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国这次会否“选”出首位女总统?

美国这次会否“选”出首位女总统?

美国这次会否“选”出首位女总统?——

别误会,笔者这里说的不是2016年而是今年的美国大选。那一年的竞选对手是希拉里与特朗普,前者虽然总票数多于后者,但选举人票却少于后者,从而遗憾地与美国历史上的“首位女总统”失之交臂。

可是,今年的竞选对手不是两位男性即特朗普与拜登吗?何来题目之说?

没错,笔者命题时卖了个关子,实际上说的并不是正儿八经的“选”,而只是一种连带的可能性:若此次拜登胜选成为新一任美国总统,鉴于他明年将满78岁的高龄,再加上身体状况看上去似乎不是很健壮(这也成为特朗普对他的一个攻击点),万一(这里说的只是一种概率很小的假设,请拜登先生原谅,笔者绝无“咒”他的意思)他在四年任期内发生因身体状况不能履职的状况,那么,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他的副手即美国副总统将接替他的职务。而拜登现在的竞选搭档哈里斯(中文名贺锦丽)正是一位女性,如果不幸真的发生上述的“万一”,那么,她可不就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的首任女总统吗?不仅如此,哈里斯还将是史上首位拉美族裔与亚洲族裔混血的美国总统。

有趣的是,就在昨天举行的唯一一场竞选副总统的电视辩论中,主持人《今日美国》华盛顿分社社长苏珊·佩奇,对在场的“两斯”——哈里斯与彭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与自己的竞选搭档(指拜登与特朗普)“就总统无法履职的保障措施或程序进行过交谈或达成协议了吗?如果没有,你认为你应该这样做吗?”

据报道,彭斯直接无视了这个问题。而哈里斯也只是讲述了自己的背景以及与拜登共享的价值观。(界面新闻)

不难看出,主持人这是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因为对这种情况美国宪法早有明文规定:副总统是接替总统之位的“第一顺位”。苏珊·佩奇之所以还如此发问,其意图在其发问之前的这句话中已显露无疑:“你们中的一位将在1月20日创造历史,成为美国有史以来最年长总统的副总统。这已经引起了一些选民的担忧,最近几天特朗普总统住院加剧了这种担忧。”

此问题不仅为美国选民所担忧,也为笔者这样的“局外人”所关注。毕竟,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已过古稀之年。如果说特朗普今年“只有”74岁,且即使胜选也只能再干四年的话,那么,拜登比他还大3岁,而且若胜选还有争取连任的机会,理论上两届期满时他已经高达86岁。比较起来,哈里斯未来“扶正”的概率明显要超过彭斯。

万一真的发生上述情况,那将会对美国乃至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笔者对哈里斯其人几乎一无所知因而无法置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以及拉美裔和亚裔血统的总统将“应运而生”。这种概率应该说很低,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当然,特朗普现已成为新冠病毒的感染者,能否“及时”痊愈还是个未知数。所谓“及时”,指的是赶上二十多天后就将正式举行的总统大选。据报道他表示将照常参加原定于10月15日举行的第二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而其对手拜登则表示不赞成在特朗普没有康复的情况下与他进行辩论。笔者对此也十分好奇,关键点在于:10月15日之前,特朗普肯定要再进行一次核酸检测,若结果为阴性倒还罢了,若结果是阳性,他又该怎么办?最新消息说,出于安全考虑,“总统大选辩论委员会”拟将第二次电视辩论改为在线上举行,但遭到特朗普的拒绝(财新网)。

人们常说历史的演进经常表现出某种偶然性甚至有些诡异。今年的美国大选遇到的上述情况,恐怕连好莱坞的金牌编剧也难以预设。(未名日记10月9日)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