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输了“面子”,赚回点“里子”?闻美国与塔利班将签和平协议

输了“面子”,赚回点“里子”?闻美国与塔利班将签和平协议

·未名周记(2008)·  

本文要义:如果这一和平协议能如期达成,从结果来看,美国无疑是输掉了“面子”——用高科技武装到牙齿、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军队”的美国,纵然联手北约“奋战”十九年,最终也只是与“游击队”水平的塔利班打了个平手,不得不准备与其签订和约,“世界老大”的颜面可谓荡然无存。说它又赚回点“里子”,是指此举使它可以节省大把的银子,也无需再伤亡自己的将士。

 

吾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初步得到了遏制,笔者也终于有心思关注一下其它方面的消息,包括国际新闻。

据界面新闻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2月21日称,若美方与阿富汗塔利班此前达成的“减少暴力活动”协议得以顺利执行,双方预计将于2月29日签署和平协议。蓬佩奥在美国国务院当天发表的声明中还表示,在美国和塔利班签署协议后,阿富汗国内各方将很快启动协商,期望可以实现各方全面、永久性停火,并制定一份阿富汗未来政治路线图。

阿富汗塔利班也发布声明表示,经过长时间的谈判,塔利班将与美国在2月29日签署和平协议。该协议将为下一步的释放囚犯、进行阿富汗内部对话以及外国军队撤军等行动作准备。塔利班还在声明中表示,将为协议正式签署创造安全的国内局势。

由此看来,双方之间打了十九年的阿富汗战争,终于显露出和平的曙光。

2001年,以本·拉登为首的“基地组织”,策动了震惊全球的“9·11事件”,绑架民航客机当作巨型“自杀性炸弹”,摧毁了当时纽约的地标性建筑——世贸中心大楼,造成数千名美国人死亡。此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向恐怖主义宣战,以本·拉登逃亡阿富汗被塔利班组织庇护为藉口,联合北约军队攻入阿富汗。

初时,本对阿富汗已成统治之势的塔利班被美国领衔的北约部队打得溃不成军,逃入了高山峻岭。阿富汗遂在美国的扶持下成立了“民选政府”,看起来这场战争美国似已得胜。孰料几年以后,塔利班竟然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复又占领了阿富汗的“半壁江山”。此后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部队与当年的苏联一样,陷入了“阿富汗泥淖”,与塔利班武装足足厮打了十九年之久,不仅银子花费无数,还付出了仅美军就死亡两千多人、伤者更不计其数的惨重代价,成为美国历史上耗时最长且又未能取胜的一场战争,更让阿富汗人民受尽了苦难。

如今,美国终于低下不可一世的头颅,不得不“屈尊”与塔利班谈判以达成和平协议,意欲扔掉这块“烫手的山芋”。 如果这一和平协议能如期达成,从结果来看,美国无疑是输掉了“面子”——用高科技武装到牙齿、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强大军队”的美国,纵然联手北约“奋战”十九年,最终也只是与“游击队”水平的塔利班打了个平手,不得不准备与其签订和约,“世界老大”的颜面可谓荡然无存。

事实上这并非是美国“第一场没有打赢的战争”。七十多年前的朝鲜战争,六十多年前的越南战争,美国无不是“铩羽而归”。就连离现时最近的那场伊拉克战争,美国虽然在短短一个月内便长驱直入轻而易举地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但如今也落了个被它自己一手扶植起来的伊拉克政府多次要求它全面撤军的尴尬结果。

历史证明,作为“外人”,再强大的武力也难以制服另一个民族国家。譬如,当年的德国法西斯之于欧洲、日本军国主义之于吾国,无不以失败而告终。今天的美国虽然不同于当年的德、日,发动战争时总是打着“人权”、“反恐”的旗号,但最终也未能成为胜利者。为什么?盖因它所发动的这些战争,实际上都违背了自己一直所标榜的“自由主义”价值观。

在笔者看来,自由主义的真谛本是维护每个人的权利,反对任何形式的强制性干预;延伸到国际领域,那就是“不以武力干涉别国内政”。除非发生国际公认的人道主义灾难,即便如此,外部干预也只应以“拯救”而不是“占领”为目的,否则只会适得其反、自食其果。 笔者在前年曾写过一篇博文《自由主义的边界或该由谁来推翻暴君》,浅论了上述道理。此文不再重复阐述。

