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为什么我们如此忌讳“破产”?——

界面新闻日前发表深度报道《企业破产法修改,依旧难产?》,指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和企业经营情况不断变化,已实行十七年的企业破产法部分内容已无法适应新形势,修法的迫切性愈加显现;然而该法的修订草案自2021年以来已三次进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年度立法计划拟初审名单,最后却都没能进行审议。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全国人大财经委企业破产法修改工作组成员徐阳光表示,“企业破产法修改有必要加快进程。”徐阳光指出,近年来在经济环境方面,有大量企业想通过破产进行挽救,市场也有通过破产来出清的需求,但是由于法律不健全,司法机制不通畅,企业破产法没能很好地发挥作用,期盼法律完成修改尽快出台。

那么,修法进展缓慢原因何在?有专家认为,破产制度涉及面很广,从立法技术上看将有关问题都写进法条比较难,而且全国人大常委会每年立法任务相对也很繁重。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人破产制度是否能同步推行,小微企业破产是世界银行新确定的评估指标,而其底层逻辑就是个人破产,如果不能推行个人破产,小微企业破产也根本无法推进;但是目前国内地方债务问题突出,金融行业承担的不良债务比较多,如果再增加个人债务化解业务,估计金融机构的压力会很大,因此是否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已经成为企业破产法修改面临的最大争议,反对者认为我国信用体系还不完善,如果允许个人破产,可能造成大量逃废债行为。

以上内容摘引自界面新闻的相关报道。有意思的是,笔者注意到报道称有专家曾撰文指出,民众对破产还普遍存在排斥心理,有的地方出于局部、地方利益考虑,设置条件阻碍企业依法破产,甚至连破产法的法律名称是否需要改变也引发讨论。近日发表的《给破产法取一个温暖的名字》一文称,破产法是一部不可或缺的好法律,但“破产”这个名字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名词,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将该法律直接改为“破产保护法”,以体现法律的人文关怀。当然也有人反驳说:“关键不是名称的问题,更多是要建立理性的破产文化,破除对破产的污名化。”笔者也认为,所谓破产制度,本身就包涵“破产保护”的内容而不仅仅是“清算”,“破产是个坏名词”这种说法,从一个细节反映出我们对“破产”是何等的忌讳。

在笔者看来,破产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基石之一,其重要性可能并不亚于产权保护制度。盖因市场经济的效率来自于竞争,而竞争必会有胜有败,如果没有健全的破产制度,市场就无法及时地“出清”,无法顺畅地实现“优胜劣汰”,总体就难有效率可言。

计划经济是不存在“破产”之说的,因为公有经济一统天下,大家都姓“公”,彼此不存在竞争关系,只需要按“计划”生产,无分优劣,因此也就不会有任何企业与个人“破产”,这是计划经济之所以低效的原因之一。然而我们从计划经济转轨市场经济已凡三十年,其重要标志是民营经济的兴起,市场竞争已无处不在,可是至今破产制度还未能得以健全和全面实施,究其原因并不在立法的“技术”方面,而在于思想观念的滞后,以为破产现象多了势必会影响到“维稳”,致使市场无法及时地“吐故纳新”,这在无形中必然会阻碍市场效率的提高。

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当前吾国房地产业正面临泡沫破灭后的大清算,不少房企频频“爆雷”。前不久有关部门负责人曾表态,对那些经营不善、资不抵债的房企,该破产的就应让其破产。但是实际上我们又何曾看到有几家房企被正式纳入破产程序?管理部门总是想尽办法要让那些爆雷的企业活下来,乃至为此不惜动用大量的公共资源,这在无形中延缓了市场的“出清”速度,甚至延长了危机的存续时间。——恒大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人们早已得知它严重“资不抵债”,然而其至今仍处于“不死不活”的僵尸状态。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市场上会存在大量的“僵尸企业”。

笔者曾简单地总结过一句话:“无破产,不市场。”既然我们已经转轨市场经济,就应该遵从市场的基本规律和规则,有些事情该做就得做,而不应停留在口头上或理论上。从这个意义看,什么时候破产制度真以健全和完善,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建成真正的市场经济。“维稳”当然很重要,但它并不能取代一切。唯有让经济通过“优胜劣汰”保持健康的肌体,才能实现真正的稳定。

据报道,企业破产法的修订今年再一次纳入了全国人大的议事日程,目前有关方面已经形成较为成熟的修改草案,今年提交审议应该比较乐观。对此笔者拭目以待。同时还要提醒,经验告诉我们,修法是一回事,落实又是另一回事。即便此次修法审议通过,要在全社会真正得以全面推行破产制度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但无论如何,为增强吾国经济的竞争力,现在确乎到了从上到下彻底消除对“破产”的忌讳心理的时候了。(未名日记5月16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2012篇文章 2小时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