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两种假设:新冠肺炎之“前途”

两种假设:新冠肺炎之“前途”

两种假设:新冠肺炎之“前途”。——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日前接受央视新闻主持白岩松采访时表示,十七年前的SRAS来得快走得也快,是传播性和致病性都很强的疾病,这种病毒是不容易在人间存活和持续传播的,但是,新冠肺炎是有可能会转成慢性的,像流感一样长期在人间存在,“对此我们要做好准备”。后来笔者看到有其他专家也表达了相似的看法。

不知道别人的观感如何,笔者看了这些专家之论,沉思良久,脑子里有一个问题挥之不去:如果新冠肺炎真的如王辰院士们所警示的那样,“像流感一样长期在人间存在”,吾等人类,当如何处之?

当年的SARS虽然来势凶猛,所幸在天气转热之后,病毒“自然消失”。而如今的新冠肺炎从现在的表现来看,虽然其病死率远低于SARS,但它的传染性却远强于SARS,这有武汉及湖北地区的病患之多为证。这一个多月来,吾国为遏制它的蔓延可以说竭尽了举国之力,甚至不惜祭出“封城”、“封路”这样史无前例的高强度、大范围的隔离措施。如今这些措施已见成效,确诊病例、疑似病例等数据大幅下降,全国有二十几个省区的病例甚至连续多日实现了“零增长”。尽管说“拐点”到来或还言之尚早,但已经看得见“隧道尽头的曙光”。

然而,如果新冠病毒不像当年的SARS那样会随天气的转热而“自动消失”,反而将与人类“长期共存”,我们又该怎么办? 当前,全世界的医学科研人员都在为治服新冠病毒而抓紧“攻关”,但迄今尚未研制出特效药以及疫苗。事实上SARS之疫已过去十七年之久,人类至今仍未研制出针对它的特效药,新冠肺炎的特效药研制恐怕也不会“一蹴而就”。

据介绍,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史上,唯一真正被人类彻底消灭而不是“自动消失”的病毒,只有天花。就连此前被人们认为不复再来的鼠疫,近年来也时有小范围的重现,所幸人类已基本掌握了对付它的知识和手段。而天花病毒所以能被人类彻底消灭,盖因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其唯一的宿主是人类,因而只要发明出对其奏效的疫苗并为全人类接种,它就会因无法找到栖身之处而灭亡。 但是对于人畜共患型的传染病,人类还没有找到根除它们的方法。比如埃博拉,虽能暂时地平息,但潜藏于丛林的病毒总会找机会重返人间。此次的新冠肺炎,恰恰就属于“人畜共患型”,要命的是,它似乎只对人类具有伤害性,却能与其它动物“相安无事”。专家还指出,抗药性病菌和新型病毒具有变异性,人类在进步,它们也在进化,和我们一样通晓“物竞天择”的道理。

就此而言,好消息是新冠病毒迄今似乎尚未出现明显的变异。而相对较好的另一个消息是,世卫组织的专家透露,新冠的疫苗有可能在未来面世;但该消息“不好”的一面是:即使研制出了疫苗,如要付诸大面积使用,估计还需要一年多的时间。

问题是: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生活,扛得住在未来的一年内持续维持当前如此高强度的封堵措施吗?显然,这是不可想象的。

笔者认为,即便新冠肺炎不像SARS那样极其“怕热”,按照自然规律,它也会逐渐降低它的毒性和传染性。譬如,近日广东治愈出院的病人中,有一部分复检又呈阳性,但据钟南山院士介绍,目前还没有找到“复阳”者还会继续传染他人的证据。这或许表明了新冠病毒具有上述减弱特性,用经济学的一个术语来说,这叫做“边际效用递减”。

果如此,就算它真的与人类“长期共存”,那就如王辰院士所说,我们只能把它当作一种特殊的“流感”来对待了。因为人类虽然怕病怕死,但同样离不开“衣食住行”,只能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故此在笔者看来,对于此次新冠疫情,真正的大好消息是:它的病死率大大低于SARS,特别是在湖北和武汉以外的地区,病死率只有千分之几。也因此,笔者一直觉得,最大程度地降低新冠肺炎的病死率,是此次人类抗疫斗争最重要的任务和使命。 如果能让湖北和武汉的病死率最终能降到其它省市那样低的水平,那么,就算新冠病毒真的转为“慢性”,人类终究能学会与其“长期共存”,并继续把发展社会经济当作自己的“硬道理”。

当然,这样的假设最好不要成为现实。最好的假设还是:新冠病毒跟SARS一样,会随着气温的升高而倏然消失。(未名日记2月29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