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除了弃核,朝鲜别无选择

除了弃核,朝鲜别无选择

·未名周记(1916)·

本文要义:朝鲜若全面转变立场,重新启动核爆和导弹试验,必然会迫使所有的大国包括中俄坚决反对,不仅联合国的对朝制裁将加大力度,美国还将重燃“怒与火”的战争威胁,好不容易恢复“友好”的中朝关系也将生变;朝鲜若放弃研制远程导弹而保留现有的核力量,美国因不构成对它的直接威胁而可以作“壁上观”,但吾国、俄国与韩国、日本等邻国无法容忍;只有朝鲜真心实意地坚持无核化方向,在此前提下争取“分阶段弃核”以及联合国制裁的相应放松,朝核问题才能和平解决,朝鲜弃核后的经济发展也将获得各国的支持和援助。结论是:无论如何,“经核并进”对朝鲜而言是完全行不通的。

 

俗话说“时光如梭”,转眼已是2019年的仲夏。然而这世界上有些事情的进展却远没有时间过得这么快。中美关于经贸问题的谈判已有一年多,轮次已达双位数,至今仍在磋商中,最终能否达成协议仍存在不确定性。而另一件无论是对世界和平还是吾国安全来说关系重大的事情——半岛无核化,更是不久前随着在河内举行的第二次“金特会”的无果而终卡了壳。

报载:朝鲜劳动党中央七届四中全会于410日闭幕并发表了新闻公报。鉴于这是河内“特金会”破裂后朝鲜方面首次召开的中央全会,所以它受到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察哈尔学会国际舆情研究中心秘书长、半岛和平研究中心研究员曹辛先生在研读了平壤的新闻公报后撰文认为:朝鲜毫无疑问将在事实上回到过去的“经济与核武力并进”的路线上。他表示,虽然朝鲜不会丢弃“半岛无核化”的旗帜,但在无核化的幌子下,朝鲜将闷声重回“经核并进”(FT中文网)。曹先生在文中引用了金正恩在此次全会上讲的一段话:

“要依靠符合我国的条件和实际情况,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技术和资源的自立民族经济,高举自力更生的旗帜,更加蓬勃地推进社会主义建设。”

的确,至少从字面上看,朝鲜似已不再寄希望于外部的援助,强调“自力更生”来发展本国经济。但笔者觉得这种表述其实是朝鲜方面一直以来的官宣,仅凭此断定朝鲜将重回“经核并进”的老路恐怕论据不足。于是曹文又引用了朝方全会公报中的另一段话:要通过更加蓬勃地推进社会主义建设“从而给误以为制裁能够使朝鲜屈服并为此拼命的敌对势力以沉重的打击”。

公报所说的“制裁”,当然是指联合国此前对朝鲜核爆和导弹试射所采取的一系列制裁。曹先生据此认为,朝方对联合国制裁的这种强硬态度,足以证明它已经“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尽管表面上它不会放弃“无核化”的愿景,但可能会使弃核变成一个“永远在路上”的漫长过程,从而实现事实上拥核的目的。曹文认为这同过去两年朝鲜的立场相比,“不能不说是个很大的倒退”,并认为“这种前景下,最大的受害国将是中国。”

曹的最后这句话让笔者颇为吃惊:朝鲜若坚持拥核,就外部而言,最大的受害者难道不是与其敌对的美国吗?要知道,从去年开始,中朝两国、两党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此前的“冷冻期”,恢复了正常交往,重新成为“同志加兄弟”,这从双方领导人的多次见面以及官方往来文件的措辞中可以看得很清楚。在这种背景下,即使朝鲜坚持拥核,怎么是吾国而不是美国成了“最大的受害国”呢?

对这一问题,曹先生的解释是:“只要朝鲜能够废除洲际弹道导弹,朝鲜拥核在逻辑上是美国可以接受的。首先是它对美国并不构成威胁。其次,朝鲜事实拥核,客观上(美国)可以牵制中国。因为一旦朝鲜拥核,则中国在东北亚的行动选择余地必然大为缩小。最后,朝鲜事实拥核并保留中短程弹道导弹,对美国继续控制日韩两国也十分有利,因为届时日韩两国必然更加依赖美国的核保护,需要从美国采购更多的先进武器以自保,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上朝鲜拥核对美国都很有意义。美国可以把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过程无限期延长,让朝鲜实现事实上拥核。反之,如果朝鲜真正弃核,则美国的上述收益必然荡然无存。”

曹文称,“根据上述事实,特别是考虑到目前特朗普在中美经贸战中表现出来的势头,他有极大的让朝鲜事实拥核的利益冲动。”

应该说,曹先生的上述分析是不无道理的。笔者之前也曾在微博中谈过在朝核问题上“特朗普为何不着急”,给出的理由也是只要朝鲜不研制洲际导弹,其拥核对美国就不构成直接的威胁,只是没有像曹先生这样把事情“想深一步”:在上述条件下让朝鲜拥核,反而对美国有利,因为美方可以藉此来制约吾国和韩日等国。毕竟美国与朝鲜远隔万里,而吾国则是朝鲜的近邻,中日韩都在其中短程导弹的射程之内。

那么,作为我们的“社会主义友好邻邦”,朝鲜这种有限拥核,吾国是否会容忍呢?

