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疫苗的“成本定价”与“免费提供”。——

2020年的最后一天,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病毒疫苗有关情况。会上宣布由吾国国药中生研制的灭活疫苗获批有条件上市,指该疫苗保护率达79.34%。目前有关部门已经制定了统一的接种方案,将有序开展接种,符合条件的群众都能够实现“应接尽接”。

这对于吾国民众来说,无疑是个令人鼓舞的大好消息。笔者注意到,有关负责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关于疫苗的定价要坚持企业主体,但在企业定价的时候有两个原则必须遵循:第一个原则就是公共产品的属性,第二个原则,既然是公共产品,那就只能以成本作为定价的依据,“疫苗的价格一定是在老百姓可接受的范围内。”

按照这一表述,笔者初时的理解是百姓注射疫苗是要付费的,只不过所付的只是成本价,研制企业不得借此牟利。然而再看下去,笔者发现自己理解“有误”,因为相关负责人接着补充表示,虽然疫苗价格可能会根据使用规模的大小有所变化,但是大前提肯定是为全民免费提供。 这是怎么回事呢?

笔者细考之后方才恍然:企业研制疫苗肯定要付出很大的成本,按照市场原则不应该让其赔钱;但疫苗又属于公共品,理应为全民免费提供,所以由政府财政买单。

笔者在此前的一篇微博中曾预计,吾国的疫苗大概率会由政府出资购买让大家免费接种,现在果然如此。笔者当然支持这一决定,盖因注射疫苗不仅关系到民众个人的健康,还有利于全社会的安全,因此理所当然地应该作为公共品由政府免费提供。之前的新冠病患就是按照这一原则处理的,疫苗的接种也应如此。相关负责人前面说的“成本定价”,应该是指政府向研制企业购买疫苗的价格。鉴于新冠疫情是一种危及全民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大流行病,政府有权向企业平价征用其研制的疫苗。而企业一般情况下虽以盈利为目标,但特殊时期应该为社会作贡献,何况政府以成本价支付,不会让企业“吃亏”。只是相关负责人应该将这些道理阐释得更清晰些,免得有些百姓产生“接种疫苗到底要不要个人掏钱”的疑问。事实上之前有报道说已经开始紧急接种的案例中,有些人是自己付钱的,想来后面是可以凭单报销的。

发布会还披露,自去年12月15日起,吾国就已经正式启动了重点人群的接种工作,半个月来全国重点人群累计接种已经超过了300万剂次,其中轻度发热的病例大概不到0.1%,过敏反应等比较严重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大约为百万分之二,“这次的300万,加上之前的150万,充分证明了我们的疫苗安全性良好”。

笔者预计,以吾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疫苗接种一旦启动就可能会加速。反观美国,虽然宣布全民开始接种的启动时间早于吾国,但据吾国央视报道,美国到去年年底只完成了200多万剂接种,距离其预定的2000万人接种的目标差得很远,而且接种过程中还出现了一些差错。笔者感觉,以美国的体制,前期的抗疫效率如此低下,疫苗的接种恐怕也快不到哪里去。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曾承诺,自接任之日(1月20日)起,将在一百天内给1亿美国民众接种疫苗。老实说笔者有点怀疑他是否能做得到,因为疫苗接种同样需要“统一部署,统一行动”,而美国的联邦制已被证明在这方面“政出多门、各行其是”,相比吾国尽显劣势。

从中美各自宣布的疫苗有效性看,似乎美国的疫苗更高些,据称在90%甚至以上95%以上。但吾国的疫苗亦有自己的优点,即零下几度即可储存,普通冰箱的冷冻室就能满足条件,不像国外的疫苗如辉瑞,其储存条件竟然要求达到零下70度。故此正如被称为“美国良心”的著名公知乔姆斯基日前在接受吾国界面新闻记者远程采访时所说的:由于中国疫苗的储存条件要求没那么高,其“运输不需要特殊的器材,这就意味着它可以进入缺乏高科技设施的贫困乡村地区,这一点非常关键”。确确实实,他说的“这一点非常关键”。

吾国有句民间俗语: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各国疫苗的实际效果和接种的效率究竟如何,借用吾国改开初期的那句名言来说:实践才是唯一的检验标准。当然,笔者还是衷心希望不管哪款疫苗都能大获成功。果如此,就像张文宏医生所祈愿的,到今年即2021年的年中,新冠疫情有可能在全球得到基本控制。(未名日记1月2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