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赞英国的透明和张文宏的逻辑

赞英国的透明和张文宏的逻辑

赞英国的透明和张文宏的逻辑。——

尽管美国仍是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但这几天似乎有点被英国“抢了风头”——后者在其国内最先发现了新冠的一种新的变异病毒株,而且迅速从英格兰东南部蔓延至全国各地。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伦斯为此警告称,目前的防疫措施已被证明未能有效控制新的疫情,有必要采取更严厉的限制措施。

他的话不幸而言中,最近几天英国的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向4万例逼近。人们普遍预期该国将在新年期间实行更严格的疫情封锁。不仅如此,截至目前全球已有50余国(包括吾国)发布了与英国之间的航班禁令。欧盟中的大部分国家还暂停了与英国的陆上交通,引发了英欧商务、人流往来和供应链的混乱。特别是由于法国关闭了从英国到欧洲大陆的货运通行要道,一度导致公路上几千辆卡车滞留。后经两国政府紧急磋商,情况才得以缓解。

这一变异病毒株之所以引起各国的恐慌,是因为它更容易在人与人之间传播,据专家估计其传染性增强了40%—70%。但英国为何最先“中招”,目前还找不到证据确凿的解释。不过笔者注意到,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2月22日发布的相关信息,英国早在12月14日就向世卫报告通过病毒基因测序发现了这一新冠病毒变体。

笔者在一位署名“牛言”的旅英华侨的博文中看到他介绍说,近一年来新冠病毒已经有数十次的变异,英国的科学家们承担了其中很多的研究工作,完成了全球45%的新冠病毒基因测序,研究成果也及时公开。在日前英国议会的一场咨询中,有议员就问到,如果英国没有不懈地追踪病毒,没有第一时间公开病毒变异的资料,会不会就不会被各国封堵,英国就不会被惩罚?英国新型呼吸道疾病咨询小组主席霍格教授对此回应说,“那些在科学研究上更严谨、更透明的国家会掌握更多更重要的信息”,“这是符合全球利益,也符合国家利益的”,他称应该骄傲英国有能力这样做,而且坚持这样做。

这位议员显然是在“明知故问”,为的就是引出后面英国是一个“在科学研究上更严谨、更透明的国家”之答案,看上去有点像是“王婆卖瓜”。但这点“虚荣心”还是可以接受的,只要英国确实在此事中做到了信息的公开、透明、及时,就值得为其点赞。至于各国为此暂时中断与英国的人员往来,也是可以理解的“自保”措施。

最重要的问题是:对于正紧锣密鼓在英国和欧洲多国全面铺开接种的新冠疫苗来说,新发现的病毒变异会不会废掉这些疫苗的“武功”?

关于这一点,笔者愿意引用两位专家的说法“以慰人心”。

一位是“洋专家”,即总部设在伦敦的生物制药企业阿斯利康的某专家称,阿斯利康研制的疫苗应对变异病毒株仍然有效,因为在这种新病毒株中看到的遗传物质的密码的变化似乎并未改变刺突蛋白的结构。

另一位是我们自己的专家张文宏医生,他近日撰文指出,病毒在传播中不断变异并出现优势株是必然的,是生物进化的自然现象,而在疫苗出来之前就发生让疫苗无效的变异可能性不大,因为没有疫苗的压力,基本上不能自然筛选出对疫苗无效的病毒变异株,迄今在试验中被证明有效的疫苗类型只有在上市后才会筛选出对疫苗无效的突变,这需要等待疫苗上市后我们对疫苗保护失败的病例做测序来验证,一旦发现对疫苗无效的变异,那时候可以很容易地对疫苗进行调整,就像我们在流感疫苗上做的那样。

中外两位专家的上述说法都有根有据,“洋专家”举的是实证。而张医生更是以“逻辑”服人,他的意思是:正如有了病毒后才会有针对它的疫苗,病毒要使疫苗失效,也得等到疫苗广泛接种后才能有针对性地产生变异。用吾国的一句成语来说,这就叫“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现在疫苗刚开始接种,病毒还来不及针对它而产生出可以让疫苗失效的变异,即使后面产生变异,科学家们也会适时调整疫苗来加以应对——张医生的这一推断很有说服力,让人不能不赞叹他的“逻辑思维”之强。

对英国来说,这个年底虽有坏消息,但也有好消息。据报道,离英国的脱欧“过渡期”仅剩一周的最后时刻,欧盟与英国终结了数月以来双方在捕鱼权和未来商贸规则上的分歧,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贸易协定,避免了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极端情境。被之前在国内发现变异病毒而弄得“焦头烂额”的英国首相约翰逊,立即在个人推特上传了一张自己双臂高扬、竖起大拇指的照片,以表达其最终完成脱欧谈判的兴奋之情。

以上信息引自吾国国内媒体的公开报道,恕未一一列明出处。分析评论部分则是笔者“自产”的。祝英国人好运,祝我们“人类命运共同体”好运。(未名日记12月26日)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