老实说,笔者对这个问题有些吃不准。一般而言,任何国家都不愿意自己的邻国拥核,因为这会带来核战争(哪怕不是与己国而是与别国发生核战)和核污染的风险。但如果是我们的“友好邻邦”拥核呢?是否也坚决不容许呢?要知道,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当时的中苏两国同为“社会主义阵营”,苏联就曾派专家帮助吾国研发核武和导弹(详情可查阅相关资料)。尽管中苏后来闹翻了,那些专家全部撤走了,吾国靠“自力更生”成功地引爆了原子弹和氢弹,从而跻身于“核大国俱乐部”,但毕竟还是有过那么一段历史——当初的苏联,为何未将吾国拥核视为威胁反而给予协助呢?今天若朝鲜拥核,为何吾国就成为“最大的受害方”而必须坚决阻止呢?

笔者的分析力不逮,难以释疑,还是留给专家们解答吧。

另一个疑难问题是:朝鲜若真的坚持拥核,岂不是将“前功尽弃”?之前它的种种无核化的表态,岂不是都成了“无用功”?若果真如此,做这些“表面文章”又能给它带来什么好处?

实话实说:没什么好处,迄今为止,尽管朝鲜作出了一些拆毁某核试验场的姿态,但联合国的制裁决议仍在生效。如果一定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朝鲜借此与吾国恢复了“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其最高领导人多次走出国门,令朝鲜在国际交往方面有所“突破”。但也仅此而已,其在经济方面的困境依然如旧。

没错,吾国与朝鲜恢复“友好关系”后,以吾国的经济实力,本可以帮朝鲜一把,重新给予它经济援助,开展经贸合作。然而必须看到,吾国对朝鲜的“恢复友好”以及给予帮助的可能性,是以朝鲜同意半岛无核化为前提的。在此之前的中朝关系,曾经跌至“冰点”。如果朝鲜真的像曹辛先生所说的将回归到“经核并进”的老路,吾国又将会有何种反应呢?——难道对此会“睁只眼闭只眼”吗?

更何况,吾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对联合国一系列的对朝制裁决议是举了手的。如果朝鲜最终坚持不弃核,退一步说,吾国就算是有心帮忙恐怕也难以为之。

正是看到并抓住了这一点,现在特朗普在朝核问题上显得有恃无恐,其摆出的姿态仿佛是:只要你不研制洲际导弹,只要制裁继续,你朝鲜想拖就拖吧,我不在乎。因为,在朝方依然拥核的背景下,要取消或放松对朝制裁几乎是不可能的:制裁决议的达成需要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一致通过,取消或修改该决议同样也需要它们的同意,况且美国对此还拥有否决权。

据财新网转引朝中社报道,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412日在朝鲜第14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发表的施政演说中,罕见地用大段篇幅抒发了自己对2月份“河内会”美方作为的不满,并称朝鲜“不稀罕、不愿意进行像河内朝美首脑会谈那样的首脑会谈”。不过金正恩同时表示:如果美国采取正确的态度、拿出朝鲜能认可并符合双方利益的方案,并提议举行第三次朝美首脑会谈,那么朝鲜方面也愿意再尝试一次。他表示自己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随时都可以收发邮件,互交问候”。有趣的是,特朗普也于413日通过推特做出回应道,“我同意朝鲜的金正恩的观点,即我们之间的个人关系依旧非常好。”对于和金正恩再次会晤的可能性,特朗普称,“举行第三次峰会是件好事,因为我们完全了解各自的立场。”并在推特中继续“诱导”说:“在金委员长的领导下,朝鲜有巨大的潜力实现非凡的增长、经济成功和富裕。我期待着有一天——这一天可能很快就会到来——核武器和制裁可以被解除,然后看着朝鲜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国家之一!”

特朗普的“不着急”和“有恃无恐”,可谓昭然若揭。朝方看起来似乎也“不着急”,然而,后者的“不着急”显然缺乏底气,因为制裁仍在继续呢。

就在笔者起草本文时,当地时间4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吾国称为“海参崴”,一百多年前属于吾国)举行会晤。这是金正恩就任最高领导人以来的首次访俄、首次与普京见面会谈,也算是他的又一“外交突破”。毫无疑问,半岛无核化是此次“金普会”绕不开的一个话题,金正恩此行明摆着有“求援”、“讨教”之意。然而,尽管俄罗斯是当今大国中对朝核问题态度最为暧昧的,普京与美国在国际问题上又向来“对着干”,恐怕他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支持朝鲜拥核。毕竟,人类的共同安全高于其它,何况俄罗斯与朝鲜接壤,朝鲜拥核对它来说怎么说也是一种危险。事实上也是如此:据《人民日报》报道,在“金普会”即将举行之际,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强调,“俄方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一切努力,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进程,这点毫无疑问。”

