点可谓是“铁证如山”。考虑到他现任总统的身份(尽管其任期只剩下了十几天),说他犯有“叛国罪”似也并不为过。实际上,当选总统拜登在事件发生后已经指明这不是什么“抗议”,而是“叛乱”。一个现任总统竟然策划并鼓动了一场“叛乱”,企图推翻国家的宪制,这不是“叛国”行为又是什么?尽管现在还不清楚特粉们冲击白宫是不是他本人授意的。笔者感觉,拜登就任后,不排除就此事对他的前任下令发起司法调查乃至刑事诉讼的可能性,至少可以以此来威胁特朗普从此“闭嘴”并彻底退出美国的政治舞台。

笔者还认为,这次事件造成的后果很可能与特朗普的愿望完全相反,他不仅未能成功“翻盘”,从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帮了他的政敌拜登的大忙。据媒体报道,此事不仅引起美国国内的“公愤”,且不说民主党,也不说彭斯等共和党“建制派”,连包括特朗普的“死忠”诸如国务卿蓬佩奥等人也不得不公开表态反对冲击国会的暴力行为,多名特朗普高级助手事后均有意(提前)辞职以示“切割”。而包括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和卡特等多位美国前总统,以及美国的“盟友”英、法、德等国和北约的首脑及联合国秘书长也纷纷发声予以谴责。最直接的政治后果是:由于特朗普在大选后的一系列胡作非为以及美国疫情的日趋严重引起选民不满,就连原先在佐治亚州的两个参议员席位的竞选中居于领先的共和党候选人,最终也败给了民主党候选人,使参院的两党席位变为50:50,加上民主党当选副总统哈里斯作为参院议长的决胜票,从而使得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获得多数,为拜登未来的“全面执政”铺平了道路。——那些曾支持特朗普“翻盘”计划的共和党政客们,恐怕连肠子都悔青了,他们所钟意的这位“大统领”,最终把整个党都“带进了沟里”。其实这也并不奇怪,特朗普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他的党,他爱的只是他自己。

冲击白宫的事件发生后,不少媒体纷纷评论说这充分证明了美国国内的“两派撕裂”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这肯定是的。但若以辩证法来看,所谓“物极必反”,特朗普本人及其所煽动的这一系列“无法无天”的行为,也许能让一些原本盲目投信于他的美国人惊醒:原来我们所跟随的是这样一个目无法制、恣意妄为、草菅人命(此次事件已导致4人丧生,更遑论因他的不作为而死于新冠的数十万美国患者)的家伙!倘能有这样的“效果”,或许反倒有利于拜登实现其所谓的“团结”愿景,也算是特朗普下台前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不是说坏事也可以变好事吗?

历史的演变,就是这样任性和吊诡。(未名日记1月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