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美利坚陷入了“道德悖论”——

2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就阿尔及利亚提出要求在加沙立即“停火止战”的新决议草案进行表决,15个成员国中有13个投了赞成票,就连英国也只是投下弃权票。然而决议却遭到美国一票否决,理由是该决议会对正在进行中的巴以临时停火谈判产生负面影响。这是本轮巴以冲突以来,美国第N次否决安理会的加沙局势决议,招致其他成员国的强烈不满,凸显美国在此问题上的空前“孤独”。

美国为何不顾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而如此一意“孤”行?笔者觉得原因可能有三:一是以色列多年来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二是以色列在美国的中东战略中的位置十分重要,三是美国国内的犹太人群体势力强大。但是与加沙地带日益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比较起来,按理这些原因只能“等而下之”。

不过笔者也注意到,美国虽然再次动用了“一票否决权”,但其态度还是较之前有所变化。据界面新闻报道,与前几轮安理会的相关投票不同,美国此番在动用否决权的同时,还向安理会提出了一项替代决议草案,草案中首次呼吁加沙地带临时“停火”,而在此之前,美国官方一直避免使用“停火”表述;草案还重申美国对“两国方案”的支持,并直接批评了以色列的加沙移居计划,表示“反对违反国际法对加沙的人口和领土做出改变”。只是美国的这一决议草案未能在安理会付诸表决。而在阿尔及利亚的决议草案表决之前,美国总统拜登多次公开表达对以色列继续推进军事行动的不满,呼吁以色列不要在无计划的情况下对加沙“最后避难所”拉法发动地面进攻。

问题是美国“说一套,做一套”。据有美国官员透露,拜登政府正准备向以色列送出新一批价值数千万美元的武器弹药。正如有评论所指出的,美国的上述做法是在试图“灭火”的同时在“火上浇油”,用吾国的一句成语来说就是“抱薪救火”。故此笔者指美国在这一问题上陷入了一个无法自圆其说的“道德悖论”。

实际上美国在俄乌冲突上也陷入类似的“悖论”。尽管美国政府表示支持乌克兰的立场“坚定不移”,然而由于美国国会陷入激烈的党争,其援乌资金已中断数月,迄今新的援助方案仍在众议院“搁浅”。有意思的是,共和党硬要将援乌问题与“八竿子打不着”的美国边境安全挂钩,而民主党也坚不让步,凸显其实双方都是“各怀鬼胎”。苦的只是乌克兰,因美援迟迟不到位而面临“弹尽粮绝”的困境,前不久不得不撤出战略要地阿夫杰耶夫卡。所幸欧盟仍在力挺乌克兰,据报道其援乌金额已经超过了美国,令作为北约“老大”的美国颜面尽失。

  美国在巴以冲突和俄乌冲突中的这种“进退失据”,也许暗示了这个“百年帝国”正处在一个由“由盛转衰”的临界点。如果特朗普在今年的大选中再次登上总统大位,几乎可以断定,美国或将奉行“收缩战略”而重回二战前的“孤立主义”。如此,世界将真正迎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未名日记2月26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965篇文章 10小时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