又据财新网报道,俄罗斯的资深外交官杰尼索夫就此次“金普会”表示:朝鲜半岛问题的解决目前主要受制于美方,美国希望一劳永逸地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但俄罗斯则认为朝鲜应可为其所做出的努力获得一定回报,“这是中俄共同的看法”。在回答财新记者关于俄罗斯是否考虑进一步在联合国发声,要求减轻或减缓安理会对朝鲜施加的经济制裁的问题时,杰尼索夫说:作为朝鲜的邻国,中俄都非常重视与该地区的经济合作,而现在与朝鲜的经济合作受到了制裁的压力。俄方希望看到,随着朝鲜半岛问题解决的进展,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压力也要减轻,从而创造和恢复经济合作机遇,“这是下一个阶段的重点”。

杰尼索夫说得没错,跟俄罗斯一样,吾国政府也多次表示,朝鲜弃核应该分阶段进行,而联合国的制裁也应该随着朝鲜的分阶段弃核而逐步减轻直至取消。应该说中俄的看法是合理的,毕竟朝鲜经营核武已有多年,弃核的技术性又十分复杂,很难像美国所要求的那样“毕其功于一役”。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分阶段弃核”的前提是必须要明确弃核的方向并切实推进,而不是什么“经核并进”。否则,中俄也很难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正式的动议为朝鲜求情。

故此,若朝鲜不弃核,俄罗斯恐怕也帮不上什么忙。据说金正恩此次访俄与普京会晤后,改变预定的日期提前匆匆回国,原因不明。

虽然现在朝鲜在无核化问题上并没有明确表示“反悔”,客观地说,假设它真的希望能保留核武,这种愿望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核武对潜在的外国侵略是一种威慑力极大的“终极武器”,朝鲜又辛辛苦苦倾举国之力研制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成功拥核,确实让其难以舍弃。然而如前所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人类的整体安全高于任何一个国家或集团的利益。虽然现在人类社会还做不到全面弃核,但在现阶段,至少要严守“核不扩散”的边界,把有核国家的数量限制在最低,这是国际社会的共识。否则的话,若朝鲜可以拥核,旁边科技和经济实力比它强得多的日本、韩国若也以自身安全为借口而要拥核,那又该如何是好?

不仅是朝核,人们看到,尽管美国蛮不讲理地悍然退出“伊核协议”,恢复对伊朗的全面制裁,伊朗也没有因此就宣布重新启动核试验,因为现在包括吾国、俄国和欧盟都表示将继续遵守“伊核协议”,是以伊朗仍然恪守协议为前提的,一旦伊朗违反协议重启核试,各国也必会同声反对,用我们常说的一句话:盖因事情的性质起了变化。伊核问题是如此,朝核问题也必是如此。

小结一下:朝鲜若全面转变立场,重新启动核爆和导弹试验,必然会迫使所有的大国包括中俄坚决反对,不仅联合国的对朝制裁将加大力度,美国还将重燃“怒与火”的战争威胁,好不容易恢复“友好”的中朝关系也将生变;朝鲜若放弃研制远程导弹而保留现有的核力量,美国因不构成对它的直接威胁而可能作“壁上观”,但吾国、俄国与韩国、日本等邻国无法容忍;只有朝鲜真心实意地坚持无核化方向,在此前提下尽力争取“分阶段弃核”和联合国制裁的逐步放松,朝核问题才能和平解决,朝鲜的经济发展也将获得各国的支持和援助。结论是:无论如何,“经核并进”对朝鲜而言是完全行不通的。

早在两年之前,朝鲜刚刚表示同意“半岛无核化”之时,笔者就曾写过一篇博文,指“朝鲜弃核是大概率事件”,依据是朝鲜若在此问题上“弄虚作假”,对它来说最终只有坏处没有任何好处。两年过去了,尽管朝核问题多有反复,至今未取得实质性的突破,但笔者所说的上述道理并未改变:弃核仍是朝鲜最明智、最合理的选择,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出路。甚至,如果朝鲜真的退回到“原点”,它所失去的将比过去更多,因为它在这个世界上将彻底丧失信用。

经济学有“理性人”之说,即正常人都会对自己的行为所产生的利弊得失加以权衡,从而作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以此观之,弃核无疑是最符合朝鲜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理性选择。

当然,如果决策者是“非理性人”,那就另当别论了。最新报道说,朝鲜对外经济相金英才接受韩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制裁持续一百年还是一千年,对朝鲜都没有太大影响。朝鲜人民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制裁,现在再提制裁又能有什么变化,如果他们认为制裁有趣就请继续吧。

若果真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2019429日于竹径茶语

 

简介: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下海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7月开始兼写微博,以发挥余热,防止痴呆。有道是:只事耕耘,不问收获;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笔者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