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特朗普该不该优先接种疫苗?

特朗普该不该优先接种疫苗?

特朗普该不该优先接种疫苗?——

新冠疫苗上市以后,初期肯定会供不应求,由此产生疫苗接种的顺序问题。在笔者看来,以下人群应该列为优先类,具体又可分为三级:新冠肺炎的医护人员是理所当然的A1,必须排在最先;A2是老年人特别是体弱多病者;A3是跟防疫相关的工作人员,比如从事群体检测者、接送新冠病患者、为隔离楼盘和小区递送生活用品者,以及保卫国家和维护社会治安的军警。

但有一个问题笔者没怎么想明白:官员是否也应在优先接种之列?

之所以想到这个问题,是由于看到澎湃新闻引述2月13日的美媒报道说,美国政府高官将率先接种首批辉瑞新冠疫苗。这样的话,作为“第一把手”的总统特朗普(虽然他的任期只剩下一个来月)应该会排在头名。然而随之又看到海外网的报道说,当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除非有特定需求,白宫工作人员应该在“较晚的时候”接种新冠疫苗,并称自己已经要求就此做出调整。他还在推文中写道,自己目前没有打疫苗的安排,不过会在适当时候接种。

不知“大统领”这番话是什么意思,看上去似乎在暗示白宫官员应该“让群众先”。但之前又见有报道说,包括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等几位美国前总统以及当选总统拜登,都表示愿意成为最先接种疫苗者,而且还说可以“电视直播”,为的是以此告知美国民众放心接种。此后见有几个国家的首脑也做了类似的表态。

这样,问题就产生了:上述两种做法听起来都挺有道理,究竟哪一种选择更合理呢? 笔者认为,这可能跟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相关。如果打了疫苗后肯定不会感染新冠,同时又没有什么副作用,“让群众先”可能就是一种“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表现而值得称道;但如果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还不是很高,那么“以身试‘苗’”则显示了“先天下人之忧而忧”的情怀。

然而仔细一想,似乎又不是那么绝对。即使属于前一种情况,将官员列为“优先级”中的A3(即医护人员和病弱老人之后,确保这两类人的“优先”是必须的)好像也没什么不妥。因为官员们身负治理国家和服务社会的重任,又因工作需要会较多接触人,给他们先种疫苗也在情理之中,让期官员们健康地为人民效力。 回过头来再看,特朗普前面所讲的意思究竟是哪种意思,笔者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忽然想起,“大统领”之前曾感染过新冠,按说已经具有了免疫力,是否不再需要接种疫苗了呢?果如此,新的问题又来了:你有了免疫力,白宫里还有很多官员未得过新冠因而没有免疫力啊。

可是,笔者这样想是不是有点“小人之心”呢?此事看起来简单,细究起来还真让人有点头疼。唯有一点可以肯定:笔者这是在“咸吃萝卜淡操心”。

写完上面这些“闲话”,看到张文宏医生日前在其认证微博上发表题为《全球启动疫苗接种计划,疫情控制关键节点何时出现?》的文章。文中说到吾国的疫苗接种问题,笔者照录如下:

“中国的疫情控制的最好,近期的疫苗接种压力不大,但是中远期的需求和急迫性非常高。所以从目前仿真模拟的情况来看,虽然疫苗在逐渐普及,全球哪怕是疫苗资源最丰富的的美国仍需半年至1年的时间才能实现疫情的完全控制,而中国疫情的最终控制取决于全球疫情的有效控制。因此,中国仍有半年至1年的窗口期逐渐通过疫苗接种建立我们国家民众的免疫优势,同时按照全球对疫苗的需求,尽到大国义务,帮助国际上非疫苗生产国逐渐建立疫苗支持下的群体免疫。

“所以在我国实施普遍疫苗接种之前,强化抗疫和精准防控仍然是我们当下的选择。相信我们国家也已经有了自己的疫苗接种计划表,引领全球疫苗的普及接种,为全球做好技术铺垫。我国民众也只有通过充分的疫苗保护,才能提高我国对于新冠病毒的群体免疫力,避免因为国际间的免疫落差影响国际间交流的有效进行。”(澎湃新闻)

毫无疑问,笔者完全赞同张医生的上述意见。不过,这属于本博的“题外话”了。(未名日记12月15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