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还好,关于核战,他只是说说而已——

前两天见凤凰网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表示,西方认为莫斯科永远不会使用核武器,这是错误的,他称“如果有人的行为威胁到我们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们有可能动用一切手段。这一点应该被认真对待。”

由于普京这番话是自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又一次拿核武说事,而且又是在有些北约国家最近取消了援乌武器不得用来攻击俄罗斯本土目标的限制的背景下,笔者难免有些受到“惊吓”,为此发了一篇《核武:这一次他会“动真格”吗?》的小文。

但随后见观察者网引述俄媒报道,实际上在此次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普京不仅仅谈到了核武问题,还重申不应无端讨论进行核打击的可能性。他表示俄罗斯的核学说只允许其在“特殊情况下”使用核武器,即“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受到威胁”时,而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也没有这个必要。普京还对“俄罗斯核威胁”的指控做出回应,指俄罗斯有关核武的政策从未改变,是西方一直在渲染所谓“威胁”,并强调俄罗斯自始至终从未发表过有关核升级的言论,俄方只是指出应更加认真地对待这一问题,却被指责为核武力威胁,“我们并没有挥舞(核武器)”。对于莫斯科与西方之间是否会发生核交锋的问题,普京明确表示,他希望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发生。

这样看起来,笔者有些“冤枉”普京了,关于核武问题,他这次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表示要使用它,反而表示不会这么做。现在的媒体报道某些重要事情时往往只取其中一部分,容易使读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虽然如此,笔者还是要向普京先生表达歉意,尽管他根本不可能看到笔者的这篇小文。

不过笔者也注意到,观察者网的报道提及,普京在此次讲话中还特地补充指出,俄罗斯拥有有效的导弹袭击预警系统和庞大的核武库,包括战术核武器,但欧盟两者都不具备,只有美国具备类似的能力。“欧洲人应该考虑到这一点,这确实是事实”。”普京还警告称,俄罗斯“不排除”对上述用核原则进行修改的可能性——不知道他说的“修改”是指对用核标准的从宽还是从严——后者的典范当然是吾国,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第一颗核弹试爆成功以来,吾国一直表示不会首先动用核武器。吾国的这一原则宣示意味着,我们的核武只会用于核反击,即假如有敌方先对我们发起核打击,我们必将进行核报复,除此之外都不会动用核武。如此高姿态,在所有核国家中“独树一帜”,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美国都做不到,尽管他们的核武库比我们庞大。

笔者这样说并不是要求俄罗斯在核武问题上也必须以吾国为榜样,只是觉得既然核战对人类如此具有毁灭性,还是应该遵循“打不赢也打不得”的理念,同时拥核国家对此也不应动辄挂在嘴边,让全世界人民为此担惊受怕。笔者相信,以俄罗斯之强大,没人能够对它的安全构成真正的威胁,在时下的俄乌冲突中,真正处在险境的不是它而是乌克兰,俄罗斯遇到的阻碍只是它的全部目标能否达成而已。——不知普京先生以为然否。

几乎就在同时,据央视报道,进入6月后,美军竟然两次试射了“民兵-3”陆基洲际导弹。稍早前美海军战略核潜艇“路易斯安那”号停靠关岛。无独有偶,据报道包括“喀山”号核动力潜艇在内的4艘俄罗斯舰艇,预计将于12日抵达古巴。这让人立马想起当年的“古巴导弹危机”。好在古巴外交部表示,此举是基于古俄之间的历史友好关系并严格遵守国际规则,强调这些舰艇均未携带核武器,“不会对该地区(安全)构成威胁”。

  看上去跟俄罗斯的“只说不做”有所不同,美国在核武试验和部署方面似是“只做不说”。然而作为全球核武库最为庞大的两个国家,美俄的核军备明显有进一步升级的趋势,这对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无疑正在构成重大威胁。笔者作为地球村的普通一分子,为全人类的安危计,敦请这两个“超级大国”在核武问题上“谨言慎行”!(未名日记5月10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2039篇文章 16分钟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