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对伊核专家遭暗杀的几点思考

对伊核专家遭暗杀的几点思考

对伊核专家遭暗杀的几点思考。——

伊朗资深核科学家法赫里扎德日前遭遇暗杀身亡,在其国内外掀起轩然大波。笔者浏览了一些相关报道,有如下几点思考。

其一,法赫里扎德究竟是被“人”还是“人工智能”暗杀的?伊朗官方媒体在最初描述袭击事件时称,行刺者是多名枪手,并与法赫里扎德的保镖进行了交火。然而过几天后伊朗半官方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道又称,法赫里扎德死于150米之外装置在一辆皮卡里的一部“远程遥控的机枪”扫射,刺杀行动仅持续了三分钟,现场没有袭击者,枪击全部由该遥控机枪完成(后有报道说是通过卫星遥控)。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阿里·沙姆哈尼在受访时亦表示,法赫里扎德是死于一场复杂的“远程遥控”的暗杀,袭击者并不在案发现场。(财新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可以肯定的是,上述两种说法必有其一不符合事实,吊诡的是两种说法均来自伊朗官方媒体或人士。联系到年初发生的伊朗击落乌克兰一架客机的事件,最初伊朗官方也是一口否认该机是被自己的导弹击落,后来才承认是己方“误击”所致。看来伊朗在核实重要信息的真实性方面大有改进之处,否则恐怕难以取信于国内民众和国际社会。

其二,不管具体执行者是“人”还是“人工智能”(所谓“远程遥控的机枪”也是由人设计和遥控的),都是一种明目张胆的暗杀行为。有媒体称之为“斩首行动”,但所谓“斩首”一般是指战争中的行为,而法赫里扎德被暗杀于自己的国土上,且伊朗现在并没有正式的、公开的交战方,因此这与通常意义上的“斩首行动”是有区别的。至于是否属于“恐怖袭击”也难以界定,因为通常认为恐怖主义行为的最大特征就是没有特定的袭击目标而滥杀无辜,但此次暗杀明显是针对法赫里扎德。

其三,目前伊朗指控以色列策动了这次暗杀,虽然这是一种理论上的推测,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笔者也认为以色列的嫌疑确实最大。一方面因为伊朗与以色列近乎“不共戴天”,尽管没有正式交战,但实际上双方都互认为势不两立的敌国;另一方面此次被暗杀的法赫里扎德是伊朗最顶级的核专家,而以色列最忌讳的是伊朗拥有核武。前些年为了摧毁同样与其敌对的伊拉克(当时还是萨达姆统治)和叙利亚的核设施,以色列曾多次出动战机实施突袭性轰炸,而伊朗与以色列的敌对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笔者还记得伊朗前总统曾经公开表示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掉”,而能够“抹掉”一个国家的恐怕只有核武器。以色列情报部长近日表示他不知道谁是暗杀者,此话也就只能听听而已。

其四,法赫里扎德被暗杀后,伊朗国内从上到下群情激愤,表示要坚决实施报复,报复的目标除了以色列,还指向另一个“死敌”美国。不要忘记,去年正是美国用无人机袭杀了伊朗革命卫队的一位高级将领,导致两国差点开战。此次伊朗将用何种方式进行报复,国际舆论十分关注。据报道,伊朗强硬派媒体甚至呼吁对以色列第三大城市、北部港口海法发动报复性袭击,果如此势必将引发大规模武装冲突。

在众多说法中,笔者最赞同吾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先生的意见,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伊朗报复的底线应该是避免引发中东地区的大规模战争。华先生指出,拜登上台对伊朗本来是一个好机会(笔者的理解是因为拜登在选前曾流露过考虑让美国重回伊核协议的想法),但如果伊朗因为法赫里扎德暗杀事件采取了强烈行动而引发美国的军事打击,并不符合伊朗的利益。笔者之前看到媒体报道说,特朗普败选(虽然他至今没有承认)之后,曾经考虑是否要对伊朗发动打击,幸而遭到身边一众官员的强烈反对而作罢(不过笔者觉得特朗普此议也只是发泄一下败选后的情绪沮丧而已)。现在特朗普离正式下台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伊朗不要在这个当口为他提供打击的借口。

除此之外华先生还强调,伊朗对以色列并没有“抓手”,如果直接攻打以色列城市肯定将遭到以色列的反报复,从而将引发中东地区大的战火,伊朗承受不了这个后果。笔者要提醒伊朗的是,且不论常规军力,国际社会私下里都认为以色列早就拥有了核武器,如果伊朗真的对其开战,以犹太民族的生存意志和强硬态度,后果的确不堪设想。

其五,所幸的是伊朗高层官员已表态,不会上以色列和美国的当,言下之意似是不会因此对以、美开战。笔者赞同这种理性的态度,同时也要规劝伊朗的决策层:从最近几年的情况看,伊朗的国际关系越来越紧张,现在幸好还有中、俄在帮助和支持,但一个国家最终还是要考虑以国内民生为先,四处出击、树敌过多不仅要消耗本国大量的资源,也会使国家和人民处于危险之中。伊朗应该向吾国的改开学习,适时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让自己的民众过上好日子,使古老的波斯文明真正得以发扬光大。

其六,不管怎样,跨境暗杀行为不符合国际法准则,因此遭到大多数国家的谴责(惟美国至今仍保持沉默),伊朗的报复看来势在必行。在这一点上笔者亦同意华黎明先生的推测,他认为伊朗将采取的报复方式可能是通过黎巴嫩真主党等“代理人”袭击以色列目标,但伊朗需把握好报复的时机和力度。此外,笔者担心伊朗是否会因此而重启并加快它的核武研制进程(笔者刚刚看到吾国央视报道,伊朗现在的浓缩铀拥有量已超过伊核协议规定上限的12倍之多),果如此非但会使紧张局势加剧,而且反而对伊朗不利,因为国际社会包括吾国都不会赞成伊朗拥核,正如大家一直主张朝鲜半岛的无核化。(未名日记12月3日)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