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铁幕”森森落何处?

“铁幕”森森落何处?

“铁幕”森森落何处?——

央视新闻报道: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近日表示,新的“铁幕”已在欧洲降落。人所皆知,“铁幕”一词最初出自英国前首相丘吉尔1946年3月5日的一次演讲,并成为当时的西方阵营与以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之间几近隔绝的一个常用比喻。自此以后,人类社会进入长达半个世纪的“冷战”时代,直至90年代苏联解体。

应该说,拉夫罗夫的“旧词新用”并非“危言耸听”。只要看看俄乌冲突爆发后美西方对俄罗斯施加的无数项制裁以及俄罗斯的反制裁,说“铁幕”已在他们之间落下并不为过。随着俄乌战事愈演愈烈,结局虽尚未可知,但至少在可预见的一个时期内,俄罗斯与美西方之间的这种现状很难出现逆转,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比“冷战”时期更甚——那时好歹东西方没有发生过“热战”,只是在经贸方面基本上互不往来,各过各的日子,除了古巴导弹危机等特殊时刻,其它时间还算是“相安无事”。

新时代的这道“铁幕”落下之后会持续多长时间,笔者不敢妄断。俄罗斯与美西方之间的“剑拔弩张”毕竟是他们的事。笔者所关心的是,在这一“大变局”中,吾国将如何处之?显而易见,中俄之间“不是盟友,胜似盟友”的关系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重点在于,我们与美西方的关系会受到怎样的影响?上次“铁幕”落下时,前半阶段吾国作为“社会主义大家庭”的一员,当然是与苏东站在一起;后半阶段随着与苏联的“决裂”,吾国独立自主地奉行对外政策,并在七十年代打破了中美关系的坚冰,开辟了一条新的航道。

今时非同往日,情势已大不相同。刚刚结束的北约峰会除了把俄罗斯视为“最大且直接的威胁”,竟然将吾国也列为“挑战者”。吾国外交部欧洲司司长在回应北约最新公布的“战略概念”文件中将中国定为“系统性挑战”时表示:我们从来没挑动一起战争,也不搞代理人战争,从来没有侵占别国一寸领土,也从来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军备竞赛。我们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强权政治,我们不搞贸易战和长臂管辖。这样的中国怎么就对北约构成系统性的挑战?中国离北约十万八千里,我们怎么就影响到北约的安全?

吾国是世界和平的维护者而不是损害者。这一点在此次俄乌冲突发生后人们应该看得更清楚,相比较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拔刀相向”,美西方对吾国的和平姿态应该有切身体会。凭什么反而将吾国列为“挑战者”?难道仅仅是因为没有跟随他们的“节奏”,或者仅仅是因为吾国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与他们不同吗?

对此笔者想起不久前吾国国务委员兼外长曾在评价美国最近推出所谓“印太经济框架”时指出,“美国试图把经济事务也政治化、武器化,甚至意识形态化,连正常的商品贸易都要用是否符合美式价值观来衡量。这种作法违背基本经济规律,给自由市场戴上镣铐,与互通有无、优势互补的经济全球化潮流背道而驰。”

不过也要看到,美西方的对华态度也并非“铁板一块”。如笔者看到《环球时报》转引《南华早报》报道,比利时首相德克罗在参加马德里北约峰会之前于布鲁塞尔的一个论坛上警告其“伙伴”说,不要把中国当成是“另一个俄罗斯”那样来对待中国,勿将中、俄归入同一个地缘政治篮子,“此时此刻”应该对这两个国家进行不同的考量。德克罗表示,“他们(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这是事实——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赞成也可以不赞成,但他们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报道还提到,荷兰首相吕特6月26日参加完欧盟峰会后也表示,他反对因中国的政策而重新考虑与中国的贸易关系。他说,欧盟不应孤立那些“不符合欧洲标准”的国家。——应该说,这两位首相所言还算是“实事求是”的。

不仅是他俩,据观察者网转引外媒报道,就连另一位看上去有些“疏华”的首相(欧洲的首相可真多,不过最新消息说这一位因内阁倒戈而行将下台)——英国的约翰逊在G7领导人峰会间隙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承认,要在“保护共同价值观”和“跟中国做生意”之间寻找平衡,“这是我们必须尝试和做的”,尽管“这可能很难”。

约翰逊此言可谓“直言不讳”。如果说由于俄乌冲突的爆发,美西方跟俄罗斯之间的“铁幕”正在落下的话,那么,前者将不得不对吾国“区别对待”。一来吾国一直是在“和平发展”,二来它们跟吾国的经贸关系太广、太深,根本做不到像跟俄罗斯那样“一刀两断”。

没错,吾国与美西方的社会制度截然不同,价值观方面也有很大差异,但国家层面的经贸,不应以意识形态划界。这一点大不同于当年美苏之间的“冷战”,那时双方阵营在经贸方面几乎是“老死不相往来”,可以做到“互不理睬”,但现如今美西方与吾国的经贸关系往来十分密切,这一点只要看看每年的双边贸易额就能一目了然。

看来今后一个时期,美西方只能习惯于跟吾国一边“打嘴仗”,一边做生意。这也许不符合西方人的逻辑思维,会使它们感到有些“纠结”,但是在利益驱动下,他们恐怕也只好这样做。

而对于吾国来说,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未名日记7月7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