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北京新疫情:不幸与幸

北京新疫情:不幸与幸

北京新疫情:不幸与幸。——

6月16日晚,北京市宣布,即时起将防疫应急响应级别由三级调至二级。此时距北京应急响应级别从二级降为三级仅仅过去了10天。

相信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心中都有这样的疑虑:作为吾国首都的北京,在此前取得连续五十六天无新增新冠确诊病例的“战绩”之后,为何突然又不幸发生了这一波新的、看上去“不大不小”的疫情?

据财新网报道,全国政协日前在上海就完善重大疫情防控机制开展专题调研,会上中科院院士、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表示:“北京这场疫情很可能不是6月初、5月底才出现的,很可能要提前推一个月,这里面已经有好多无症状感染或轻型病人,才使得环境里能有这么多的病毒。”

报道指出,高福的这番表述,与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6月15日晚在接受央视《新闻1+1》专访时表达的观点有所不同。吴尊友当时认为,“从目前(北京)发现的病例来看,他们暴露的时间、出现感染的时间最早应该在5月底前后。”

同为国家疾控中心的专家,高、吴两位的判断为何有时间差异呢?当然,由于新冠病毒的异常狡猾,要作出“精准”研判对专家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正如高院士自己所说,他们的推测“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一般认为,新冠病毒离开了活体通常就很难再增值,笔者之前看到的医卫知识称其存活的时间最长不过几十个小时。但最新研究似乎发现,病毒在阴暗潮湿等的环境里有一定的潜伏能力,高福表示,“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潜伏下来以后,它在一定的时间内再突然暴露给好多人。”吴尊友也表示,北京新发地市场和当初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这一类的市场,有一个特点就是,潮湿、阴冷的地方可能适合病毒生存。”

所幸的是,目前北京的这波新疫情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指数级扩散,接连几天的新增确诊病例均在三十例左右。就在今天下午召开的北京市新闻发布会上,笔者看到吴尊友表示,“北京的疫情已经控制住了。” 而此时离北京宣布上调防疫级别不过24小时,防控动作和见效之快,令人惊叹。

还让人感到庆幸的是,北京的这波新疫情没有发生在5月下旬全国“两会”举办期间,否则当时全国几千名代表和委员正聚集在首都开会,后果难料。(未名日记6月18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