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冰天洒水”与“管理艺术”。——

看到陶短房先生的一篇博文,指随着冬季气温下降,老生常谈的“城市洒水车路面浇冰问题”再度在吾国北方成为热门话题,山东枣庄、陕西西安等地都发生过洒水车在零下4°C仍“照常作业”导致路面结冰,多位市民连人带电动车滑倒的事故,引发市民不满和公众争议。

笔者现今生活在南方,因而没有看见过上述现象,但洒水车在下雨天仍在路上作业的情形时有所见。每当此时,就会想起一句不雅俗语:“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如果说在南方这还只是关系到对水资源的浪费问题,换成北方,“冰天洒水”已事关市民的行路安全。不过近年来极端天气频现,这几天寒潮来袭,连南方也结冰了。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现象?陶先生在文中分析说,都市道路上穿梭忙碌的洒水车,其主要功能是两个:降温,降尘。他指冬季的北方天寒地冻,当然无需洒水车再来帮忙“降温”,但冬季是北方一年中空气里悬浮颗粒最多、蓝天日数最少的季节,洒水车的降尘功能,的确还是需要的。但他认为,正所谓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重,作为城市的管理者,必须综合平衡各种相互制约、甚至相互矛盾的管理要求,这是对城市管理能力的考验,或不妨说这是一门“城市管理艺术”。

说这是一个城市管理能力问题,笔者是赞成的。但陶先生扯到“管理艺术”,窃以为有些“艺术化”了,在笔者看来这只不过是个常识问题。让笔者有些诧异的是,据陶文中介绍,一些城市管理部门以及专家、学者还不厌其烦地试图“科普”,为冰点以下洒水车作业寻找和铺陈“合理性”,包括“城市路面洒水可以将路面上污物冲刷到路边、方便清扫”、“洒水车可为行道绿化浇水避免其枯死”,等等。——天哪,不就是冰冻天气该不该在路上洒水吗?这恐怕连小学生都能答得上来,至于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吗?正如陶先生在文中指出:这些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

在笔者看来,之所以会有“雨天洒水”、“冰天洒水”这档子事,说白了就是反映了一种“无人负责,无人纠正”的状况。开洒水车的司机们当然也知道这是在做无用功甚至起的是一种负面作用,但遇到这种情况还要不要出车,不是司机自己能说了算的,司机们可能也不想惹事去向上司请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被认为是想“偷懒”,反正拿一份薪水出一份力就是了。而他们的上司乃至上司的上司可能也都这么想,于是不管是下雨天还是结冰天,洒水车照样上路作业,直到有一天“出事”被追责了,才会开动脑筋想出些“改革”的办法来。而那些还没有“出事”的地方,大概还会是老样子。

笔者觉得,实际上这跟人的“思想觉悟”无关,所关乎的是一个体制问题。而与之看似相反、其实可能同出一源的是:现如今“举报”现象正方兴未艾。笔者最近接连看到两个例子:一是某脱口秀女演员在节目中调侃了某些男人的行为被举报“歧视”(举报者显然是男的),二是某篮球记者在相关评论中调侃某支国外球队亦被举报构成“歧视”(举报者是这支球队的粉丝),让人觉得又可气又可笑。与前面关于“冰天洒水”的“无人负责”截然不同的是,这几位举报者似乎又是太“负责”了,以至于只要看谁谁不顺眼就举报他一下。而以现在相关部门的工作职责,接到这些举报又必须有所回应,否则就可能会被人举报“处理不力”……

莫非真的如陶先生所说的,这些都跟“管理艺术”有关?(未名日记1月3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