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哈雷彗星怎样成了“哈雷将军”

哈雷彗星怎样成了“哈雷将军”

哈雷彗星怎样成了“哈雷将军”。——凤凰网刊登历史学家、华东师大教授许纪霖的一篇文章《“傅大炮”这样的豪杰气,在中国失传太久了》,文中提到:1944年,傅斯年在参政会上向孔祥熙发难,揭发其在发行美金公债中舞弊贪污,全场为之轰动。会后蒋介石亲自请傅斯年吃饭,为孔说情,席间有一段精彩对话。蒋问:“你信任我吗?”傅答:“我绝对信任。”蒋说:“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笔者认为,蒋的上述推论是不成立的,盖因任何人与人之间都有差异,蒋与其所任用的人也是如此;而这个人与他所任用的人又有差异,与蒋的差异可能就更多些。以此类推,隔的层次越多,这种差异性就越大,初时也许“失之毫厘”,到最后说不定已“差之千里”。笔者由此想起那个著名的洋笑话,说的是一位少校通知值班军官,称今晚8点哈雷彗星将会在天空出现,这种现象76年才有一次,命令士兵届时前往操场集合观看,少校将为他们进行“科普”,若逢下雨则改在礼堂集合。然而经过五次口头传递到达最末端的士兵耳朵里时,通知内容竟然变成了“今晚8点下雨的时候,76岁的哈雷将军在少校的陪同下,将乘坐一辆‘彗星牌’汽车穿过操场前往礼堂”。这正是垂直型的层级制度的固有弊端,也正是为什么在这种体制下再英明的领导也会“用人失察”的道理所在。而蒋竟然连这一点也认识不到,可见其不懂“制度比人强”。傅先生不愧有“大炮”之誉,其对蒋的回答可谓“理直气壮”。(未名日记12月21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