要补充一句的是:就算是你的干预“师出有名”,从军事战略的角度考量,也应该是打完就撤、见好就收。在这方面现代史上有两个经典战例:一例是吾国在上世纪70年代末对南部邻国的“自卫反击战”;另一例的“事主”就是美国,即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海湾战争(第一次伊战),在那次战争中,因自己的盟国科威特遭到萨达姆治下伊拉克的侵略,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下令出兵相助,迅速把入侵的伊军赶出科威特之后又随即撤军,既保护和捍卫了科威特的领土主权,又避免了陷入对伊拉克的占领,从而取得战略上的“完胜”。

然而,老布什的儿子小布什当上总统以后,却反其道而行之,这位“德州牛仔”发动了第二次伊战和阿富汗战争,并长期“赖着不走”,最终落得了现在的结果。 可以说,将来回过头来看,若美国最终从“世界霸主”的宝座上跌将下来,其衰落正肇始于这两次战争:美国的元气因此而大伤,从克林顿时期的“财政盈余”变成现在的“负债累累”。恰如前任“霸主”英国的衰落,其最早的源头或可追溯至它对初生美国的一次武装干预,即美国的“独立战争”。

不得不说,扭转美国这种四处出击、横加武力干预之势头的,正是房地产商出身的现任总统特朗普。这位“商人总统”就职以后,虽然在经济上到处开打“贸易战”,动辄施加经济制裁,但在军事上却开始奉行二战中期之前美国传统的“孤立主义”战略,多次声称他不想再让美国充当“世界警察”,要从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国撤军,并在某种程度上“身体力行”:如今美国在这些国家的驻军力量的确在逐步减少,直至现在要与塔利班签订和平协议,如若成功,意味着美国将进一步减少其驻军,并最终将全部撤出阿富汗。说它“输了‘面子’,赚回点‘里子’”,是指此举可以使它节省大把的银子,也无需再伤亡自己的将士。

当然,特朗普在“收缩”的同时,又将美国的国防预算提升至历史最高水平,甚至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太空军”。看起来,他似乎在践行吾国先贤的一句名言,以强大的武力威慑“御敌于国门之外”。

若和约在后天如期达成,对阿富汗来说,至少可以“自家的事情自己说了算”。虽然美国撤军以后,阿富汗内部未必从此“太平无事”,比如塔利班与现在的阿政府以及其它国内政治力量之间是否会达成平衡,避免再起战事;若塔利班重新得势掌权,是否会继续奉行过去的一些极端政策(毕竟它一直是主张“政教合一”的);阿富汗人民的生活是否能真正得以改善,这些还都是未知数。但对美国来说,它可以藉此扔掉这块“烫手的山芋”,避免继续陷在这个“无底洞”中徒耗军力、财力,不失为“明智之举”。

至于美国“收缩”以后,没了所谓的“警察”,这个世界将会发生哪些变化、是否会“失序”,特朗普似乎并不在意。总之,他只想让美国多得利而不想再“多管闲事”了。在某种意义上,他的“收缩”主张是他以一介“政治素人”之身而能当上总统的原因之一,盖因多数美国人似乎也厌倦了扮演“世界警察”这个角色。

政治学家们将自由主义分为“积极”和“消极”两大流派。如果说小布什之前发动阿富汗战争是一种“积极自由主义”,那么,特朗普如今所奉行的则可视为一种“消极自由主义”。理论上,“积极自由主义”似乎比“消极自由主义”更具“道德制高点”(不要说在自诩以自由主义立国的美利坚,就是在吾国,“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也向来不是一个“褒义词”);但在实践中,“积极自由主义”被证明有一个无法克服的短板,即:它不能保证自己的“积极”作为就一定是正确的、可行的,万一出错,越“积极”越会既害人又害己。

最近、最典型的反面例证除了这场阿富汗战争,还包括小布什发动的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如果说阿战的起端对美国来说还有为“9·11”事件“复仇”的意义,那么,事实证明小布什所谓“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对伊开战理由完全是子虚乌有,后来的故事也证明美国发动这次伊战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盖因这个世界是如此复杂,除了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分,还有地缘、宗教、文化、族群等等因素掺和其中,怎一个“战”字可以解决。

在吾国,也有近似的教训。当年吾国欲在第三世界当头,四处“输出革命”,为此不惜自己“勒紧裤带”援助阿尔巴尼亚、越南等“小兄弟”,结果反而招致它们的“恩将仇报”。直到邓小平再次复出开启改革开放,坚决不当这个“头”了,对外实行“韬光养晦”,对内摒弃“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并且顺应时势由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这才迎来了吾国历史上空前的大发展,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当然,我们跟特朗普和美国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但是,“不干涉别国内政”却是各国应该共同遵守的一条基本准则。 这就是笔者听闻美国将与塔利班签订和平协议后的一点感受。

希望协议在两天之后能如期达成,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2020年2月27日于安吉桃花源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