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未名周记(1934)
——关于工会、社资、企业文化及中美贸易的随想
本文要义:如果说资本主义的本性是逐利,那么,社会主义的要旨就是追求平等,以此来制衡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当然,过去几百年的社会主义实践也告诉我们,如同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平等。如果平等变成了“绝对平均主义”,其结果也会严重破坏生产力的发展,最终的结果是大家都受穷。从人类的整体利益来看,既需要发挥资本主义追求利润即效率的一面,也需要社会主义来维护最广大民众的基本权益,这好比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纯属偶然,笔者近日观看了与奥巴马有关的一部纪录片——《美国工厂》。该片描述了吾国一家汽车玻璃制造企业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建厂的相关情况。
 
说此片“与奥巴马有关”,并非是说此片由奥巴马拍摄,而是指这位美国前总统夫妇近期成立了一家名为“高地”的影视制作公司,公司成立后的第一项业务,就是买下了这部由一对美国导演夫妇独立拍摄的纪录片。奥巴马和他的夫人米歇尔由此毫不费力地成为了《美国工厂》的制片人。当然,他俩虽不费力但“费”的是钱,并且初涉影视业就“出手不凡”——该片于8月21日在流媒体巨头网飞(Netflix)平台全球上映,在美国圣丹斯国际电影节首映时大获好评。
 
笔者也认为它拍得不错。倒不是说它的摄制水平有多高,而是指该片遵循了纪录片应有的中性立场,全片没有解说词而随机拍摄。当然,拍摄者的主观“剪辑”是免不了的,但看得出来,编导还是尽可能客观地呈现片中看似矛盾的各方情状和倾向,把思考和判断留给了观影者。笔者正是因此触发了一些随想。
 
笔者主要的观感集中于影片所表现的两大主题:一是围绕这家美国的中资企业是否要建立工会展开;二是中美企业文化的差异。
 
在工会问题上,影片呈现的事实与我们过去所接受的教育不大一样:支持建立工会的是资本主义美国的相关组织和一部分工人,持坚决反对态度的是来自社会主义中国的企业主——福耀的老板(在吾国他被称为“玻璃大王”)曹德旺。曹在故事的起初就斩钉截铁地扔下带有明显威胁性质的一句话:若工会进来,我就撤资不干了。
 
众所周知,工会乃国际工人运动的产物,它是工人阶级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而成立的组织,代表着历史的一种进步。盖因资本的本性是逐利,通过投资招工建立了企业,工人作为被雇佣者,如果没有自己的组织,很难与强大的资本相抗衡,资本就会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而尽可能地压低劳工的薪酬和劳保待遇。而有了工会,就能代表工人集体与资本家进行谈判博弈,以尽可能地保障和提高劳工的基本权益。
 
然而事情总是会有两面性。资本投资招工建厂,是为自己谋取利润,对社会的好处是国家有税收且能增加就业;但若用工的成本太高,资本的利润就会减少,资方的积极性就会下降。因此资方天生就不感冒工会的存在,最好企业没有工会,这样即使工人有意见,也只能单个向资方反映,资方很容易采用或软或硬的手段“各个击破”。否则,若有了工会又过于强势,资本的利益就会受损,甚至可能会无利可图乃至亏损倒闭。
 
正是因为预见到了这种可能性,曹德旺反对在自己投资的这家美国企业建立工会的态度才会如此坚决。作为资方,他的这种反应并不奇怪。有点奇怪的是这位企业家来自于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而社会主义的原则之一就是劳动者当家做主。
 
当然,如果考虑到福耀是一家私营企业,曹德旺是一位私营老板,事情又显得不是那么奇怪了。可见无论是在资本主义的美国还是社会主义的中国,私营企业主对利润的追求、对工会的态度都是庶几相似的。毕竟,全世界的资本都“姓资”。
 
如前所说,资本的天性是逐利,是追求利润最大化。正因为有这样强大的动力,资本主义诞生以后,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的那样,仿佛是施加了魔咒,在短时间内创造了过去几百年都未曾见过的巨大财富。自那以后一百多年过去了,资本主义现在仍然是“效率”的代名词。
 
然而,所谓物极必反,资本的唯利是图虽然带动了生产力的发展,但如果对其不加制约,它的逐利本性必会侵害到广大劳工的权益。这一点不仅为资本主义早期血淋淋的事实所证明,也为今天仍然在许多地方存在的“血汗工厂”所证明。极端情况下,资本这种赤裸裸的剥削和压榨还会激发无产者起来“革命”,用暴力推翻旧的制度,斩断资本的产权链条,原来的剥夺者反而被剥夺,哪怕因此造成对生产力的破坏。
 
故此,辩证法不容许资本如此恣意妄为,作为资本主义的对应物——社会主义就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
 
如果说资本主义的本性是逐利,那么,社会主义的要旨就是追求平等,以此来制衡资本主义的唯利是图。当然,过去几百年的社会主义实践也告诉我们,如同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世界上也没有绝对的平等。如果平等变成了“绝对平均主义”,其结果也会严重破坏生产力的发展,最终的结果是大家都受穷。
 
由此可见,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都不能走向极端。从人类的整体利益来看,既需要发挥资本主义追求利润即效率的一面,也需要社会主义来维护最广大民众的基本权益,这好比是一枚硬币的两面。现实情况亦是如此:在那些资本主义国家里,也存在明显的社会主义因素,经过工人阶级长期的斗争,资本也不得不注重劳工的权益和福利;而在吾国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里,也需要保护资本的合法经营及其产权,以实现经济的发展。也就是说,人类在争取“做大蛋糕”的同时,也要合理地“切分蛋糕”。两者需要平衡,社会经济才能稳定地发展。
 
