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新冠与“天敌”,一物降一物

新冠与“天敌”,一物降一物

新冠与“天敌”,一物降一物。——

人类抗击新冠肺炎的斗争已历经半年多,但疫情在全球仍蔓延不止,迄今确诊病例已超3千万,病亡人数逼近百万。这是为什么?

日前看到吾国百姓所熟悉的“网红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对此作出解释,笔者试将其归纳如下:原因之一是新冠病毒传播力非常强,但致死率并不高,不像埃博拉,不像SARS,甚至不像H1N9禽流感,正是这一非常独特的个性导致病毒在全世界持续蔓延。张医生的言下之意似是:各国因此对新冠疫情的重视程度不够,阻击的力度偏弱。这确是一个事实。然而笔者看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的新冠病亡率有3%,这个比例不算高也不算低。

张医生给出的第二个原因是:新冠病毒基本上是对老年人发动攻击,在整个社会医疗系统瘫痪时才对年轻人发动攻击。他举例说,美国死亡病例的85%都是55岁以上的人群,比如截至8月23日,在15万死于新冠的美国人中,24岁以下的只有309个,后者的数量比患重症流感致死的还要少,因此美国的年轻人觉得在外活动也无所谓,难以对他们实行大隔离。但笔者注意到最近国外低龄者的感染数量亦在增加,如美国竟有几十万儿童被感染。

总而言之还是各国对疫情有欠重视,如张医生所说,致使毒性不是太强的新冠病毒却成了整个人类的强敌。

当然还有制度文化方面的原因。笔者几个月前就曾在博文中指出,对美国的制度和文化来说,新冠病毒简直就是其“天敌”;相反,吾国的制度和文化又是新冠病毒的“天敌”(尽管疫情发生初期也曾有一阵子惊慌失措)。这大概就叫做“一物降一物”。

不过即便是抗疫斗争已取得重大战略性成果的吾国,后面也不能掉以轻心。按张医生的说法,今年冬天全球第二波疫情的出现“是必然的”。他提醒我们“在体制机制保障下,必须完成百分之百的隔离”,如果局部出现“火苗”,“一个月内一定要搞定”,否则“这个小火苗烧起来,就会呈指数曲线”。而事实上吾国也正是这样做的。前几天云南的瑞丽刚刚发现两个输入性感染病例,就立刻进入“战时状态”,实行全面“封城”(现已解除)。这对其它国家来说是难以想象的,即使想得到恐怕也做不到。

而在许多国家,疫情早就不是什么“小火苗”,已呈“燎原”之势,无法用常规手段扑灭。张医生认为现在他们只能是等待疫苗研制成功,疫苗出来之后重点对脆弱人群予以保护,让病死率降到0.5%以下,也就是一般大流感的水平。但张医生判断这个目标一年之内是达不到的,因为疫苗做好后建成供应链铺货还需要时间。因此对于世界疫情的预期,“做一年的打算应该是最低的限定”。

也就是说,虽然病毒看上去在吾国本土已被基本消灭(最近一个来月产生的新病例均为输入性),但至少在未来的一年内,吾国还得继续“陪太子读书”,同时还要看紧国门不让病毒“偷渡”进来。

国庆、中秋双节将至,笔者见官方部门呼吁国民应限于在国内旅游,指若出境游可能将会遭遇出去进来合计28天的隔离,此为大实话,也是常人难以承受的。故此钱少的就不用说了,钱多的也要忍一忍,先别去国外玩了。这应该也算是一种“内循环”吧。(未名日记9月24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