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特拉斯减税:出师未捷先“翻车”——

笔者不久前曾发过一篇博文,指英国新首相特拉斯上任后推出的大规模减税计划相当激进、冒险,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不料没过几天她就“翻车”了。据界面新闻报道:伦敦时间10月3日,出任首相仅一个月的特拉斯迫于舆论压力,宣布修改一周前推出的减税计划,撤回其中欲将最高所得税税率从45%下调至40%的一项内容。

特拉斯在推特上写道:“我们明白了,我们听取了(民意)。45%税率(问题)已经分散了我们推动英国前进这一使命的注意力。”

据报道,特拉斯的减税计划公布之后遭到广泛的批评,出于对英国财政或陷入不可持续债务陷阱的担忧,英镑汇率大跌至1985年以来的新低,迫使英格兰银行不得不紧急宣布将无限量购入国债以稳定市场。而真正令特拉斯动摇的则是来自国内选民以及保守党内部的压力。民调显示,特拉斯的净支持率在过去一周内从-9暴跌至-37,创下2010年以来保守党领导人最糟糕数据,51%的受访者希望特拉斯辞职,作为执政党的保守党民意支持率大幅下跌7%至27%,跟工党46%的支持率差距进一步拉大。

笔者在之前的博文中指出,特拉斯所推出的改革措施,单项来看似乎都有一定的合理性,但综合起来可能会形成一种“合成谬误”。特别是在英国通胀高企、经济衰退的情况下,要想获得民意的广泛支持殊为不易。因为在当前背景下的改革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获益,或者达到经济学所说的“帕累托最优”状态(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使得至少一个人变得更好)。而且特拉斯的有些改革措施本身就相互矛盾。比如大减税固然有利于刺激投资消费,但也会使得政府的财政收入相应减少,而现如今英国的普通民众又承受着通胀上升、能源价格暴涨的生活困境,需要政府给予救助,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又如特拉斯原计划将最高所得税税率从45%下调至40%,本想以此激励有钱人增加投资,从而有利于增加就业和经济增长(笔者在一则视频上看到特拉斯对此也是这样解释的),然而这又激起批评此举“让富人获利”的民意反弹而被迫取消。诸如此类,矛盾重重。

鉴于英国的体制,政客们都是靠选票吃饭的,这就注定了任何改革措施都必须确保多数人获益,否则必会遭到杯葛,甚至有可能会被“哄下台”。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光是“不怕”是不够的,还必须有“降龙伏虎”的手段,不然改革者就会被反噬。看起来特拉斯现在就面临这样的险境。当年的撒切尔夫人之所以被世人称为“铁娘子”,就是因为她最终软硬兼施地闯过了这道“险关”,而特拉斯要想成为“撒切尔第二”,是否具备了她的前辈那样的“铁腕”和“运气”呢?

非常时期的确需要有非常之举,且不论所行政策的正谬,至少要能获得民意的广泛支持,或者决策者是一个大权在握并能力排众议的“强人”。作为与特拉斯的对比,眼下就有一个例子:同据界面新闻报道,土耳其政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该国9月通胀率同比上涨至83.45%,创下24年来新高;生产者价格指数(PPI)同比涨幅更是高达151.5%。土耳其的通胀显然远比英国有过之而无不及,土耳其货币里拉对美元的汇率已降至历史新低,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土国总统埃尔多安仍然坚持要继续降息。他在9月末举行的一次活动中说道,“我们把利率下调至12%,这就够了吗?还不够,还需要进一步降息。”这种政策明显与通常的做法背道而驰,但埃尔多安还是一意孤行,而且看上去他的权力并没有因此受到动摇。

埃尔多安可以这么干,特拉斯能吗?如果不能的话,两者的区别又是什么呢?这就不是笔者这篇小文所能解释的了。(未名日记10月8日)

话题:



0

推荐

蔡未名

蔡未名

1632篇文章 1次访问 1天前更新

未名者,江南布衣。生于20世纪50年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做过公务员,写过小说。中年后创办并主编某内部刊物凡二十多年,撰有经济政治社会法律等分析评论文字千万余言。现已退休,居于山间一寓,远离城市喧嚣。2017年开始撰写博客,每周一文,2018年7月开始每日兼发微博。发挥余热,防止痴呆,只事耕耘,不问收获。诗云: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也。 电子邮箱:wmc529@sina.com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未名周记(每周一发布)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