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6亿人月入千元”告诉我们什么

“6亿人月入千元”告诉我们什么

“6亿人月入千元”告诉我们什么。——

“两会”结束之后,国务院领导循例开了记者招待会。因每节翻译的时间太长(事后见有代表建议取消翻译环节),笔者没看电视直播,浏览了相关的文字报道,注意到不少媒体提及领导在会上讲的一段话: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千元,1千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网上议论“6亿人月入1千”这一数字,有些人对此感到有点吃惊。其实,每月1千元,这样的收入若是在农村贫困地区,属于平均水平。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吾国贫困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567元,换算成每月略少于千元;而全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6021元,每月为1千3百多元。

每月1千元的收入若在城市,确实太少,正如领导所说,“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更遑论在一、二线城市。据统计,2019年,去年全国2.9亿在城市的农民工月均收入是3962元,笔者在疫情之前扫眼城市街边那些餐馆的招聘广告,服务员的月薪标准多在3、4千元。

由此可见,领导说的“6亿人每月收入1千元”,这6亿人绝大多数应该都是在农村。同据统计局数据,去年吾国城镇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2359元。城乡平均后,就是领导所说的年收入3万元。

但比“月入千元”更让笔者吃惊的,是其人数竟有6亿之多。这就是说,若按城市标准,吾国还有四成以上的人属于低收入阶层——不,一般认为城市的餐馆服务员属于低收入阶层,但如上所见,他们的年收入也在3万左右。

故此,上述数据说明了如下几个问题:

一是吾国的城乡收入差距还很大,可见“脱贫攻坚”(主要是针对农村地区)的重要性,也可见加快推进城市化的重要性。按现代化的标准,对吾国这样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来说,农村人口还是太多,统计数据表明到去年末吾国城镇常住人口占总人口比重为60.60%(这里且不论若按户籍人口计算城镇化率仅为44.38%),就是说还有40%的人居住在农村,恰好是6亿左右。如果未来不继续减少农民的数量,他们的收入很难有明显的增加,因为农业所产生的剩余价值远不如工业和服务业来得多,分配到6亿农民头上肯定是“僧多粥少”。

二是吾国低收入和贫困阶层的基数也很大,基本上还属于“圆锥形”而不是“橄榄型”,而后者被认为是跳出“中等收入陷阱”的必备条件。

三是尽管论GDP总量吾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若论大部分人的收入水平,还属于货真价实的“发展中国家”,国际上那些不停叫嚷要给我们“摘帽”而加冕“发达国家”的人,显然是别有用心。要知道,按照世界银行公布的最新标准,每月1千元人民币的收入,略高于发展中国家的贫困线(每日3.2美元),但远低于发达国家的贫困线(每日5.5美元)。

也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骄傲自满,更没有任何理由“大手大脚”。(未名日记5月31日)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