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蔡未名 > 美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美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美国经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财新网报道:美东时间6月22日,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作证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重申了“坚决致力于降低通胀”,即使这样做有经济下滑的风险。

笔者见此多少感到有点意外,盖因近期由于美国面临高通胀和经济可能出现衰退的两难,坊间有不少人认为美联储无法两头兼顾,称“鲍威尔不会成为沃尔克”,未知他是否受到了这些言论的刺激,因而作出上述强硬的表态。

众所周知,沃尔克是著名的“打虎英雄”,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任美联储主席期间,曾以霹雳手段实行货币紧缩政策,从而制服了当时的美国高达14%以上的通货膨胀。难道鲍威尔真的决心要效仿他的这位前辈,不惜代价也要把当前的高通胀压下去?

至少现在他是这么说的。据报道鲍威尔表示,对于美国经济而言,可能会出现比衰退更棘手的问题,即无法恢复价格稳定,高通胀会在经济中根深蒂固。他补充道,“我们不能在(控通胀)这项任务上失败。”

这让笔者想起了学界关于“硬着陆”与“软着陆”之说。通常多数专家都理所当然地支持“软着陆”,以避免“硬着陆”对社会经济造成过大的冲击。但笔者记得,多年以前吾国有位经济学家谢国忠,他曾提出一个“反潮流”的观点,大意是“硬着陆”未必是坏事,从长远看反而要优于“软着陆”。当时笔者闻听其言颇感吃惊,后来仔细想来觉得不无道理。

为什么这么说?笔者对此的分析是:首先,因前期种种原因的积累,经济出现“着陆”倾向已无可避免。在这一前提下,我们要选择的只是以何种形式“着陆”,而不能幻想可以避免“着陆”,因为此时“着陆”已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承认这一点,就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

毫无疑问,不必引用多么高深的学问,仅以常识来判断,“硬着陆”对当时的社会经济所造成的冲击肯定要大于“软着陆”。那么,为何谢先生却称“硬着陆”要优于“软着陆”呢?

简单地说,道理或在于“硬着陆”更有助于市场的快速出清。当经济出现高通胀现象时,意味着这是市场发出的一个清晰的信号:该是到了必须要“劣汰”的时候了,否则经济将越来越糟。这就如同人生了大病,该用药就要用药,该动手术就得动手术,而且越快越好。虽然这会让病人遭受痛苦,但若拖延下去,对病者的身体损害更大。

从表面上看,“软着陆”能减轻经济的“阵痛”,然而这种“着陆”方式必然会有两个弊端:其一,延长了病痛的时间,搞不好很难去除“病根”;其二,为此还必须投入更多的社会资源,使得“着陆”的代价更高、效率更低。

从这个意义上看,“硬着陆”可不是优于“软着陆”吗?

当然事物都是相对的。“硬着陆”最大的危险亦有两点:一是由于“惯性”所致,容易使经济出现“失速下坠”,或称“非理性衰退”,从而演变成“萧条”,致使经济“受伤过重”,所需要的愈合时间超过了预期;二是在这一过程中社会弱势群体受损的程度往往会大于富裕阶层,生活将非常艰难。

正因为如此,如果选择“硬着陆”,就必须设置两道底线。第一,要防止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第二,尤其要注重对弱势群体的生活救助。筑牢了这两道“底线”,权力部门就不应对经济的“着陆”方式加以干预,不应給自己设定“既要……又要……”这种貌似“辩证”、实则“不可能完成的”调控任务。要知道,经济之所以出了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之前政策不当的结果,不能用另一种“不当”来解决之前的“不当”。

回到“鲍威尔会不会成为沃尔克”的问题上。笔者认为,美国当前的高通胀,其源头正在于过去十几年美联储为了“维稳”一直采取量化宽松政策,再叠加现在俄乌冲突导致的能源危机和供应链中断,钱发多了而商品供给少了,两头夹击,通胀高企是必然的。故此鲍威尔采取货币紧缩政策是应然之举。但是这必然会付出经济下滑的代价。实际上当年沃尔克采取紧缩政策后,美国经济也曾有过两年左右的衰退期,此后才收获了“红利”。沃尔克之所以被称为“打虎英雄”从而青史留名,就是因为他顶住了强大的压力而坚决将压制通胀放在政策目标的首位,很少有央行行长能做到如此“坚定不移”。毕竟“硬着陆”会让人有很强的“疼痛感”,而用吾国另一位经济学家许小年讲过的一个比喻来说: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怕疼”,包括握有权力者。由此凸显沃尔克的难能可贵。

那么,现在的鲍威尔能不能像当年的沃尔克那样在压力面前“挺住”,我们只能是“听其言而观其行”了。(未名日记6月28日)



推荐 0