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从两艘游轮的命运想到的

从两艘游轮的命运想到的

2月13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正停靠于日本横滨港进行14天海上隔离的大型游轮“钻石公主”号内,又检出44名新型冠状病毒病例,累计已出现218名感染者,从而使得日本的感染者人数达到248名,成为除吾国以外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尽管联合国卫生组织并未把这艘游轮上的确诊病例列入日本国内的确诊数据中,而是归为“其他”类别)。

据此前的报道,“钻石公主”号上总共有3700余名乘客和船员,笔者算了一下,迄今的感染率已达6%,远远高于武汉。如果说最初的感染源确实来自于那位中途下船的香港老者,他区区一人何能造成这么多人感染,而且他下船以后,船上的感染者越来越多?

根据相关的报道,笔者分析其原因大概有三:一是三千多人集中在一条船上,虽然各自在船舱内隔离,但毕竟游轮的面积有限,挡不住空气裹挟病毒从门窗缝隙中渗入;二是乘客中老年人较多,身体抵抗力本来就差,长时间的居舱隔离更会损害其健康而容易感染病;三是不排除存在“超级传播者”的可能。故此,日本政府决定改变原来的所有人员(除有病症或被确诊的人士之外)必须留在船上隔离到2月19日的政策,允许符合条件的80岁以上高龄者自愿提前下船,到陆地上继续隔离至2月19日。

由此可见,对新冠病毒的“感染力”之强,千万不能低估。也许是被“钻石公主”号的惨例吓着了,据报道,一艘属于美国的大型游轮“威士特丹”号,在尚无人确认感染病毒的情况下,连续被五个国家和地区的政府拒绝停靠,在海上飘荡了十几天,直到2月12日晚,才由柬埔寨政府动了恻隐之心,同意接受该游轮靠港,并让乘客登岸各自取道回国(财新网)。

笔者点赞柬埔寨的善举,由此也多少理解了吾国除湖北之外的其它各地对疫情何以也采取各种严防死守的措施,有些看上去似乎“矫枉过正”。如据报道,尽管某市政府有关部门明令不允许随意限制居民进出小区,但市内不少小区仍推行“只许业主不准租户进入”的政策,多个基层街道、社区都以未接到政府上述通知为由拒绝实施。笔者看到,这次吾国的全民战“疫”中有一个过去少见的现象:越到基层,封堵、隔离的措施越是严厉,而且基层实施这些措施的积极性十分高涨,上级部门想摁都摁不住。为何?跟拒绝“威士特丹”号游轮靠岸的那些地区和国家一样,显然是源于人们对疫情蔓延的恐惧。

笔者看到吾国疾恐专家曾光先生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公共卫生防控从来都是讲成本效益的,即你动员了多少物力、人力、财力,取得了多少效果。他指公共卫生要讲经济学评价,现在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主要是把流行病学调查丢了,早期的线索丢了,那等于打仗没有情报,到处乱开枪。他建议湖北以外的地区应该采取“精准”的措施,不必盲目扩大,造成过多的恐慌。

笔者认为,曾先生所说自然是有道理的,只不过经济学关于投入产出比的评价,只在一般的情况下有效,遇到当前这种严重的疫情,未必管用。——当人们处于“恐惧”之时,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未名日记2月15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