回到《美国工厂》这部影片中关于工会问题的争执。可以这么说,曹德旺所代表的是资本主义,他要尽可能地为自己、为企业争取更多的利润;而“反对派”所代表的恰是社会主义,他们要尽可能地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劳工权益。影片的结局是:经过一系列的博弈和斗争,最终通过全体员工投票,反对建立工会者以三分之二多数取得压倒性的胜利。
 
这样的结果令人诧异吗?笔者倒是认为很符合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盖因该厂的多数美国工人意识到,如果执意非要建立工会不可,企业有可能办不下去(据影片介绍,福耀投资美国的第一年就亏损了4000万美元),如此工人们又将面临失业之虞,与其这样不如后退一步,毕竟在这个阶段劳资双方还是利益共同体,大家还都在“同一条船上”。实际上据资料介绍,近些年来美国的工会势力已逐渐式微,资本已开始占据上风,这显然跟美国制造业的衰落相关。何况福耀所投资的俄亥俄州,本身就属于美国的“锈带”,蓝领工人的就业机会较少——就在福耀投资该州之前,在同一片土地上,经营了二十多年的通用汽车的一家企业关门,致使当地几千名工人失业,而福耀的投资建厂,则解决了当地两千多人的就业,为此无论是当地政府还是民众,对福耀的投资持欢迎和感激之情。这也是曹德旺在上述投票中取胜的一个背景因素。
 
当然对曹德旺来说,这也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可以预料,随着福耀的已经扭亏为盈,未来如果企业的盈利不断增加的话,劳资双方或将展开新一轮的利益博弈,尽管未必还是会以是否建立工会为焦点。
 
从影片介绍的情况看,中资福耀的劳工待遇——无论是工薪还是劳保福利——都明显低于此前的通用以及其它的美资企业。这使得一部分原来对福耀投资建厂持欢迎态度的员工后来开始滋生不满,甚至站到了福耀的对立面。当然,随着胜利天平向福耀倾斜,他们中的一些“积极分子”也被企业以各种理由辞退。对此,观众也很难指责福耀的无情,无论是企业还是其它单位部门,掌权者都不喜欢“不听话的人”。
 
但笔者联想到的是另一个问题。按曹德旺的介绍,美国的土地、用电、天然气等资源价格要比中国便宜得多,这是诱使他来美投资的主要因素之一;另一个因素是,俄州当地政府以解决就业的名义给了福耀不菲的财政补贴;此外,福耀在当地生产的汽车玻璃还可以就近出售给美国本土的汽车企业,从而节省了不少的运费和关税。饶是如此,福耀投资初期还是亏损了几千万美元,后来通过一系列改革:包括撤换美籍高中层管理人员,从中国调来一些技术骨干,移植福耀在中国本土企业的一些管理经验,等等,才逐渐扭亏为盈。试想如果福耀按照美国企业通常的规则行事,它将会怎样?如果福耀那些洋员工们的时薪和劳保待遇提到当初通用那家企业的水平,福耀还能扭亏为盈吗?而从影片所介绍的情况看,导致美方员工不满的那些因素,包括经常性的加班加点、休息时间少、劳动保护差以及半军事化的管理方式等等,中方员工却安之若素。
 
这种堪称强烈的反差,一方面让笔者为吾国劳工的勤劳肯干而感佩,从中可以窥见,吾国经济这几十年来的快速发展,的确是吾国人民群众“撸起袖子加油干”所取得的成果,若都按美国劳工的那种劳动态度和对自身权益的强调和保护,恐怕吾国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另一方面也值得我们反思:一国经济的发展,说到底不还是为了让人民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吗?到底是美国人应该向吾国人学习“吃苦耐劳”的精神,还是吾国人应该羡慕美国人“好逸恶劳”的生活?——以至于笔者怀疑,以美国人的这种“干法”或者说“活法”,他们是怎样让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呢?
 
再联想到当今“激战正酣”的中美贸易摩擦,这部影片从某种角度证实了笔者的一个判断:过去这些年两国的贸易差额之所以会这么大,跟两国企业和劳工的这种对比鲜明的“干法”或“活法”,肯定有着不可排除的关联。如果此种对比持续下去,很难想象美国人究竟能用什么办法来缩小自己巨额的对华贸易逆差。怪不得特朗普除了“加征关税”还是“加征关税”,为的是将吾国产品拒之门外。或许这位“商人总统”意识到:如果两国继续这样“自由贸易”下去,他将无法阻止“价廉物美”的中国货摆满美国超市的货架。而对吾国来说应该反思的是,这种以低廉的劳动力成本和高强度的工作所赢得的“比较优势”,是否应该或者说是否能够一直维持下去直至永远呢?
 
有意思的是,影片的末尾,一位中方管理人员向老板汇报说,未来的中资福耀将尝试更多地使用机器人来工作。其潜台词仿佛是:如此一来,不管是工会问题还是劳工待遇问题,都将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而不再成为问题。盖因那时候资方面对的将是那些完全听命于管理者的机器人,而不是(至少没有那么多)只会发牢骚、找麻烦的洋员工。——显然,机器人是无需工资和劳保的,更谈不上组织工会。
 
果真会是这样吗?笔者对此将信将疑。
 
最后,笔者要为自己能看到这部发人深省的影片向奥巴马先生和曹德旺先生致敬:前者以“美国前总统”之尊,退位后不惜放下身段投身到影视圈中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后者则毫不避讳地允许影片摄制者在自己的企业里自由取镜乃至揭露厂子里存在的种种矛盾,此种胸襟,殊为难得。
 
讲真,这部片子或许真的可以在吾国的央视播出而不会让国内观众有违和之感呢。
 
2019年9月2日于祥和顺天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未名周记”),2018年7月开始兼写微博(“未名日记”),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3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