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生活真奇妙,现实超现实

生活真奇妙,现实超现实

生活真奇妙,现实超现实。——界面新闻报道:江苏省扬州市和无锡市日前发布通告,要求对湖北、浙江、广东、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一律劝返,不听劝返者将严肃处理。虽然一些地方有类似的情况笔者早有所闻,见到上述报道仍有些惊诧:眼下疫情还比较严重,对一些来自重点地区的人员进行检疫自是应该,但何至于“一律劝返”?“劝返”的法律依据何在?这让笔者想起湖北作家方方日前在财新博文中讲了一个视频故事:说是一家人过桥,男人是重庆的,女人是贵州的。车出重庆,过桥即贵州界。结果贵州方面说女人可以回家,但男人不能进来。他俩只好驱车返回。不料重庆这边说,你们已经出了重庆,男人可以回家,但女人不能进来。男人说,前面不让去,后面不让回,难道我在桥上生活?这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方方由此想起她写过的一部长篇小说叫《武昌城》,说的是武昌被北伐军围城一个月的事。笔者也由此想起自己早年写的一个短篇小说《我在R城被囚》,说的是某人出差时住进某市的一家地下旅馆,该旅馆要求住客必须凭出入证进出,不料他入住后不慎遗失了出入证,遂被困于该旅馆回不了家,后来只好由他的妻子来“探亲”,夫妻俩只能在地下团聚,此后还在地下生儿育女过起了小日子。这是笔者所写的最后一篇小说,属于“超现实主义”或是“荒诞派”的实验作品,记得当年还得了个奖,此后笔者就与文学告别,转向经政等方面的分析与评论。没想到这篇小说所描述的情节如今已不算是“超现实”,而是活生生的“现实”。笔者为之苦笑:生活真奇妙,现实超现实。前不久某些国家见吾国发生新冠疫情而恐慌过度,采取对吾国实行“封关”的过激措施,遭到吾国有关部门的批评。但现今在吾国国内也发生类似的事情。请问:难道扬州、无锡等,是不属于吾国的“法外之地”吗?(未名日记2月12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